fhqe8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線上看-第499章 畫風不該是這樣的推薦-fnkkh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后门,池非迟刚进门,就听到一声凄厉的惨叫。
一群工作人员一愣,连忙朝声音来源地跑去。
“喂,发生什么事了?”
“不知道,团子在那边吧?”
“怎么会有人的叫声?”
还想着‘老板居然能走后门看熊猫,好幸福’的鹰取严男一看自家老板跑过去,也跟着跑,“老板,怎么了?”
“团子伤人了。”池非迟道。
一群跑到熊猫馆后门,就看到团子咬着一个男人的腿,男人一边惨叫一边伸手锤,结果迎来熊掌糊脸。
地上随着挪动,拖出一道刺眼的血痕。
鹰取严男:“……”
不对,不对,画风不该是这样的。
非赤:“……”
团子不是只会卖萌的吗?
怎么跟非离一样,看着那么萌,打架却那么凶……
所有工作人员都吓了一跳。
“快!快把人拉开!”
“去拿竹竿!快……”
“团子。”池非迟沉声喊道。
那边,团子松口,顺便拍了男人一巴掌,才掉头跑向池非迟。
“老板……”鹰取严男刚想挡上前,就被池非迟推开,一转头,就看到自家老板张开手。
团子到了近前,跳起,一个熊抱,“主人!”
池非迟伸手接住团子。
很好,这次没被扑倒。
“噗……”非赤感觉被重力冲击,有点喘不过气,“主、主人……”
池非迟将怀里的团子挪了一下,让非赤能钻出来。
非赤从衣领钻出来,长长松了口气,“呼……差点扁了……”
一群工作人员跑上前,将浑身血迹的男人扶起来。
“主人,他……”团子刚想告状,转头看到地上被彻底弄乱的水果,突然觉得很窝心。
它摆好的水果……
它摆好的便当……
“没关系,”池非迟也看到了一地的水果,摸了摸团子,轻声安慰道,“我先带你去洗洗,看你这一嘴血……”
鹰取严男也看到了团子嘴旁被血染红的毛,感觉自己肠子像是在打结。
画风不对,画风不对……
还有老板这诡异的温柔……
“我带团子去洗洗。”池非迟跟旁边的工作人员打了个招呼。
“好、好的!”工作人员忙点头,转身带路,“洗手间在这边!”
团子直接赖在池非迟怀里,一路低声嘀咕,告状。
“主人,那个家伙很讨厌,跑进来偷了我给你的苹果吃,我生气就咬他了,他居然还动手锤我……我是他能锤的吗?”
前方带路的工作人员听着一声呼噜呼噜的低吼,感觉有点不安,回头道,“池医生,团子的情绪有点不对劲,你……你小心一点。”
鹰取严男点头,刚想附和,就被咆哮打断。
“闭嘴!”团子朝工作人员吼,“别挑拨离间!”
池非迟:“……”
他家团子的小脾气还是很暴躁的。
工作人员:“……”
他……
行,他安静,他不说话,他交给专业人士,他……委屈。
团子更委屈,等进了洗手间,主动爬到洗手台上坐好,让池非迟放水帮忙擦嘴边的毛,还不忘呼噜呼噜。
“他之前还敲玻璃,打扰我学习……”
“他偷偷跑进来摸我……”
“他拿了我的东西吃……”
“好大好大的一个苹果,被他咬了一口,被他咬了,主人肯定就不吃了……”
“不,不,重点是,那又不是给他的苹果,他居然偷吃……”
“我特地分类摆好的水果,被他弄乱了……”
“香蕉被踩坏了,都怪他……”
……
鹰取严男站在门口,看着池非迟耐心清理一只‘暴躁状态’大熊猫的嘴,很想提醒池非迟小心手,不过又怕吓到大熊猫、真给自家老板来一口,硬生生忍住了。
“休息室里没有水果了,怎么办啊……”团子感觉很窝心。
“没事,下次再吃。”池非迟安慰着,见嘴边的毛清理得差不多了,拉起团子的爪子,放在水龙头下冲洗。
鹰取严男:“……”
唉,老板又跟动物‘聊’起来了。
团子继续呼噜呼噜,闷闷道,“我是不是闯祸了?但是,是他先惹我的。”
“有监控,”池非迟道,“他偷偷溜进来本来就不对。”
“监控?”团子愣住。
还有这种东西?
很影响它的计划啊。
不行,一定要想想办法……
池非迟将团子的爪子冲洗好,拿过一块干毛巾帮忙擦着,“等会儿警方过来,调监控就能知道情况了。”
团子往池非迟怀里倒。
算了,以后想,慢慢想……
非赤迅速溜到池非迟脖子上缠好。
好险,好险,差点又被‘重击’……
……
由于发生了伤人的事,警方很快赶到。
调监控,了解着情况。
那个男人自己溜进熊猫馆,上前私自撸大熊猫……
看着监控,动物园的工作人员都气得不轻,看到男人居然拿团子堆好的苹果,更是全部气炸。
“警官,是他私自溜进熊猫馆的,熊猫馆前面明明有大熊猫的介绍,介绍了大熊猫的力量、咬合力都很惊人,禁止游客私自进入。”
“那些水果是团子给它的医生准备的,他居然自己拿起来吃,团子肯定会生气啊。”
“那些水果我们都不能吃的……”
“不要说团子,如果是我给其他人准备了水果,突然来了一个陌生人,拿起来就吃、态度那么恶劣,还把水果弄乱,我也会生气!”
“是啊,团子还分了类,看它摆得那么认真,结果被人弄得一团糟……”
“看得出来,团子已经忍他很久了……”
“警官,我怀疑他想偷大熊猫……”
“如果大熊猫出了什么意外,可不止是我们动物园的事……”
……
池非迟没管外面的吵闹,带着鹰取严男,跟团子待在休息室。
对外的说法是:他要安抚团子的情绪。
没毛病。
池非迟靠着一个大熊猫玩偶,坐在地上,用毛巾帮团子擦‘熊掌’。
团子趴在池非迟腿上,懒洋洋伸了伸爪子,“主人,真的不会有事吗?”
旁边的鹰取严男低头看了看离自己很近的熊掌,正襟危坐。
惹不起,惹不起。
“没事,”池非迟帮团子把毛擦干,把毛巾放在一边,动手撸大熊猫,揉脑袋,再揉脑袋,“团子,最近在做什么?”
“学习,”团子没说出自己心里的小盘算,说出来就不惊喜了,“听主人的,学日语,听听人类聊天,每天都能观赏到很多各种各样的人类,挺有趣的,就是比较想你,他们又老不闭馆,让我有点烦。”
观赏到各种各样的人类?
池非迟总觉得这话听着怪怪的,不过看得出来,团子的状态还不错,“这两天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特别的事?”团子装模作样地想了想,“没有,还是老样子啊。”
这两天确实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它的计划早就开始制订了,肯定是老样子。
池非迟垂眸,继续揉熊猫脖子、揉熊猫头。
团子这边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十兵卫那边也没有特殊的。
最多就是小熊长大了不少。
但成长是每天都有的,要有变化早有了,为什么偏偏是前天晚上?
还是说,成长累积到了一定程度,所以他有了新能力?
小熊在成长,团子在学习,再加上十兵卫跟蛇结盟、也算成长,三只熊累积出来的结果吗……
好像也只有这种解释了。
鹰取严男侧目,看池非迟逮着大熊猫一阵‘蹂躏’,有点无语。
这是只大猫吧?
团子突然坐起身,“对了,主人,你们吃过饭了吗?”
“没有。”
池非迟的话刚说出口,团子就直接往门外跑,“餐厅有好多便当,我去给你们拿!”
鹰取严男被突然蹿出门的团子吓了一跳,“老板……”
“没事,它去拿东西了,”池非迟看向鹰取严男,“想摸就下手摸,团子一般不咬人。”
“一般啊……”鹰取严男抓住了重点,很想问问,不一般的时候,是不是就会咬人了?那什么算一般的时候?什么又算不一般的时候?
团子很快风风火火跑回来,将捞在怀里的两个便当盒放下,又风风火火跑出去,去拖了两根竹子回来。
池非迟把一个便当盒递给鹰取严男,“筷子在里面。”
“它给我们的?”鹰取严男接过便当,有点受宠若惊,仔细看了看坐一旁抱起竹子啃的团子,突然觉得画风又正常了。
对,肯定不是大熊猫的错,人家还是那么萌。
能把这么萌的大熊猫惹毛了,那就是个混蛋。
两人吃饭,大熊猫啃竹子,不时聊两句。
不过都是池非迟和团子在聊,鹰取严男就默默听着池非迟‘自言自语’。
“嗯,新伙伴,他叫鹰取严男。”
“……一会儿就来,他们还没放学。”
“味道还好,不过我不太喜欢吃鱼类便当……”
“有段时间接连吃了几天鱼类便当……”
“没事……”
鹰取严男吃完便当,再三侧目。
“想摸就摸,”池非迟将便当盒收到一边,将团子抱到鹰取严男旁边,“别偷偷摸摸看。”
团子把竹子放倒,就地打滚。
卖萌,它是专业的。
鹰取严男试着伸手,见团子不排斥,再上手帮忙顺毛。
至于像池非迟那种狂揉撸熊猫的方式就算了吧,他怕熊猫转头给他一口。
将近半个小时,团子就翻着身,让鹰取严男帮忙把身上的毛都顺了一遍,眯着眼打呼噜,突然感觉鹰取严男停了,疑惑睁开眼。
“他有事要去做,”池非迟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改天再过来。”
“哦……”团子看鹰取严男,“辛苦了,按摩很舒服。”
鹰取严男又忍不住摸了摸团子的脑袋,跟池非迟打招呼,“老板,那我先过去了。”
“取了东西直接走,注意别被人盯上。”
“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