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yrp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無限武俠冒險 愛下-第三百四十二章:婠婠與四大惡人相伴-1ksgy

無限武俠冒險
小說推薦無限武俠冒險
驾车的绝色女子,自然就是婠婠了。
阴葵派已投靠夏云墨,正在由草原迁往到中原,过程十分繁琐,祝玉妍身为掌门人,分身乏术,没办法跟在夏云墨身边,就由婠婠在身边侍候。
祝玉妍怕婠婠遇到危险,故而将阴葵派的镇派神兵“天魔双斩”也传给了她。
这一个月里,婠婠时不时的得到夏云墨的指点,实力倒是上升了一筹不止。
此时挥动婠婠“天魔双斩”,凌冽的气机弥漫开来,湛蓝的刀光好似两道蓝色匹练,横空劈下。
天魔功运转下,周围的空气都是被突然抽尽了一般,就连劲草也倏然向她倾倒过去。
段延庆未料到这女人一言不和,就大打出手。
而在天魔立场的运转下,段延庆身子不受控制,不自觉的向婠婠靠拢。
若想要劈开这“天魔双斩”,只怕反而会露出更多破绽。
但身为四大恶人,段延庆也是身经百战。
电光火石之间,他紧握手中的铁拐,以拐作剑,猛然挥击。
这一招大开大合,带着王者的睥睨气度,却又不失轻灵,气劲圆融一体,依旧融与“剑势”内,不见丝毫外泄,一气呵成。
这是在中原并不出名的“段家剑法”。
大理段氏的绝学奇多,其中以“六脉神剑”最为出名,而后就是一阳指。
但“六脉神剑”是无形之剑,想要学成,更是需要深厚的内力。
寻常段家子弟,大多都是学习的“段家剑法”。
这“段家剑法”经过数百年段家高手凝练而出,自有其不凡之处,已称得上绝学二字。
铛!!
刹那间,天魔双斩与铁拐相互交击。
也就在婠婠“天魔双斩”斩下之际,旧力已竭,新力未生时。段延庆另一只手同样挥动拐杖,“剑势”一往无前,轰然刺向婠婠的心脏。
他的目光冷漠如万年不化的坚冰,眉宇间却充斥着杀意。
既然已经动手,那么此前的种种顾虑,也就化作云烟。
务必尽快解决眼前这女子,以绝后患。
“噗”的一声,拐杖捅入了婠婠的胸口,鲜血涌出,娇躯无力倒下。
“可惜了,这样一个美人儿,就这样被老大杀死。”云中鹤捂着断臂,面皮因为痛苦时不时的抽搐着,但看见美人身死,却依旧有些惋惜。
然而,段延庆眼色一滞,目光中似乎有些错愕。
这一棍似乎与捅入人体无异,可他总觉得有些诡异莫名。
而且这女子的武功本是极为高明,又怎么会轻易被杀?太容易了。
“老大小心,你后面!!”叶二娘的声音响起,带着急促之意。
段延庆已听到身后的呼啸风声,只用了不到千分之一的呼吸中,铁拐顺势向后挥击而出。
当!!
半空中炸开一道火花。
段延庆向后退了两步,虽挡下了这致命一击,却感有一道道诡异诡秘莫测的真气自铁杖中涌入体内,在他筋脉里肆意破坏。
“四大恶人果然有一手。”婠婠不知何时出现在段延庆的后面,娇靥如花灿烂:“不过幸好本姑娘也不是好惹的。”
“啊呀呀,小娘皮不要嚣张,岳老二来也。”南海鳄神大喊一声,手持鳄嘴剪,“咔嚓”一声向婠婠剪来:“老子要剪了你的脑袋。”
与此同时,叶二娘和断臂云中鹤施展绝技,同样向婠婠攻来,让她分身乏术,不能对段延庆乘胜追击。
段延庆闭着眼睛,运转内力,花了二十来个呼吸,将天魔真气驱逐出去,紧接着铁杖一点,身子飞掠而起,也加入战局,一起出手对付婠婠。
只一个段延庆,修为与婠婠就可算作旗鼓相当,更何况还加上另外三大恶人。
而且这四大恶人虽看似不合,但他们相识多年,也曾多次对敌,四人联手,气机契合,招式互补。纵然婠婠手段诡秘,但却依旧节节败退。
“你们四个癞皮狗,随便一个都可以当婠婠的长辈了。”
婠婠手中的天魔双斩挥舞的泼水不进,短时间内,四大恶人却也那她没有办法:“现在还四个人联手对付我一个小女子,真不臊皮。”
“岳老三,你还自称南海鳄神,英雄了得,我看你叫南海乌龟算了,缩头乌龟。”
“四大恶人?哼,分明是四大懒皮狗,汪汪汪。”
婠婠出言讽刺,其他三大恶人面皮一动不动,但南海鳄神岳老三却脸皮臊红不已,大声咆哮道:“老子是岳老二,不是岳老三。老子是南海鳄神,不是南海乌龟。”
“老子不打了,说什么都不打了。”
这家伙最注重颜面辈分,直接撒手不干,而段延庆瞪了他一眼,眼神狠戾,肚内发出冷冷的声音:“老三,不要耍脾气。”
岳老三“啊啊啊”大叫起来:“这是老大偏要让老子动手的,绝对不是老子愿意以大欺小,以多欺少,南海乌龟是老大,不是岳老二。”
“哼,就是给自己找借口。”婠婠撇了撇嘴,这一计不成,她也就只有使出杀手锏了,大汉道:“公子,救命,你可爱美丽的侍女婠婠,要被这几个臭八怪杀死了。”
四大恶人神色一凛,不自觉的向那一座马车望去。
果然,马车中有一道声音传出:“你这鬼灵精,整天惹是生非,给我找麻烦,吃些苦头也好。”
这声音天高云淡,带着一丝笑意,却又似有着激荡风云,山河变色的魔力。
“公子,以后婠婠再也不敢了。”婠婠嗲声嗲气卖萌,又道:“再说啦,云中鹤是采花贼,叶二娘偷小孩,都是最讨人厌的坏蛋,婠婠要是不动手的话,这几天睡觉都不安心。”
“行了,行了,就你的道理最多,帮你一次便是了。”
“谢谢公子啦,公子最好啦。”
马车的窗口帘幕被掀起,探出了一只手,一只如同羊脂美玉,完美无缺的手。
若非这只手稍大,且马车中传出是男人的声音,只怕所有人都会认为这是一只女人的手。
这只手屈指一弹。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