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超凡藥尊 txt-第2751章 上一屆劫主推薦

超凡藥尊
小說推薦超凡藥尊超凡药尊
“救人?”
星辰老祖皱眉看了一眼小二。
略显凝重的道,“能够让你来找我救的人,整个纪元之界,应该也没几个。”
“我猜得不错的话,这个人,应该和你,以及玲珑的关系不一般吧?”
“而且,惹上的人,也不简单吧?”
星辰老祖当初收下玲珑当徒弟之时,并没有过多的寻问‘玲珑’的情况。
因为,他相信,以他自己的能耐,是能够把徒弟教好的。
外界的事情,能断的,那都是可以断掉的。
而假如不能断的,那么,他肯定也断不了。
对于他来说,这么多年了,也就这么一个弟子,还能够看对眼。
对方的天赋也的确是很符合自己的要求。
所以,当小二将人送过来的时候,他二话不说,便是接受了。
而现在,小二跑过来,求自己去帮忙救人。
那么,很明显的,这个要救的人,就肯定是和小二关系不一般,甚至,和他的徒弟玲珑也有一定的关系。
不然,小二不可能会来找自己。
因为,在他看来,小二应该是知道自己为人的。
对于他来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他一般都不会插手。
不管是谁的面子,他都不会轻易给。
虽然说,收了玲珑做徒弟,等于是欠了小二一个人情。
但,丑话之前也说过了,这个人情,只限于能力范围内的帮忙。
要自己冒险的忙,自己肯定不会帮。
而能够让小二如此迫切来自己帮忙的忙ꓹ 必然是需要冒险的。
所以ꓹ 自己十有八九不会答应。
但,如果和自己徒弟也牵扯上关系的话,那自己就极有可能要出手了。
所以ꓹ 星辰老祖也是把话说得非常明显。
“不愧是老祖!”
小二立马夸奖道ꓹ “确实如您所说,这一次过来找您帮的忙,确实不是小忙。”
又道ꓹ “而且,要救的人ꓹ 也确实和我,以及玲珑都有着莫大的关系。”
唉……
听得小二的话语ꓹ 星辰老祖也是忍不住叹息了一声,“我就知道,得了你的好处,肯定要被你算计。”
“我打过交道的妖族人物之中ꓹ 也就你的脑子ꓹ 是能够和我们人类相比的。”
“罢了罢ꓹ 现在说这些ꓹ 也没什么意义了!”
说着,星辰老祖摆了摆手,说道ꓹ “你先说说是什么事情吧。”
“回老祖,事情是这样的!”
小二回答道ꓹ “我的主人,被龙宫的人盯上了ꓹ 他一不小心,就将龙宫的人杀了ꓹ 结果,惹恼了龙宫宫主血月魔尊。”
“现在ꓹ 血月魔尊已经到了天妖族那边。”
“不出意外的话,天妖族肯定是要和龙宫正面硬碰硬了。”
“所以,我想求您出手帮帮忙。”
“也不是非要您出手,只是希望您能表个态,给龙宫施加一点压力。”
“让龙宫知难而退,不会太过放肆。”
听得此话,星辰老祖眼神猛的一凝。
脸色微沉,说道,“小二,你这话说得到是挺轻巧的啊!”
“让我表个态,给龙宫压力?”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难不成,你还以为现在是‘天规之劫’的时代?”
“我表个态,龙宫就会有所忌惮?”
“真要如此的话,我这把老骨头,也就不用一直躲在这鬼地方,不敢轻易出去了。”
小二也不生气。
只是陪着笑,说道,“虽然,现在已经不是‘天规之劫’出现的时代,但,老祖您却依然还是咱们‘纪元之界’的最强者之一。”
“您的实力,终究还是在摆在那儿的!”
“只要您肯出面,我相信,龙宫那边肯定会给面子的。”
听得此话,星辰老祖看了一眼小二。
没好气的说道,“你少在那儿拍我的马屁,我不是什么小孩子,不会因为你夸两句,就感觉自己能飞上天去。”
“这龙宫有多强,‘血月魔尊’有多强,你我都心知肚明,而且,你应该也清楚,我怕的也不是一个‘血月魔尊’。”
“如果,仅仅只是一个‘血月魔尊’的话,我到也不需要过多的考虑。”
“可是,‘血月魔尊’既然已经亲自下场,那就说明这件事情本身就已经不简单了。”
“到时候,他背后那位如果也下场,那么……”
说到这儿,星辰老祖便是停了下来。
目光深沉的看着小二,那意思仿佛在说,你应该明白,那个后果会有多恐怖。
“老祖,您应该还记得,上一个纪元时代结束之时,我曾经跟你说过的话吧?”
小二就说道,“每一个纪元时代结束之时,‘天规之劫’的强度,都是因为那个纪元的最强者来决定的。”
“因为,天规之劫的变化,就是根据那位最强者来判断的。”
“上一次的‘天规之劫’,几乎所有的规则之力,都是冲着那个人去的。”
“那个人,当时的实力,确实很恐怖。”
“他也确实是有机会冲破那次的‘天规之劫’,凝聚‘天规之劫’的力量,重塑天地法则。”
“但,他也仅仅只是有机会。”
“他担心这个机会不大,所以,他的选择是,通过各种手段,引发各方势力的大混战。”
“别人不清楚,我是看得很明白的。”
“当时,他可是利用不少资源,以及天规之劫带来的波动力量,制造出了这么多的‘异宝现象’,‘规则现象’和‘劫难现象’等等。”
“然后,拉拢了一大批,将这些人凝聚在一起,来对抗‘天规之劫’。”
“最终,‘天规之劫’落下,几乎绝大部分的人都死在了那一次的‘天规之劫’下。”
“只有‘血月魔尊’等少数的几个,属于他的心腹存活了下来。”
“而后,纪元之界大乱。”
“天规浩荡。”
“持续了足足一年的时间。”
“这是‘天规之劫’有史以来,持续的最长的时间。”
“但,‘天规之劫’结束之后,纪元之界不仅没有得到强化,反而还因此弱化了许多。”
“不论是资源,还是元力的强度,都退化了。”
“这说明什么呢?”
“说明,那位并没有死,而是选择了假死脱身。”
“说得再直白一点,他选择了让自己的身体被‘天规之劫’毁灭,但,其本人却是转世重修了。”
“只有这样,他才有可能活下来。”
“也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他在下一次‘天规之劫’到来之前,让自己的实力,再次得到强化,强化到,有足够的把握抵抗‘天规之劫’。”
说到这儿,小二略微一顿。
然后,才接着说道,“像他这样的人,如果,真的要进行二次修炼,那么,必然是需要时间来闭关的。”
“前面那段时间,他或许会入世,但,后面这段时间,他绝对不会再出来。”
“尤其是在‘天规之劫’到来之前,他肯定是要尽全力去修炼的。”
“因为,他很清楚,只要他的实力有所突破,‘天规之劫’立马就会出现。”
“或者说,会提前爆发。”
“因为,上一次的‘天规之劫’没有完成该有的平衡。”
“所以,它不可能再让更强的人物出现。”
“换句话说,那位,是绝对不敢轻易现身的。”
“除非,他还没有达到那个境界。”
“而如果,他真的还没有达到最好的巅峰期,那么,他就更需要时间来修炼了。”
“同理,天规之劫也就未必会在短时间内出现了。”
“简单一点说,他会闭关,闭到他有把握对抗‘天规之劫’,他才会出现。”
“而一旦他出现,那么‘天规之劫’就马上会出现。”
“所以,老祖您其实并不需要担心什么。”
听得此话,星辰老祖的脸色微微一变。
目光微微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小二。
沉声问道,“你上一次和我说的时候,只是提到了他是‘天规之劫’的劫主,他假死逃跑了,才引发了长达一年的混乱和灾难,但,你却并没有说得如今这么详细。”
“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
“你又说出这样的情况来,你说,我该不该相信你?”
“有没有理由怀疑你,就是想骗我出手帮忙?”
小二苦笑了一声。
说道,“老祖,你觉得,我有骗你的必要吗?”
又道,“我拿这样的事情来骗你,又有什么好处呢?”
星辰老祖想了想,点点头,道,“恩,你说的,到也对。”
说着,他又皱眉思索了片刻。
然后,才说道,“你说说要救的那人到底是什么底戏吧!”
小二听得此话,就知道,眼前的星辰老祖,应该是已经答应了。
当即,也就不再犹豫,立马便是将刘浩的情况和这位星辰老祖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星辰老祖听完之后小二的描述之后。
眼中便是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
他盯着小二看着,也不说话。
只是那么看着。
看得小二混身都有些不自在了,“老祖,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你不错,很不错啊!”
星辰老祖脸色微凝的说道,“那个叫刘浩的,有你这么一位伴生兽不断的为他铺路,到真是好福气!”
“老祖,您这话说的,我哪里是为他铺路啊,我这只是为我自己铺路而已。”
小二立马就回答道,“对于我来说,只有他这位主人活着,我才有活下去的资本,而且,我要想突破现有的层次,也只能靠他了。”
又道,“所以,没办法啊,我只能是尽力的去帮他!”
“为了帮他,你居然连我都利用,你这胆子也不小嘛!”
星辰老祖冷笑道,“我原本,还以为,只是欠了你一个人情而已,最多,也就是沾上一点事情。”
又道,“结果,却是没想到,居然是在帮你们做嫁衣,呵呵,不错,很不错啊!”
在星辰老祖看来,小二帮自己找这么一个徒弟过来,得点好处也没什么。
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这个徒弟,居然是那个得罪了龙宫之主血月魔尊之人的女人。
问题是,那个得罪了龙宫血月魔尊的刘浩,居然还是正统龙族的族长,是要和龙宫不死不休的。
这等于就是直接将自己也给拉下水,要和龙宫拼个不死不休了。
如果,仅仅只是沾上一点关系,那还好说,现在,这是要连累着自己一起去拼命,他星辰老祖能不生气?
“老祖,您这话可就言重了!”
小二也不生气,更没有害怕,微微笑道,“首先,我的本意其实是好的。”
“是想帮您的。”
“您看您好歹也是活了两个纪元的人了,对于您来说,肯定也是想要有所突破的。”
“就算突破不成功,也必然是希望能够活到下一个纪元去的。”
“可是,以您的为人,您会去求龙宫帮忙吗?”
“而且,就算您去求了龙宫,龙宫就会帮您吗?”
“说不定,还会把你当成了炮灰呢。”
“可我主人就不一样了,只要他成功了,他就一定会帮您。”
“而且,绝对不会害您。”
听得此话,星辰老祖就笑了。
说道,“他成功?你不是在开玩笑?龙宫那位都成功不了,你告诉我,他一个连神祖境界都还差得远的人,能够成功?”
“行,就算他能够成功吧!”
“时间呢?”
“现在,距离‘天规之劫’爆发的时间,已经不足两千年了!”
“甚至,极有可能就是在两百年内就会爆发。”
“你难道要告诉我,就这么点的时间,他能够达到和那位平起平座的地步?”
听得此话,小二摇了摇头。
说道,“能不能和那人平起平座,我不确定,但,我能够确定的是,一旦‘天规之劫’到来,我主人绝对是唯一一个有资格去挑战龙宫那位,以及冲破‘天规之劫’束缚的人!”
听得此话,星辰老祖皱眉看着小二。
问道,“你确定没开玩笑?”
“当然!”
小二拍着胸脯保证道,“老祖就算不相信我的为人,总应该也会相信我阅历和处境吧?”
听得此话,星辰老祖再次沉默了下来。
不过,还是没动。
“老祖,这一次,我请的人,也不仅仅只有您。”。
小二则是再次说道,“而且,我主人的女人,也不只有凤后和玲珑两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