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西遊:人在天庭,朝九晚五 愛下-第617章何必苦求狗佛陀,我與西天死不休熱推

西遊:人在天庭,朝九晚五
小說推薦西遊:人在天庭,朝九晚五西游:人在天庭,朝九晚五
三足金乌虽然以全身能量维系着那枚鸿蒙珠,才能够勉强让射日神箭的时间减缓。
但也只是减缓而已。
射日神箭,已经来到了三足金乌胸|前三尺。
三足金乌虽然气不过,想要弄死楚浩,但是他现在还是想要将身前的这是射日神箭打掉先。
三足金乌狠狠一爪子撕裂下来,想要直接将射日神箭打飞。
三足金乌的爪子,比任何法宝功法都有用,因为他们这一族本就生来强大,无上至尊。
这一爪子拍下,别说后天至宝,就算是楚浩的三十六品造化青莲,都只有粉碎的份。
然而,偏偏这射日神箭的存在,是针对型的流|氓级法宝。
它,不讲道理的。
此刻,三足金乌这一爪子拍下来,却直接从射日神箭上穿过!
碰,都碰不到!
miss!
又是一个完美的miss!
三足金乌连连挥动爪子,疯狂想要逃开这恐怖的一箭。
但是,被射日神箭锁定,三足金乌发现自己直接定在原地,甚至动都没有办法动弹!
打又打不到,动又动不了!
三足金乌已经疯狂了,怒声咆哮,
“啊啊啊!!!楚浩,你若是收回此箭,我与你永世繁华,如若不然,我死你也别想好过!”
楚浩却是回一句都欠奉,不过出于礼貌,楚浩还是懒懒道:
“开弓没有回头箭,没读过书吗?”
“三足金乌,这是宿命的一箭,我只是宿命的执行人,跟我真没有多少关系。”
“还有,你要是有什么遗物的话,我楚浩以性命担保,一定给你送到你亲戚手上!这一点我保证!”
楚浩一方面言语搞心态,一方面又惊叹得直摇头,造化啊。
这针对型的法宝,真的牛逼,在开挂这方面尺度拿捏得死死的。
三足金乌被楚浩气得怒火攻心!
当然,现在攻心的不只是怒火了,还有那射日神箭。
射日神箭就好似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缓缓地前进着。
那尖锐的箭头,已经已经几乎触碰到了他的心脏!
这种肉眼可见的死亡降临,让三足金乌惊恐得大喘气,眼神完全僵住!
而更加刺|激的事情发生了。
三足金乌余光瞟到角落之中的刑天,已经完全化成了一滩浓烈的杀气,一颗黑红色的心脏,悬浮在空中。
显然,刑天已经完全消散,这便是那残躯的本体——刑天之心!
战神之心,无比珍贵,甚至可以说是刑天身上最珍贵的地方了。
难怪能够显化出来那般恐怖的存在!
这便是三足金乌拼了性命,留在这里要夺取的东西!
但是现在,一双油腻肥壮的双手伸向了那战神之心!
三足金乌看得目眦欲裂,那一瞬间他觉得被一头猪绿了!
这是他拼了性命,甚至现在真的是要把狗命搭在这里都要抢夺的宝物,
现在一头凡间的低劣肮脏的猪妖,一个区区金仙一般的虫豸,竟然也敢来抢夺这战神之心!
三足金乌那一瞬间的疯狂,直好似要冲破苍穹,怒吼声更如层层叠浪般炸开,
“低贱猪妖,你也配染指战神之心!给我死!”
不用其他,单单是三足金乌的血脉之威,都足以让猪刚鬣吓到胆子炸裂。
这一瞬间他的咆哮,确实也让猪刚鬣心脏骤停了一瞬间。
低劣,肮脏,虫豸,低贱,猪妖……
猪刚鬣的耳中萦绕着三足金乌傲慢的言辞,猪刚鬣的眼神,瞬间变得通红起来。
此生无数场景,顿时涌上心头!
当年在屎尿混合着血水的猪圈之中,啃咬着猪母时候的嚎啕大哭,他口中仿佛还有生母血肉的味道;
在云栈洞,亲手埋下卵二姐时候的害怕和惶恐,到现在手上仿佛还有洗不掉的血水;
他更想起了那一天成亲之时,显露原形,被无数人唾弃,甚至,高翠兰在自己耳边说下了“我恨你”三个最绝情的字;
猪刚鬣目眦欲裂,他脑海之中闪过无数尽头,最后定格的画面,
是那西天三千佛陀,高高在上,冷冷漠视着自己,他们的嘴角挂着慈悲的笑容。
“猪刚鬣,你逃不掉的……”
那一句萦绕在耳边的话,此刻再一次在猪刚鬣耳边响起。
但是这一次,猪刚鬣再不会退缩,再不会低头了!
猪刚鬣脸上无尽的痛苦,沉淀,继而,爆发成为满脸狰狞!
猪刚鬣瞪大眼睛,仰天|怒吼,
“我不会再逃了!我猪刚鬣,千般低贱,万般卑劣,也比你们西天这群伪善大盗强一万倍!”
“你们毁我一切,操纵我的命运,还想要我认你们这帮狗佛陀为主,做你马的春秋大梦!”
“何必苦求狗佛陀,我与西天死不休!”
“不求长生,只求死前,踏上凌霄宝殿,杀尽万千佛陀!”
猪刚鬣战意冲天而起。
三足金乌那狂|暴的怒吼声,竟然没有给猪刚鬣带来一点伤害。
再仔细看,三足金乌更是气到几乎晕眩。
因为那战神之心,深感猪刚鬣的战意,竟然主动附到猪刚鬣身上!
那枚心脏,怦然跃动。
猪刚鬣虽然只是蝼蚁金仙,卑贱猪妖,却获得了战神之心的主动认主,甚至自动依附到猪刚鬣身上。
战神之心,心动雀跃,他似乎也感受到了猪刚鬣那躁|动的战意!
猪刚鬣虽然贪婪,好吃懒做,怯懦胆小……他拥有着大部分凡人都具有的缺点。
这样的人,根本谈不上优秀,甚至可以说是卑劣。
猪刚鬣这颗凡人之心,却在高高在上的三足金乌威胁之下,在不可抵抗的命运面前,释放放出了比肩战神的战意!
只道是,凡人之心,才是天地最大的造化!
三足金乌眼看着自己全部付出,付之东流。
而射日神箭也已经没入了三足金乌胸|前,他已经是在死亡之中。
一种绝望足以令人崩溃。
此刻死亡与失去、耻辱与命运,四种绝望,如四方决堤,同时涌上心头,让三足金乌完全丧失了理智。
三足金乌身上亮起无尽光华,哀鸣声响彻三界,
“吾乃至高无上妖皇之子,天地王储!我不可辱!”
“我死,要整个世界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