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 我的諜戰生涯笔趣-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 代號深淵看書

我的諜戰生涯
小說推薦我的諜戰生涯我的谍战生涯
“我决定彻底投靠日本人”
看着说这话的刘小兵满脸的狰狞,白泽少不由一愣。
然后道:“你不是一直看不起我吗?怎么也会走这一步”
虽是讥讽之语,但其中的探究之意却甚浓。
白泽少怎么都想不明白,刘小兵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转变。
“当然是因为我叔叔,我要为他报仇”刘小兵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知道是谁杀得他?”白泽少问道:“日本人都没有查出头绪来,你哪来的消息”
“不需要查,也没有必要那么麻烦”刘小兵阴阴的说道:“无论凶手是谁,背后肯定是特务处”
“知道这一点就够了,无需考虑别的”
白泽少闻言叹息一声,看着刘小兵满脸仇恨的样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刘小兵却没有在意白泽少的神态,继续道:“既然特务处让我叔叔死,那么我也不会让特务处好过的”
“你想做什么?”白泽少警惕的问道。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既然决定投靠日本人,我当然要准备一份厚实的见面礼,免得被池上大佐看轻”刘小兵一脸冷意的说道。
“你………好自为之”白泽少原本还想说些什么,但最后是却只说出四个字。
随后。
两人都没有再开口。
病房里面的气氛,显得有些诡异,沉闷。
“说吧,你找我什么事情?”忽然,刘小兵的声音在病房里面响起。
“我就不能来看看你”白泽少略微夸张的说道。
“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虚伪,我们之间的关系现在可没有那么亲密”刘小兵不留情面的说道。
白泽少也不尴尬,轻轻一笑立马变得严肃起来:“我是来找你拿东西的”
“拿什么东西?”刘小兵明知故问的说道。
“拿什么东西,你心理清楚,我也明白,是你叔叔留给我的,你死活不给我的话,我也没有办法”
“不过你叔叔临走的时候,倒是对我说了一些事情”白泽少说道这里,直接停下自己的话头。
“他说了什么?”刘小兵失态的问道。
可是当看到白泽少那似笑非笑的眼神的时候,心里一怒,知道自己被白泽少给抓住弱点。
冷哼一声,直接将一封信扔了过去:“这就是我叔叔留给你的东西”
白泽少接过信以后,却没有打开,而是查看起信的密封情况来。
“不用看了,我叔叔留给你的东西,我并没有打开”刘小兵出声道:“现在可以告诉我,我叔叔留下什么话”
白泽少却没有理会刘小兵,依旧耐心的检查着手里的信。
直到确定没有被人打开以后,才松口气,由不得他不谨慎,实在是刘佩儒最后的那些人太让人心惊。
很明显,刘佩儒应该查到或者说猜到些什么,只是他到底做了什么,或许眼前的这封信能解开他的疑惑。
如今东西已经拿到,他也不愿再在这里带下去,当下对着门外喊道:“胭脂”
门打开,胡胭脂走进来,直接推着轮椅朝着外面走去。
床上的刘小兵看着这一幕,心里暗骂一声混蛋,直接道:“你就这么走了?不应该说些什么?”
“哦,你叔叔临死前对我说,让我来看看你,顺便拿他留给我的东西”白泽少说完,人已经走出房间。
“混蛋”
发现自己被耍的刘小兵拿起手边的枕头,直接砸了过去。
可惜。
这个时候的白泽少已经离开房间,他的举动显得有些多余。
最后枕头重重的砸在地上。
医院走廊外面。
胡胭脂推着白泽少朝着病房走去。
路上,看着白泽少手里的信,好奇的问道:“站长,你找刘小兵到底是为了什么?”
“没什么”白泽少并没有多说的意思,反而道:“因为刘佩儒的关系,刘小兵决定投靠日本人,因此他准备了一份厚礼”
“我不知道他说的所谓厚礼是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对我们不利”
“所以你现在立马返回联系总部,让他们做好这方面的准备,免得到时候措手不及”
“因为我并不知道刘小兵准备的具体东西,所以只希望总部能有所关注”
说话的功夫,两人也是走进病房,将白泽少安顿好以后,胡胭脂就直接离开。
而白泽少则打开刘佩儒留给她的信,认真阅读起来。
大致内容一一落在白泽少眼里。
“我其实一直在猜测,也一直在求证,但都没有太过明确的证据表明你的身份”
“但我最后还是选择相信我的直觉,你就是那个打入日本人内部的卧底”
“我此行必死无疑,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无论因为什么,我做了错事,死亡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解脱”
“不过我并不愿意死了都不安心,所以特意留下一个人给你使用,这个人代号深渊”
“他同样潜伏在日本人内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你可以联系他,甚至暴露他进而保全你的安全”
信的最后则写着这个代号深渊的联络方式,还有接头暗语。
看完以后,白泽少额头竟然出现一层细密的汗珠。
这是吓得。
他真的有被刘佩儒的这封信给吓到,同时也没有想到刘佩儒会这么厉害。
看他这信里面的口气,虽然只是猜测,但字里行间却无不透漏着肯定。
还好。
这封信落在了她手上,其他人不可能获得这里面的情况。
紧接着白泽少直接将信封和信给处理干净,然后将注意力放在了那个代号深渊的人身上。
这个人是谁?掩护身份是什么?白泽少一概不知。
而且他不知道这个人是否可靠,所以尽管知道这个人的联系方式,但白泽少却不准备联络。
因为没有必要,也用不着那么冒险。
更为关键的是,白泽少不能确定刘佩儒留下的这个后手,会不会随着他本人的死亡而变的不可控制。
想到这里,白泽少心里一动,不再细想这些事情,直接坐在沙发上查看起自己的双腿来。
之前的时候,他表现的很淡然与洒脱,但只有他自己自己清楚,失去双腿对于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不甘就此折翼的他,决定试试看。
试试自己按照医生的嘱咐,能否让自己的腿部有些反应。
因此直接锻炼起来,可惜效果却不怎么样,但这并不足以让白泽少放弃。
一个人的他继续锻炼着。
………
外面。
当胡胭脂把白泽少转述的事情告诉钱慧文以后,问道:“科长,你看现在怎么办?”
“我会和处座通气的,剩下的交给我就可以”钱慧文笑着说道。
“要不直接把人干掉,到时候无论他准备做什么,都无济于事”老五狠辣的说道。
老五的方法,理论上是绝对没问题的。
但最后还是被钱慧文给制止了,理由很简单,除掉刘小兵不是那么容易。
而最好的办法就是白泽少出手。
然而此刻的白泽少身受重伤,怎么可能干的掉刘小兵,说不定还会暴露自己。
所以直接被钱慧文否定。
老五见此叹息一声,没有再提这茬。
时间流逝。
很快,一个星期就过去。
随着白泽少的身体越来越好,钱慧文这个临时任命的上海站站长,也于昨天中午踏上返程的旅途。
有这一个星期的时间缓冲,关于刘佩儒死亡带来的负面影响,也被池上慧子给降到最低。
但那天晚上被带回去的那些宾客,却遭了大霉,每个人都被折磨的不成人形。
至此,池上慧子也清楚这些人恐怕真的不是凶手。
所以直接找了一个时间,将众人给放了,期间死掉的人只能怪自己做运气不好。
这天上午。
当白泽少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做康复性锻炼的时候,胡胭脂直接走了进来。
最为关键的是,此刻的她脸色难看的吓人。
“怎么了?”白泽少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直接问道。
“出事了,总部在山宁的五个大仓库被炸了,里面存放都是紧俏的军用物资”胡胭脂道。
“是谁出的手?”白泽少问到。
“潜伏在山宁的日本人,但消息应该是刘小兵提供的,这一点总部已经经过确认”胡胭脂沉声道。
“原来他所谓的厚礼就是这个,果然不薄”白泽少嘀咕道。
然后关心的问道:“人员损失大不大”
“能够接受的范围之内”胡胭脂道。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恩,不说这个,说说刘小兵,总部打算怎么处置他”白泽少直接问道。
“并没有明确的指示,只是让你便宜行事,做到什么程度,你自己把握”胡胭脂道。
“现在麻烦的是,我们根本不知道他在哪里”白泽少皱眉道。
“你也不知道?”胡胭脂意外的看着白泽少。
“不知道,两天前刘小兵被带走的时候,他专门过来和我道别的,我才知道这事情的”
“但刘小兵到底被分在那个部门,我却没有丝毫的线索”白泽少回答道。
时间流逝。
很快,一个星期就过去。
随着白泽少的身体越来越好,钱慧文这个临时任命的上海站站长,也于昨天中午踏上返程的旅途。
有这一个星期的时间缓冲,关于刘佩儒死亡带来的负面影响,也被池上慧子给降到最低。
但那天晚上被带回去的那些宾客,却遭了大霉,每个人都被折磨的不成人形。
至此,池上慧子也清楚这些人恐怕真的不是凶手。
所以直接找了一个时间,将众人给放了,期间死掉的人只能怪自己做运气不好。
这天上午。
当白泽少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做康复性锻炼的时候,胡胭脂直接走了进来。
最为关键的是,此刻的她脸色难看的吓人。
“怎么了?”白泽少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直接问道。
“出事了,总部在山宁的五个大仓库被炸了,里面存放都是紧俏的军用物资”胡胭脂道。
“是谁出的手?”白泽少问到。
“潜伏在山宁的日本人,但消息应该是刘小兵提供的,这一点总部已经经过确认”胡胭脂沉声道。
“原来他所谓的厚礼就是这个,果然不薄”白泽少嘀咕道。
然后关心的问道:“人员损失大不大”
“能够接受的范围之内”胡胭脂道。
“恩,不说这个,说说刘小兵,总部打算怎么处置他”白泽少直接问道。
“并没有明确的指示,只是让你便宜行事,做到什么程度,你自己把握”胡胭脂道。
“现在麻烦的是,我们根本不知道他在哪里”白泽少皱眉道。
“你也不知道?”胡胭脂意外的看着白泽少。
“不知道,两天前刘小兵被带走的时候,他专门过来和我道别的,我才知道这事情的”
“但刘小兵到底被分在那个部门,我却没有丝毫的线索”白泽少回答道。
时间流逝。
很快,一个星期就过去。
随着白泽少的身体越来越好,钱慧文这个临时任命的上海站站长,也于昨天中午踏上返程的旅途。
有这一个星期的时间缓冲,关于刘佩儒死亡带来的负面影响,也被池上慧子给降到最低。
但那天晚上被带回去的那些宾客,却遭了大霉,每个人都被折磨的不成人形。
至此,池上慧子也清楚这些人恐怕真的不是凶手。
所以直接找了一个时间,将众人给放了,期间死掉的人只能怪自己做运气不好。
这天上午。
当白泽少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做康复性锻炼的时候,胡胭脂直接走了进来。
最为关键的是,此刻的她脸色难看的吓人。
“怎么了?”白泽少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直接问道。
“出事了,总部在山宁的五个大仓库被炸了,里面存放都是紧俏的军用物资”胡胭脂道。
“是谁出的手?”白泽少问到。
“潜伏在山宁的日本人,但消息应该是刘小兵提供的,这一点总部已经经过确认”胡胭脂沉声道。
“原来他所谓的厚礼就是这个,果然不薄”白泽少嘀咕道。
然后关心的问道:“人员损失大不大”
“能够接受的范围之内”胡胭脂道。
“恩,不说这个,说说刘小兵,总部打算怎么处置他”白泽少直接问道。
“并没有明确的指示,只是让你便宜行事,做到什么程度,你自己把握”胡胭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