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 水鬼遊魂-第743章 一步步邁入深淵相伴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李逵的逆袭之路
“武德公,你这左边脸抽搐,右边脸僵硬,按照小子对医学的研究,你这是病了,而且病得不轻,眼看要打仗了,这可如何是好?”
米芾担忧的看着米赟,这位是族里的叔爷,说不担心,那也是假的。再说,米芾觉得自己一个书生去军中,还是在前线的军中,要是没个大腿抱着,很可能会身首异处。米芾想到了自己跟着苏轼学的医术,犹豫道:“要不我给您开个方子吧,不保证好,但吃着药总比不吃要好。”
而米赟,就是米芾认定的大腿。
亲不亲,一家人,在外行军打仗,没有兄弟帮衬,只能啃老了。
虽说,米赟这个老将在米芾眼里也一般。好像没有做出过轰动天下的功绩出来,但也是米家内部一等一的实力派,他不靠着米赟,还能靠谁?
米赟实在忍不住了,对米芾道:“元章,你看看你后面。”
米芾笑着往后看了一眼,左边是高俅,还没来得及看右边,他立刻改口道:“要说高俅,高进贤,这位可了不得。原先不过是苏学士身边的小书童,谁也不知道他如今能获得如此成就,至于说走狗之说,不过是高俅性格豁达且谦让而已。”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 愛下-第743章 一步步邁入深淵推薦
走狗并不算是好词,也不算是坏词。
至少在大宋是这样,经常会有人说自己是某某的门下走狗。意思就是死忠,死不悔改的志向。范祖禹曾经还说自己是司马光的门下走狗买,就是这个意思。
说高俅是苏轼的门下走狗,也不算是丢人。
面对这样的族孙,米赟也是百般无奈,躬身对李逵道:“末将米赟,见过督帅。”
“老将军请不要多礼!”李逵搀扶着米赟的手臂,两人一前一后,李逵在前,米赟在后。有说有笑的走了。
留下米芾傻眼了,李逵在,他还用米赟当大腿吗?
大宋军界最粗的大腿不就在眼前?
米芾唏嘘地扭头看向高俅:“进贤,你说我现在去抱李逵的大腿,还有希望吗?”
高俅终于附庸风雅,在被提拔成为飞廉军主将之后,终于厚着脸皮向苏轼去信,求了个字。进贤,就是他的字。
“有,元章前辈可是学士喜欢的后辈,人杰就算是脾气不好,也不会在意的。虽说人杰不喜欢人说他黑,但元章前辈可排除在外。不过……”高俅说了一大堆,也没说到点子上。
米芾被高俅不上不下的语调吊在了半空之中,心中忐忑不已:“不过什么?你快说啊!”
“走狗是不会说话的,汪汪汪!”
不得不说,高俅调皮了。米芾不是外人,说起米芾和苏轼的关系,比高俅甚至要近很多,亦师亦友,而且相交多年。在扬州的时候,米芾经常来苏轼家里拜访。
不仅他和高俅相熟,和李逵、李云哥俩也非常熟稔。他们之间开玩笑,再正常不过。
可惜,米芾长了一张破嘴。当然,米芾经常是说错话之后,表现出强烈的求生欲。就像是现在,他拉着高俅不让走,不惜低声下气的问:“别闹,进贤,你当初闹肚子,还是我给你找了好药,就问你,我这个人怎么样?”
高俅想哭,米芾的医术还是跟着苏轼学的,苏轼的医术……罄竹难书。米芾笃信,天底下任何病,没有偏方治不了的。米芾最钟爱的一个偏方是炒大麦,就是煮大麦茶的大麦。他坚信这是一个能包治百病的良方。
高俅的病是自己好了,绝对不是米芾送来的药奏效了。
话虽说是这样,但这里面的情谊可不能抹去,高俅心软了,这才开口道:“人杰最近听不得有人说黑,他家女儿一个赛一个黑,他只要听到有人说黑,就上头。”
“冤死我了,我啥时候说他黑了。”
“天下最黑的莫过于什么?”
“墨色黑又亮,应该是天下最黑的吧?”
米芾顺着高俅的话说下去,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一个墨字,得罪了李逵。
不过,米芾不是外人,李逵最多生气生气,还真不会对米芾落井下石。
另一边,李逵询问着米赟:“老将军,朝廷派遣元章叔来到底是何用意?他不是在蔡河做拨运使好好的吗?怎么突然跟着你来前线了?”
朝堂上的事情,米赟也不清楚。当初米赟是鄜延路张舆的部下,后来擢升之后也没有离开鄜延路。不过平夏战谋划之初,因为米赟年纪大了,这才离开了鄜延路,去京城听调。他倒是清楚自己来北方的原因,宁化军从根子上都烂了,如今大战一触即发,需要个老将来安抚。
至于米芾?
米赟哪里知道章惇惭愧的以为自己恐怕派不出李逵能认可的武将,拿个米芾送来充数。
“这个末将实在不知。元章少小离家,其实末将和他不太熟。”米赟惭愧道。
这话李逵倒是能接,但是他不想说了,直接越过问公务:“老将军来是要重整宁化军?”
“确实如此,末将说什么也想不明白,好好的一个军,说垮就垮掉了。”米赟对于执掌宁化军也有顾虑。毕竟这支军队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拉上战场,可如今的宁化军,根本就不具备上战场的能力。这就加重了米赟的担忧:“末将还请督帅示下,该如何整顿。”
米赟心知肚明,如果李逵想要整顿宁化军的话,半个月,足矣。
一方面,李逵是文官,各种手段都可以用,而他不行,他是武将,要是高压太猛,必然会引起底层士卒和部将的反抗。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 txt-第743章 一步步邁入深淵閲讀
其次就是李逵的名气,勇冠三军这种话不是说说的,而是杀出来的凶神。米赟年老体衰,已经是六十岁的老头子了,他哪里能用这种办法?
李逵沉吟道:“宁化军之前利用边境之利,用大宋的货物和辽国部落进行贸易。量很大,每年都有百万贯以上,你去了,不要问过去,更不要查账。”
“末将明白!”水至清则无鱼,宁化军已经烂成这样子了,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是无辜的。
李逵接着道:“虽是过往不究,但有散漫者,必用重典,以震三军。但凡顾虑家中老幼,应该不会铤而走险。”
“末将必铭记督帅指点。”米赟的姿态放的很低。
李逵笑道:“老将军,我就不留你了,你早日去宁化军中,就能早一刻控制宁化军。”
“末将领命!”米赟躬身退去。
李逵在西军之中的威望很高,不同于章楶的宽和,善于团结部将。李逵是一刀一枪打出来的威名,西军将领站在李逵面前,自觉低一头。
再说,李逵在金明寨大战之中,还变相的救了所有鄜延路的禁军。之后还指挥过一段时间鄜延路的禁军,米赟自称末将一点问题都没有。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李逵的逆襲之路 線上看-第743章 一步步邁入深淵推薦
实际上,连米赟都觉得自家族孙这样的人,来军中除了混饭吃之外,啥事也不成。整天就知道舞文弄墨,这要是能考个进士出来,家族长辈多少会欣慰些,可米芾最擅长的是书法和画画,考进士这些都不考。以至于,如今已经是不惑之年,还稀里糊涂的做着不入流的小官。
拨运使听起来好听,实际上就是码头仓廪的小吏,之前米芾还在嵩山看守祭天台,再往前做县尉,常年考评下下……整日游手好闲,不是去采风了,就是去访友。
干啥啥不行的米芾,在长辈眼里,当然是个混日子的无用之人。
但愿李逵看在苏轼的面子上,不要过于难为米芾。
行营之中,米芾谨小慎微的用眼睛的余光偷偷打量李逵和高俅。
就算是夜晚,也是灯火通明。往来的斥候和情报络绎不绝,这种大战之前的气氛,压得米芾有点喘不过气来。
几次想要开口,却发现自己不过是个工具人,司录参军原先是处理军情文书的官员。可是因为米芾不懂,只能做抄录的工作。更气人的是,李逵的行营原本就是繁峙县衙,衙门太小,他的书案竟然被挤出了二堂,放在了回廊下。真有点寄人篱下的悲凉。
“李云!”米芾看到个行营外进来的武将,看着面相似乎有点熟悉,就试着叫了一声。
“咦,这不是元章叔?”要不是米芾叫了李云,李云还不知道回廊下的人是故人。苏轼在扬州做官的时候,米芾也正好在淮南路做官。俸禄少的可怜,他干脆不上衙门做事,整天泡在扬州城里。所以,李云和米芾很熟。
米芾迟疑的问李云:“李云,你怎么也来了。难道要打仗了吗?”
米芾不担心别的,就怕要打仗,李逵拉着他一起上战场。他哪里是能上战场的料啊!可是军中畏缩是大罪,米芾也懂。他就想让人绑着他在李逵面前说两句好话,免了他的性命之忧。
“元章叔,你怎么也来了。”李云不解,米元章在文会之中或许能找到不少存在感,但是在军队之中,这是个废物啊!按照李逵的性格,绝对不会要米芾这样的人听命帐下的,难道米芾该性子了,要建功立业,重新做人。
李云安抚地拉着米芾高兴道:“元章叔,你来就对了,你且放心,等冲杀的时候,我会派人护着你的。”
米芾是要等着这话吗?
他根本就不想要上前线好不好,尴尬的抽回手,低声道:“李云,我不会骑马。”
“不要紧,步兵也会上战场。”李云宽慰道:“打仗的时候什么也别管,军鼓响起来之后,就埋着脑袋往前冲。莫回头,回头死的快。”
“李云,难道就没办法留在后方了吗?”米芾吓得直哆嗦,紧张道。
“押运粮草的功劳不大,这活还累,没啥干头。”
“我不要功劳。”米芾当即表态,他不是那种贪恋权势的人。
这可为难了,李云可想不出来军中不要功劳的差事。毕竟在李逵麾下做事,尤其是作战,没有任何个人都轻松。童贯那个宦官,也被李逵逼着在前线。米芾?估计李逵也不会给他优待。
李云可惜的看了一眼米芾,迟疑道:“要不我去帮你问问?”
“好,一定要好好问!”米芾满心期待的恳求着。
李云是骑兵主将,他的军营不可能放在本来就不大的繁峙县城内,而在县城之外。他来繁峙县城,是因为按照他对李逵的了解,李逵估计要出兵了。
辽军很奇怪的和真定府的禁军你来我往的打了几场小仗,这不符合的辽军的习惯。
当然,真定府的宋军却非常吃力。
大宋最要命的就是城市多,要守的地方太多。就像是个瓷器店,被一头横冲直撞的野冲进店之后,掌柜的心脏都快吓爆了。
加上辽军是骑兵,行动要比宋军快的不是一星半点。真定府周围数十个堡垒,城池,都需要驻守。求援又兵力不足,已经接连被辽军拔掉了两个。继续下去,整个真定府就有可能被辽人蚕食的可能。如此危机时刻,真定府求援的军报恐怕早就落在了皇帝的龙案上。
可朝廷也拿不出足够的兵力来增援。
援军有没有,什么时候来,对于北线的将领来说都是渴望不可及的事。
“李云,你来了!看看这份情报。”李逵抬头看向了李云,后者低头看着斥候带来的情报,涿州给人种兵力空虚的样子。但不仅李逵,连李云也看出来了,这是假的,辽人似乎故意张开了一个口子,让李逵往里头钻。
“二哥,我以为要试探一下,至少需要缓解一下真定府的压力。”
李云分析道:“我们不动,辽人也不会动用大军。可是大宋北线的几个府城即便面对的是辽人的偏师,也难以支撑。”
“来不及了,得碰一碰辽人的虚实。”
李逵也是忧心忡忡,他麾下如今有火枪兵七千,其中一小半燧发枪拿到手才不到一个月。铁监将所有的产量全部发到代州之后,才让李逵组建了这么一支火枪兵。火炮数量倒是足够,足足有三百门。
这是李逵手里的主力,此战骑兵已经是配角了,火器才是主角。
但是训练不足的火枪兵,能行吗?
不过李逵随即就想通了,这些火枪兵在进入禁卫军之前,是大宋最精锐的京营上四军的精锐。换了武器,不习惯是肯定的,但绝对不会是不堪一击。
而且他估计辽人在涿州附近隐藏了军队,但是数量不会太多,太多的话,会被发现。
李逵当即下令:“李云,命令骑兵明日三更造饭,五更出发。”
“得令!”
李云匆匆离开,望眼欲穿的米芾惊愕地看着李云的背影,张嘴想要喊住李云,却说什么也说不出口。
“元章叔,你是留在城内还是随军?”
没想到李云走后,李逵亲自问米芾的意向。
“这个……留在城内不好吧?”
米芾有点尴尬,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李逵大手一挥,不在乎道:“去军中你也帮不上忙,都一样。”
自己废物,自己自嘲说说也就罢了,被晚辈这么说,米芾脸上有点挂不住,强撑着面子道:“我米家忠义传家,勇武之心从来没有缺失过。”
“好吧,我答应了!”
李逵听米芾这么说,还以为米芾要随军,当即喊道:“梁世杰,你和司录参军一起随军,有问题吗?”
“没有。”
梁世杰哪敢有问题,兵统局大佬都要上战场,他一个属官,哪里敢挑三拣四?
米芾傻眼了,按照文人的套路,先吹捧,然后反转。李逵给了他吹捧家族的机会,却没有给他反转的时间反应,难道他真的要上战场不成了吗?这也太绝情了,一点让他临阵脱逃的机会都不给啊!
“人杰,人杰,我突然发现后方也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