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b2o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妖神記-第四百九十三章 禍水東引閲讀-vpvb2

妖神記
小說推薦妖神記
“如果靠实力与之对决,没有丝毫胜算,那你觉得,应该用什么方法?”老者眉毛微微一挑说道。
“武宗之上,便是神级。神是掌握法则的存在,我们首先要知道,空冥大帝掌握了什么法则。”聂离微微一笑说道。
老者心中微微一动,道:“你知道他掌握的是什么法则?”
“他掌握的,是这个世间最强大的法则之一。”聂离看着老者说道,“那就是生死!”
“你是怎么知道的?”老者浑浊的眼眸中闪过一道微光。
“掌握生死法则的人,就会陷入到生死的游戏规则里面。让弟子们互相残杀,获取对方身上的力量,这个就是生死法则之一。”聂离说道。
“那如何才能破解生死法则?”老者追问道,他的眼眸中,隐约闪烁着怒火。
“如果有机会,前辈一定会和空冥大帝一决生死,但至少不是现在。”聂离说道,“想要击败空冥大帝,只有找到另外一种,至少能够与生死法则相媲美的法则,才能与之抗衡或者将其击败。”
“相媲美的法则?”老者皱了一下眉头。
“是的,这世间能够与生死法则相媲美的法则,只有寥寥几种。比如时空法则、光明法则、黑暗法则。”聂离说道,“如果一直修炼空冥大帝传授的功法,是绝对不可能战胜空冥大帝的。”
“那要到那里,才能寻找到时空法则、光明法则和黑暗法则?”老者问道。
“前辈是否去过龙墟界域?”聂离问道。
“去过。”老者说道,“只是在那里我并未找到空冥大帝的踪迹,所以又回来了。”
“圣祖魔地呢,有没有去过?”聂离看向老者问道。
“那倒是没有。”老者摇了摇头。
“在龙墟界域,前往天神祖地和圣祖魔地的通道,每隔万年就会开启一次,马上就快到了开启的时间。”聂离说道,“前辈何不去龙墟界域寻一寻,如果能够进入圣祖魔地,击败那里的天魔,便可以获得一道法则。”
“至于获得什么样的法则,就看前辈自己的造化了。”聂离看向老者说道。
“小子,你可有骗我?”老者眼眸中精光一闪。
“我万万不敢欺瞒前辈。”聂离笃定地说道。
老者双手迅速地结印,一道印记印入了聂离的身体,聂离闷哼了一声,连着后退了好几步。
“聂离,你怎么样?”叶紫芸和肖凝儿赶紧走上来扶住聂离。
“我没事。”聂离摇了摇头。
聂离平静地看着老者,道:“前辈在我的身上下了千里追踪咒印。”
“不错。”老者说道,“小子,你居然认得千里追踪咒印。”
“自然是认得。”聂离微微一笑说道,“前辈不必担心我跑掉,我也会四处搜寻其他几种法则的踪迹,不然我就算不死在前辈的手里,也会死在空冥大帝的手里。”
“小子,你知道千里追踪咒印,自然知道它的厉害。”老者冷冷地说道,“若是我发现你骗我,等我下一次找到你的时候,你该明白会是什么结果。”
“小子不敢欺骗前辈,希望能与前辈联手,一同击败空冥大帝。”聂离很是真诚地说道。
“好,我便信你一次,我去龙墟界域,看看到底如何才能进入圣魔祖地。”那个老者沉声说道。
“前辈一路顺风,待到下次前辈回来的时候,我请前辈喝茶。”聂离微微一笑说道。
“小子……今天暂且留你一命。若是我发现你骗我……”老者走到聂离的旁边,拍了拍聂离的肩膀,一股杀气瞬间笼罩了聂离的全身,聂离顿时升起一股寒意。
老者冷笑了一声,嗖的一声,化作一道流光消失。
“你们赶紧看看段剑怎么样了。”聂离捂住胸口。
杜泽、陆飘等人赶紧把段剑扶了起来,喂段剑吃了颗丹药,段剑闷哼了一声,慢慢地苏醒了过来。
“段剑,你怎么样?”聂离看向段剑,关心地问道。
“我没事。段剑给主人添麻烦了。”段剑艰难地说道。
“你好好养伤,若是下次再碰到,就不是那么容易善了的了。”聂离目光,满含着冷意,“敢动我的人,我要让他付出代价。”
“他的实力太强了,比各大神宗的武宗级高手还要强大。”段剑咳了几声,吐出一口鲜血。
“你报仇了吗?”聂离看向段剑问道。
“谢谢主人给我这个机会,段剑父母的大仇得报。”段剑眼眸中泪光隐现。
“有怨抱怨,有仇报仇。从前的仇报了,今天的仇以后再说。”聂离点了点头,“你好好养伤吧,下次再也不能输得那么惨了!”
“是!”段剑郑重地说道,眼眸中充满了决心。
“聂离,你真的告诉了那个老头获取法则的方法?”陆飘不禁担忧地说道,“如果他获得了法则之力,岂不是更难对付?”
“我确实告诉了他获取法则的方法没有错。这个老头是我们的敌人,圣魔祖地也是我们的敌人。让他们两个打一打岂不是更好。”聂离淡淡一笑说道,“若是两败俱伤,我们还能坐收渔翁之利。”
“这倒也是。”陆飘想了想,点了点头说道。
“空冥大帝掌握了生死法则,不知这生死法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法则?”叶紫芸疑惑地说道。
“呵呵。”聂离淡淡一笑说道,“空冥大帝是不是掌握了生死法则其实连我也不知道。我只是随便编的。”
“编的。”叶紫芸愣了一下。
“空冥大帝我又没见过,我怎么知道他是不是掌握了生死法则。”聂离说道,“若不是刚才那一番话,唬住了那老头,估计他已经动手了。”
“你真是,死的都能被你说成活的。”叶紫芸不禁轻笑了一声。
“这是没有办法,这世道太残酷,老实人死得快。”聂离长长地叹息了一声说道,“我也很无奈,其实我是很老实的,但是只能活得狡猾一点。”
听到聂离的话,旁边的肖凝儿和叶紫芸都不禁苦笑了一下,聂离可不是一般般的狡猾,不过聂离说的,又好似有那么一些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