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2b7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第七百零七章 鐵桶護島,破陣先鋒熱推-iefya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小說推薦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此时君山岛上的丐帮弟子们心中惧怕,因为上清观出手的第一时间他们便收到了消息,提前在洞庭湖之外的必经之路上做好埋伏……
然而上清观此役精锐尽处,毫无保留,他们的埋伏不到半天就被击溃,冲杀到此!
他们感受到了上清观的可怕,但他们也有为了尊严而战的使命……他们的身后,就是丐帮总坛,丐帮的精神支柱。丐帮弟子遍布中原,想杀尽很难;但若总坛被上清观攻陷,就算丐帮仍在也都犹如丧家之犬!
再厚的脸皮,也撑不起他们总坛覆灭的耻辱!
“这些牛鼻子在地上好生厉害,千万不能让他们下船!”九袋长老袁勇临时包扎着脑袋在一众弟子身后高喊鼓劲,之前就是他带人在洞庭湖之外埋伏,深知对方的厉害。
“冲啊!为师叔伯报仇!”
最先领头的竹筏上,载着当数和支英奕同级的精英弟子。他们如今也是杀红了眼,看着岸上的乞丐们恨不得将他们生剥活剐!
但还没来得及划竹筏来到岸边,无数根长竹刺来,专搅竹筏一侧,三两下就搅翻一条竹筏。这些上清观的弟子们还没来得及上岸就落了水,一身本领在冰凉的湖水中毫无用处。
顿时岸边落水声和惨叫声应接不暇,靠近岸边的上清观弟子纷纷落水。
那些不识水性的在水中扑通惨叫,平日他们在山上修行,在水里可使不出半点能耐。识水性的弟子也好不到哪里,想往岸边游去,那些长竹毫不犹豫朝他们刺来。在水中被刺个对穿非死即伤,当下只能茫然后撤,漂浮在湖水中不知如何是好。
而这些被弄翻的竹筏则变成天然屏蔽,阻挡后方竹筏让其无法接近岸边,丐帮死守码头的铁桶阵发挥立竿见影的功效,堵得这些道士们气急败坏却又没办法。
“识水性的弟子救助不识水性弟子,找最近的竹筏趴着!其他弟子,紧随贫道之后!”
一声暴喝如平地炸雷,在场的人都不是普通人,一听便知此声用上了极高的内力,且绝非寻常之辈!
话音刚落,一个衣着淡蓝道袍的长须道长飞身而起,竟一跃十丈高!
丐帮弟子们抬头视线追随,纷纷被烈日照耀得睁不开眼睛。
就这一分神的时间,那个长须道长已飞身落下!
丐帮的得知上清观来犯,这几天早早已经召集附近能赶来的丐帮弟子,在君山岛岸边布放重防,人数上千!当下那长须道长跃入岸上,就如单枪匹马落入敌军千万之中,让人不禁为其捏一把冷汗!
长须道长艺高人胆大,杀入敌群可也不是送死来的。
堪堪落下之际,人已如陀螺滴滴乱转。
若有懂行的高手看见定会惊赞其奥妙,竟是在千军万马中使出了九宫神行掌!
长须道长妙踏九宫千变万化之数,起掌如风,长袍随之飘然回荡,尽显仙风道骨。在密集人群中如入无人之境,身形转到哪,哪就被打翻数名丐帮弟子,所过之处无一合之将!
许多丐帮弟子这才反应过来,暂放长竹拳脚攻来。再好的身法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也不少使,不少拳脚落在长须道长身上。但却不见效果,这才发现长须道长身上裹着一层犹如实质的先天无上罡气,他们的拳脚只落在罡气之上罢了!
他的先天无上罡气看起来比乾阳道长还要厚实几分!
数秒功夫,岸边就被清扫处一片空地出来。远处竹筏的十多名上清观弟子见状明白是长须道长给他们抢来的机会,而且他们也担心长须道长孤军深入有危险,也学着长须道长那般远远就使用纵云梯轻功飞扑过来。
这些弟子都是乾阳道长的徒弟辈,也就是支英奕等人的师傅辈,实力可远超普通上清观弟子!
靠长须道长吸引众多活力和清扫处一片落脚之地,他们安然飘落。以他们的武功水平,落在这群普通丐帮弟子身旁犹如虎入羊群,飞快组织好阵势将岸边的丐帮弟子逼退。
“死守阵型,绝对不能退!”脑袋还顶着伤的袁勇见状亲自冲上来要拦住长须道长进一步朝岸边推进。
“乾巛你这老道可敢吃我一脚!”任盛祥一直守在后方,正是以防这种情况发生,当下和袁勇一起朝长须道长冲来。
这长须道长正是上清观的观主乾巛!他双眼通红,面露悲怆,出手狂放毫不收敛,一心要为师弟血洗丐帮!
见两位九袋长老大喝着奔来,乾巛不退反进,双掌在胸前游弋,恍恍惚惚能见一个太极阴阳状的真气流动。忽然猛地一拨,真气如海浪拍岸,朝四面八方汹涌扑去!
四周一圈丐帮弟子被犹如风浪的掌力波及,纷纷惨叫一声口吐鲜血,人如风筝被轰飞了出去!跃过丐帮弟子组成的人海跌落不知何处,也不知死活!只剩地上残余的鲜血告知众人,他们曾存在过!
乾巛故意清出一块空地,好方便“招呼”两位九袋长老。
“上清观镇派武功之一的阴阳两仪掌!”任盛祥见状停驻胆寒道。
阴阳两仪掌既然能和先天混元功一同被称为上清观的镇派武学,可见不能轻视。如今亲眼看到其威力,更是不得不为之惊叹!
阴阳两仪掌乃上清观威力最猛的武功,没数十年修为无法练就。因为这门武功厉害的不是“掌”,而是凝聚而出的精纯内力,代掌而发,凡触之必断筋碎骨!这是其实是一门用内力直击的高深武功,被称为“掌”只是因为拍出的内力形似掌击而已!
乾阳道长也会这门上清观的至高武学,不过阴阳两仪掌威力巨大,不到逼不得已乾阳道长没打算用出来,以免草菅人命。那日如果乾阳道长不管不顾一上来就用阴阳两仪掌,恐怕当先就将八仙阵摧毁一半!
“八仙阵,列阵!”袁勇比任盛祥更早一步知道乾巛的厉害,当机立断喊道。
要对付这种变态高手,不以多制少谈何得胜!他们丐帮弟子从不自诩正人君子,能人多欺负人少玩什么单挑!
八仙阵是丐帮高阶弟子都能熟悉掌握的阵法,袁勇振臂一呼,立马跳出六名弟子辅助袁勇任盛祥组阵。
乾巛听见“八仙阵”几个字,连牙都差点咬碎,身遭先天无上罡气更浓郁几分,半透明的罡气愤怒飙升如同烈火在燃烧!二话不说当先冲入阵中!
乾巛来势凶猛,加上刚才表现出来的武功震慑力极强,丐帮众人人虽然上去了,但气势不足五成,手脚皆反应慢上半拍。
才刚接战,乾巛一把搂住两个试探般刺来的竹棍,沉腰弓步,手上力达千斤,直接挥臂一甩将拿着竹棍的两名丐帮弟子甩飞了出去,撞倒好几个外围的丐帮弟子!
面对武功不在一个档次上的对手,袁勇和任盛祥也无法对弟子们要求太高。好在现在是在丐帮地盘,立即又跳入两位高阶丐帮弟子填充八仙阵的缺失。
袁勇和任盛祥担起重担,一左一右带头向乾巛攻来!
乾巛丝毫不惧,变卦掌为脉拳,迎冲而上,一通刚烈的无级玄功拳朝袁勇和任盛祥轰去!
这八仙阵讲究的是灵活变通,相辅相成。但其他弟子根本跟不上水平,好歹袁勇和任盛祥作为九代弟子武功还是挺不错,勉强构成一道防线。
谁想被乾巛无极玄功拳重锤几记,两位九袋长老纷纷吐出一口鲜血倒退飞出!剩余的弟子慢一步赶来救援,反倒被乾巛逐一击破,回身跃起一记凌空扫腿,直接将他们扫得七零八落!
这次的八仙阵只有两位九袋长老组阵,和当初乾阳道长所对的八仙阵天差地别,落在乾巛眼中好比笑话一样。
“不堪一击!贫道的师弟岂会败于此阵,你们到底还用了什么阴险手段!”乾巛大喝一声,追身上前,双手快如闪电,又朝飞退的袁勇和任盛祥劈去两击五雷天心掌。
双掌牵动内力,势如奔雷,一闪而没。袁勇和任盛祥被迫运掌抵挡,又被砸退了数步。
内力不接之余,还被震得五脏俱伤,又是连吐几口鲜血,几无再战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