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5gi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次元法典討論-第2205章 逐漸逼近的現實(新的一個月本喵求月票做貓窩)相伴-wlm4k

次元法典
小說推薦次元法典
接下来,和一周目,二周目一样。
在吃完晚餐之后,真里亚拿出了那封信,宣读了里面的内容,表示能够解开碑文者将获得黄金和右代宫的家主之位,接下来众人自然是再一次对贝阿朵莉切这个人是否存在产生了疑问,开始讨论起来。
但是这一次,和前两周目不同的是,一直保持沉默的楼座终于开口了。
“事实上,那不是故事,贝阿朵莉切真的存在!我曾经见过她的!!”
听到楼座的说话,右代宫的其他人顿时大吃一惊,而紧接着,在众人的注视下,楼座将一切娓娓道来。
那还是二十年前的事情,当时的楼座只是一个孩子,有一天她被家庭教师和母亲责骂,所以心情不好,哭着跑到了森林里。那个时候楼座也想到了森林里的魔女的传说,于是她就想着干脆让魔女把自己带走就好了。
就这样,楼座在森林里走着走着,无意中来到了一座洋馆前,当时她以为那就是魔女的住所,于是偷偷跑了进去,在那里,楼座见到了贝阿朵莉切。虽然她的态度有点儿自大,但是却给人一种天真和不谐世事的感觉,两人当时聊了很多。而也就是那个时候,楼座知道了贝阿朵莉切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个洋馆,父亲则会每隔几天来这里一次,还告诉她森林里有狼,要贝阿朵莉切不要外出。
然而楼座当然知道,森林里根本没有狼,于是她非常热情的邀请贝阿朵莉切一起外出。
对于当时的楼座来说,她似乎根本没想过这个贝阿朵莉切和自己的父亲是什么关系,但是现在………
“等等,你看到的那个贝阿朵莉切有多大年龄?”
看着自己的妹妹,绘羽开口询问道,而听到绘羽的询问,楼座思考了一下。
“要说的话,肯定比当时的我要大,应该说和油画上的时候差不多年龄。”
“那不对啊。”
这时候大哥藏臼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根据传说,父亲大人得到黄金之后才发的家,那个时候都已经有四十多年了吧,也就是说如果当时贝阿朵莉切还活着的话,那么起码也有四五十岁了才对!你见到的贝阿朵莉切有那么大吗?”
“当然没有!”
这一次楼座非常肯定的摇了摇头。
“当时我见到的贝阿朵莉切虽然的确和油画上一模一样,但是如果要说年龄的话,明显是比较年轻的,现在想来估计也就是二十岁左右的样子!”
“也就是说,当时楼座见到的,应该是贝阿朵莉切和老爸生下的孩子吧。”
这时候留弗夫也开口了。
“因为是和情人生的孩子,所以没办法正大光明的出现,只能够寄养在别馆———没想到老爸也挺能干的呢。”
经过这个插曲,原本紧张的气氛变得略微轻松了一些,此刻的方正则默默看了一眼面色惨白,沉默不语的右代宫夏妃,眯起眼睛。但是楼座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而是继续说了下去。
那个时候,楼座只是因为听说贝阿朵莉切一直在这个洋馆里待着,从来没有出去看过,所以单纯邀请她出去转转而已。
然而,在途中却出了事情,贝阿朵莉切因为不小心跌落悬崖,然后头重重的撞击在了地面上,虽然楼座跑过去查看情况,可是当时的贝阿朵莉切已经被撞破了脑袋,于是在恐惧之下,楼座直接害怕的逃走了。而在那之后,因为恐惧,她也没有敢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所以………是我杀了贝阿朵莉切,如果那个时候我有叫人去救她的话,如果当时能够采取急救措施的话………”
说道这里,楼座也浑身颤抖起来,而方正则伸出手去,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好了,不是你的错,根据你的描述,当时贝阿朵莉切的头直接被撞破,头盖骨破裂,已经回天乏术,根本没得救。而且,最终做出决定,离开那座洋馆的也是她,我相信她是不会怪罪你的,毕竟那只是一个意外,而她则看到了她所梦想的世界………”
“谢谢你,方正………”
感受到方正的安慰,楼座的情绪也总算多少平静了一些,而其他人只是看着楼座,随后绘羽再次开口询问。
“在那之后呢?”
“我害怕的要命,回到家后就一直躲在自己的房间里,生怕父亲大人会来责骂我,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直到半夜里,源次才来询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我把一切都告诉了他,接着源次安慰我别担心,一切都会交给他处理………然后………”
“我们兄弟姐妹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件事。”
藏臼这时也感慨了一句。
“看来源次不愧是老爸的心腹,当然,一个私生子的意外死亡,也不是什么值得告诉别人的事情吧。”
“………我所知道的就是这些了。”
把一切都说完之后,楼座也是松了口气,这些年来,她一直沉浸在害死了贝阿朵莉切的自责和罪恶感中无法自拔,也正因为如此,每次看见自己的女儿模仿魔女时,楼座就会感到烦躁不安甚至愤怒恐惧,不过现在………她感觉自己总算是从这个噩梦之中走出来了。
“好了,楼座已经坦白了她的秘密。”
这时候,方正抬起头来,望向右代宫夏妃。
“那么接下来是不是该你了?夏妃女士?”
“夏妃?”
“大嫂?”
听到方正的说话,众人诧异的转过头去望向面色苍白的右代宫夏妃,而听到方正的说话,夏妃顿时像是被针扎了一般跳了起来,面带恐惧的望向方正。
“你在说什么!?”
“现在装傻也没用了。”
方正伸出手去,点了点桌上的这封信。
“按照楼座的说法,她所见到的那个贝阿朵莉切已经死了,死人是不可能寄出这封信的,那么是谁以贝阿朵莉切的名义寄出这封信的?我想,你多少应该心里有数了吧,事实上,我一直在观察你们,只有你,在听到楼座所说的故事之后,面色开始逐渐改变,显然,你还知道什么内情。”
“真的吗?夏妃?!”
这时藏臼也诧异的望向自己的妻子,朱志香也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感受到父女两人的目光,夏妃的表情越发苍白。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夏妃!”
这时藏臼也看出来自己的妻子不对劲了,他也是立刻沉着脸,开口询问道。
“你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们?!”
“我……我……………”
“对方送来了这封信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如果我们当中有人出了什么意外,那么夏妃女士你愿意负责吗?比如说朱志香?”
“……………”
听到方正的这句话,夏妃的面色更是铁青,她望向自己的女儿,犹豫了一下,最终开口了。
“好,我说,其实………我杀了人!这样可以了吧!”
“什么?”
“杀人?”
听到这里,在场的众人都是一惊,而朱志香更是惊诧莫名。
“妈妈………杀人?是开玩笑吧,是不是和楼座伯母一样,把什么意外事件归咎于自己了?如果是这样的话……………”
“不,不是这样……………”
一面说着,夏妃一面低下头去。
“那是十九年前的事情了,当时的我一直没有生下孩子,然后父亲大人找到了我,要我抚养一个婴儿………”
“婴儿?”
“是的………当时的我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于是就直接把那个婴儿和抱着他的佣人一起推下了悬崖………”
“…………………”
听到这里,众人都沉默了,而方正则盯视着夏妃。
“然后呢?你有确认他们的死亡吗?和楼座一样?”
“我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当时,当时我只是一时糊涂!”
这时候的夏妃也急忙辩解起来。
“那个时候我是气昏了头!父亲大人对我失望了,甚至要我抚养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孩子,我怎么可能接受?!所以,所以那个时候我………我………………”
说道这里,右代宫夏妃也是捂住脸,失声痛哭起来。而看着痛哭的夏妃,众人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而这个时候,方正的声音再次响起。
“这可就有意思了。”
“有意思?”
听到这里,众人疑惑的望向方正。
“什么意思?”
“很简单啊。”
面对众人的目光,方正微微一笑。
“你们看,按照楼座的说法,她是二十年前遇到了贝阿朵莉切,然后贝阿朵莉切意外身亡,现在我们都认为,那个贝阿朵莉切应该是右代宫金藏先生和第一代贝阿朵莉切生下的孩子。然后夏妃女士告诉我们,在十九年前,右代宫金藏先生曾经带了一个婴儿过来要她收养………这可不仅仅只是养子的问题,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作为右代宫家的族人,是有继承下一代家主权利的。”
“对啊!”
听到这里,众人也立刻反应了过来。
“老爸不可能随便拿个婴儿过来就让人收养,其他人也就罢了,大哥一家可是有家主继承权的,等等,也就是说………”
留弗夫此刻也是面色一变。
“喂喂,这个玩笑可就开大了啊!”
“真的是玩笑吗?”
方正眯起眼睛,似笑非笑。
“你看,二十年前,贝阿朵莉切死亡,然后过了一年,金藏先生带了一个婴儿希望夏妃女士收养,什么样的婴儿才需要被收养?那当然是失去了母亲的孩子,而他的母亲究竟去哪儿了?”
“不,所以你的意思是…………”
绘羽这时也反应了过来。
“等等,这………这不可能吧!!”
此刻,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明白了方正的意思,十九年前金藏要夏妃收养的那个孩子,明显是有右代宫家血统的,甚至有可能金藏就是想要那个孩子继承右代宫家,所以才希望夏妃能够接受和抚养这个孩子。
那么这个孩子是谁的呢?
考虑到二十年前贝阿朵莉切死亡,一年之后金藏带来了这个孩子,而那个意外身亡的贝阿朵莉切是金藏和初代贝阿朵莉切的孩子的话……………
真相只有一个。
“金藏和他的情人———也就是初代贝阿朵莉切生下了一个女儿,那就是楼座所遇到的第二代贝阿朵莉切,而金藏很明显和自己的女儿有着某种密切关系………这并不奇怪,楼座也说了,她遇到的那个贝阿朵莉切和油画里长得一模一样,考虑到油画的时间明显比她本人要长,那么只有一个解释,也就是女儿长的和母亲一模一样,也因此,金藏将自己对初恋情人的感情转移到了女儿的身上,而且两人之间还有了一个孩子。”
方正一面笑着,一面开口说道。
“然而在那之后,贝阿朵莉切遇到了楼座,然后离开洋馆,意外身亡。失去了母亲的孩子当然不可能独自一人生存下去,更不要说当时那个孩子还是个婴儿,所以金藏希望将其交给夏妃女士,由她代为抚养,也许他还计划着让这个孩子继承右代宫家来赎罪。但是夏妃女士不愿意接受这个孩子,将其推入悬崖———当然,一般来说肯定是死定了的,不过……………”
方正再次拿起这封信。
“现在看来,对方真是大难不死。”
“…………………”
听完这一番话,众人都目瞪口呆。
“喂喂,开玩笑吧,这……………”
“但是……………”
所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虽然他们感情上不敢相信自己的父亲居然做出了这么荒唐的事情,可是理智却告诉他们,这很可能就是事实!
而就在这个时候,方正也是站起身来。
“所以说叫什么贝阿朵莉切啊,这应该叫右代宫爱莉就好了………楼座,我们走吧。”
“哎?去哪里?”
听到方正的说话,楼座也是一愣。
“那座洋馆。”
方正再次指了指这封信。
“上面不是说了,只要找到黄金就可以继承右代宫家吗?”
“难道你已经解开碑文了?”
“当然没有,我对解密游戏从来不感兴趣。”
方正摇了摇头。
“这只是很简单的联想,你们看啊,右代宫家的传说不是一直都说是魔女把黄金给金藏先生的吗?所以很简单,黄金在贝阿朵莉切手里,而贝阿朵莉切住在哪里呢?现在我们已经有答案了,不是吗?”
“…………………”
对啊!
这时其他人也反应了过来,的确,右代宫家的黄金传说由来已久,可是他们从来都没有看到过黄金,那么就说明黄金肯定不在这栋别墅里,不然他们从小在这里长大,总不可能连黄金的影子都见不到吧。
而现在,从楼座这里,他们得知在岛的森林之中还有一座洋馆,里面住着贝阿朵莉切,那么接下来答案不就是简单明了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