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q1p好看的都市小說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txt-第一千八百三十四章 真假刺殺!閲讀-8eq5c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小說推薦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墨垂先生他们人呢?”
回到城中驿馆,李泰见独孤飞鹰恰好在驿馆门前四处张望,他心中急于告知墨垂他们关于电报中继站选址的事情,也就没有将独孤飞鹰的异常放在心里,而是急切地询问道。
“殿下,大哥,你们回来了?墨垂先生……墨垂先生他们在后院收拾东西!”
独孤飞鹰见到李泰等人,尤其是见到独孤信回来,他立马起了精神,回答道。
昨晚入驻驿馆的,除了炎黄书院师生和独孤信率领的禁军之外,还有这次北上之行从炎黄书院带出来的搭建电报中继站所需的物资和机器设备,这些东西在这个时代可全都是无价之宝,用钱买都买不到,为了保证不会遗矢,也为了保证他们此行的目的不会被泄露,这些物资设备在驿馆可是单独分配了一处院落储藏,并且有专门的禁军日夜不停地看守!
“嗯!本王去看看!”
李泰点头应了一声,说罢,他直接朝着驿馆内走去。
独孤信并没有跟过去,一来,如今整座驿馆都是他安排的人,他根本不需要担心李泰在驿馆的安全问题;二来,独孤飞鹰的眼中明显就是有事情,这一点,当了这么多年兄长的独孤信还是很容易看出来的!
“怎么了?”
李泰进入驿馆后,独孤信看向独孤飞鹰,淡淡地问道。
独孤飞鹰一脸焦急道:“大哥,刚刚王家祖宅那边王刺史派人传来消息,说是有人发现了朱邪晟和康昌安的下落,王家那边已经派人赶过去了!”
独孤信闻言一惊,道:“什么?王家那边查到那二人的下落了?”
独孤飞鹰挠了挠头,道:“是啊!就在刚才王刺史的人过来通知我的!我……我方才也想过去来着,可是想到先前大哥你交待我不要去追查这二人的下落了,所以就没有去……大哥,咱们真不过去看看吗?”
昨日独孤信率领大军进城后,在得知城内如今的局势后,制定了暂且按兵不动、以不变应万变的策略,他彻底放弃了寻找朱邪晟和康昌安二人的下落,集中所有精力保护李泰等人安全,所以追查朱邪晟和康昌安二人下落的任务,就只剩王家在执行了!
只是独孤飞鹰多多少少都有些心有不甘,因为朱邪晟和康昌安身上还有许多谜团等待着他去解开,不抓住这二人,他心里总觉得缺少点什么。
“先前我之所以不让你去继续追查朱邪晟和康昌安二人下落,主要是不想分散兵力,可如今既然王家发现了这两人的下落,我们自然应该去看一看的!或许从这二人身上,真能寻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独孤信沉吟片刻,对独孤飞鹰没好气道。
虽然在独孤信的心里,朱邪晟和康昌安八成只是两个小虾米,而并非真正的奸细头头,但眼下王家已经帮他们找到了这两个人,根本不需要他再浪费兵力,而且万一这二人真的知道些什么,那他此行绝对是稳赚不亏啊!说不定根据这二人提供的线索,还能顺藤摸瓜、抓出真正的幕后黑手!
“好好好!王家派来的人跟我说,朱邪晟和康昌安藏身在城南烁仁坊东面第五间宅子后院地窖,我这就带人前去那边……”
见独孤信竟然同意了前去查看那两名人犯,独孤飞鹰顿时就兴奋道。
独孤信却是眉头一皱,因为他忽然意识到了好像哪里有些不对,于是他出声打断了独孤飞鹰,道:“你和众兄弟留在这里保护殿下,我一个人过去看看!”
“呃……”
独孤飞鹰心有不甘,有心想要反驳两句,却被独孤信严厉的眼神给瞪了回去,只得闷声应道:“是!大哥!”
独孤信点了点头,让一名禁军为他牵来坐骑,他单人单骑直接朝着城南方向快速奔去。
………………………………
“大统领,这两人就是家主要找的朱邪晟和康昌安,他们二人藏在后院的地窖里,不过属下带人过来的时候,这个宅子的主人已经不知所踪了!”
太原城南烁仁坊,东面第五间宅子,后院。
一名身穿黑衣、身材瘦削的年轻人,朝着另外一名黑衣圆领、身材高大的男子躬身抱拳道。
大统领!
这名身材高大的黑衣圆领男子,正是王家暗卫的大统领王成武,也算是王家暗卫中传奇般的存在了,仅仅三十岁,一身武道实力就已经达到了宗师之境,这般资质,在大唐完全能够去担任一军之将帅了!
“白庆,说说你是怎么发现他们二人的?”
王成武目光如电,他扫了一眼被捆成粽子、面如死灰的朱邪晟和康昌安二人,然后将目光转回到面前的黑衣瘦削人身上,沉声问道。
这个白庆,是王家暗卫第二分部的,也就是归二房掌控的那支暗卫,昨日王家所有力量齐出、找了一天都没找到的嫌犯,居然被这个白庆轻而易举地找到了,这不由得王成武不怀疑!
白庆目光一闪,连忙低头躬身抱拳道:“回大统领,属下今早烁仁坊巡逻,见这家宅子府门大开,甚是反常,便进去看了看,发现这宅中竟然空无一人,属下正欲离去,忽然听到后院传来了一声响动,属下这才去后院查看,不成想这后院的地窖下居然藏着人,而且经过讯问得知,这两人还是家主满城通缉的人,属下担心自己一个人应付不过来,于是便连忙托人回家族给您传信!”
这家伙这一番说辞,可谓是滴水不漏,但王成武却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沉默片刻,王成武朝左右挥手道:“将这二人带回去,然后去驿馆将楚记铁器铺的账房也带回祖宅,给他们二人验明正身!”
“是!”
四名金装武士越众而出,将被捆绑在地上的朱邪晟和康昌安二人拖了起来,王成武这时挥了挥手,道:“回祖宅!”
一行人带着朱邪晟、康昌安立马出了宅院,白庆缀在后面,眸中闪过一丝激动和贪婪之色,只听他喃喃自语道:“家主集合所有力量通缉此二人,证明此二人极为重要,而抓住他们的却是我白庆,发达了,发达了……哈哈!这次家主的赏赐肯定不会少……”
其实,真是情况并非白庆方才所说的那样,白庆早上的确是奉命来烁仁坊巡逻了,但就在他刚走进烁仁坊坊门的时候,一支羽箭直刺他的面门而来,白庆虽然有点武艺傍身,但凭借他身上的功夫、面对这突然而来的一箭,却根本来不及做任何闪躲,就在白庆闭上双眼、心中大呼“我命休矣”的时候,那支羽箭却没有刺中他的脑袋,而是偏了一寸,从他的耳边划过,“砰”的一声,深深地钉在了墙上!
白庆惊魂未定,但“刺杀”他的人射出这支羽箭之后,并未有其余的动作,他扭头看向墙上钉着的那支羽箭,就见箭杆上帮着一张布条,他心中一动,连忙上前将羽箭从墙上取下,拆开布条一看,便见上面写道:“王家所追之人藏于烁仁坊东面第五间宅子后院地窖!”
看到这一行小字后,白庆潜意识中是不信的,认为这是哪个无聊之人所搞的恶作剧,但细细一想,他又觉得不对劲,试问哪个无聊之人可以把箭射进墙体两寸之多?
再联想到现在王裕发动了整个王家的力量,满太原城地寻找朱邪晟、康昌安二人,若是他将此二人给抓住了,那肯定会得到家族的许多赏赐,甚至他在王家暗卫中的地位也会因此而更上一层楼!
想到这里,白庆收起带字的布条,竟然一个人悄悄地摸向烁仁坊东面第五间宅院!因为他不想别人和他分功劳,所以他没打算叫上任何同伴!
可没成想,他真的在那间宅子后院地窖中发现了朱邪晟和康昌安,这让白庆不由大喜,于是便有了先前的那一幕!显然,之前的那一箭并非是要刺杀于他,而是有人在给他传递消息!
至于白庆为什么向王成武撒谎,究其原因,还是利益作祟,若是道出实情,说是有人给他传信指明了朱邪晟、康昌安的藏身之处,所以他才抓住了这两人,那就会显得他在这件事情中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为了更大的体现自己的功劳,他只能说是自己发现了朱邪晟、康昌安的藏身之所!
另一边,则是在经历一场真真正正的刺杀!
话说独孤信单人单骑,从城中赶往城南烁仁坊,在距离烁仁坊还有三个民坊的时候,突然,周围民坊的围墙上,数十支冒着幽冷光芒的羽箭朝着他的周身激射而来,独孤信可是宗师级武道高手,对于危险的感知远比白庆要更加敏锐,在羽箭射出的前一刻,他就感受到了一股生死危机,当下心中一凛!
面对数十支激射而来的羽箭,独孤信抽出腰间佩剑,在李泽轩帮助下所领悟的独孤九剑——破箭式瞬间发动,只见空气中一阵刀光剑影,那数十支羽箭竟然全部被独孤信砍断了箭矢,“叮叮叮”一阵脆响,箭矢落在了青石板上,这片空间瞬间就安静了!
“何方鼠辈,胆敢在太原城行凶?出来~!”
独孤信此时已经下了马,他持剑而立,扫视四周,沉声大喝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