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i57y熱門都市小说 蓋世 愛下-第八百二十二章 再入魔胎推薦-nag6l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虞渊是第二次进入“混浊魔胎”。
混浊,乃黑暗肮脏之地,胎,乃是承托血灵祭坛的台面。
一逸入其中,百种不同的异能流光,汹涌如海般,让虞渊瞬间五感紊乱,气血失衡,浑身骨骼喀喀作响。
不同异族的气血,陨灭的人族大修魂丝,地魔的魔念,妖族的断骨,海底的珠粉,星河深处的尘埃,黑暗深处的冰寒晶粒,神兵利器的碎片……
千奇百怪的异能渣滓和流光,充塞在“混浊魔胎”,令这片蓝色阴影成了天地间,一个能量最为驳杂混乱的地方。
而且,这次的感受,和上一次也截然不同。
上次,“混浊魔胎”内含的异能流光种类虽然多,但每一种所存的力量其实很少。
这趟,“混浊魔胎”当中的各类能量种类不仅更多,而且每一种都让他觉得,比第一次进入时汹涌了几十倍,甚至百倍!
他顿时知道,随着血灵祭坛冲破封禁,遁入到星河深处,“混浊魔胎”应当获得自由以后,在星河深处疯狂膨胀了一番。
从而,采集到更多,更恐怖的力量!
更主要的是,血灵祭坛还被曹嘉泽炼化,成了一个有主之物。
有了主人,就能真正调用血灵祭坛的力量,把灵祭坛和血祭坛分开用,也能结合起来,将威力最大化。
“噗!喀嚓!”
他在“混浊魔胎”内,尝试着,动用了一下“煞魔炼体术”,又猛地吐出一口血。
那口鲜血,变成一个血泡泡,融入“混浊魔胎”百多种力量内。
虞渊脸色骤变。
“煞魔宗”的锻体法决,上一次被证明可以限制“混浊魔胎”,能够在“混浊魔胎”内淬炼体魄,强大自身。
因为,“煞魔炼体术”修行时,就是吸扯各式各样的力量,先破坏机体,再施行修复,从而令筋脉骨骼更坚韧。
可他故技重施时,立即发现“混浊魔胎”当中的异能流光,如海一般席卷而来。
他如狂风暴雨中的轻舟,压根承受不住。
就那么一霎,他很多骨骼便绽裂,血肉脏腑仿佛要爆开,有一种即将要爆体而亡的可怕感,让他不得不罢手。
强忍着躯身的刺痛,他皱着眉头,仔细想了一下,就明白了缘由。
“煞魔炼体术”在“混浊魔胎”内还是有作用,只是,由于“混浊魔胎”在外域星河充盈的力量太多,又被曹嘉泽暗中控制,他一动用“煞魔炼体术”,就会被曹嘉泽觉察,从而以远超他承受极限的力量,瞬间注入体内。
他以“煞魔炼体术”牵扯的异能流光,自然敛取的力量,就是最适合他的。
有曹嘉泽的插手,他敛取的力量,猛地暴涨百倍!
如此狂暴的力量,他当然吃不消,所以会立即负伤。如果他非要继续,那等待他的,就是躯身爆灭,整个人的血肉和魂魄,都化作“混浊魔胎”内的力量。
“怎么办?”
此念一起,他骇然发现连意识,都有些飘忽迷糊。
他和煞魔鼎的灵魂联系,从他进入这片蓝色阴影时,也突然消失了。
隐约间,他知道煞魔鼎的鼎魂,仿佛被灵祭坛给压着。
有了主人的“蓝魔之泪”,变得万分可怕,当年在星烬海域的海底,他还能通过煞魔鼎,从“混浊魔胎”内吞没那些异能流光,增强煞魔鼎的力量,为其在鼎内小天地,积蓄供他持续淬体的异能流光。
可现在,有了曹嘉泽以后,他居然什么都做不了。
甚至,他连在“混浊魔胎”当中想要自由活动,居然都万分艰难。
他的身体,就像是被液体琥珀冻住的蝇虫,灵魂如深陷泥沼。
“化魂池。”
“阴脉源头。”
他又以魂魄,去沟通陨月禁地的那座奇异池子,联系恐绝之地的地底意志,可很快就发现做的只是无用功。
由百种异能流光聚涌而成的“混浊魔胎”,乃世间最奇异的一处污秽之地,外面的酷厉寒风渗透不了。
他的魂念,意识,也破不开“混浊魔胎”,和化魂池、阴脉源头达成精神连系。
渐渐地,他不得不承认,他被完完全全地限制住了。
就连,气血小天地的那座“生命祭坛”,在他进入以后,也忽然神奇地安静下来,没有去吸纳一丝气血力量。
这也让他明白,“混浊魔胎”残存的气血,和各类毒素,魂念,星河内的杂质混合在一块儿,导致“生命祭坛”不敢贸然采集。
“生命祭坛”能吸纳的,必须是纯净气血,不能掺杂魂念,剧毒,碎骨,精金。
要是将那些污秽之物,也拉扯到“生命祭坛”,反而会导致“生命祭坛”运转凝滞,从而破坏“生命祭坛”的神异。
束手无策的虞渊,在“混浊魔胎”当中反复尝试,继续寻找着挣脱办法。
外界。
玄天宗的曹嘉泽,眼中闪耀的异光,很快就不见了。
他的眼神,重新恢复平静,还轻声笑了笑,“虞渊啊虞渊,你也太小瞧我了。你没殊死挣扎,半推半就地逸入‘混浊魔胎’,定然是觉得,还能如当年在星烬海域那样吧?”
炼化了血灵祭坛,他就知道当年,虞渊曾经在“混浊魔胎”内做过什么。
以“煞魔炼体术”淬炼体魄,以“煞魔鼎”净化了一方污秽之地,大肆掠夺了“混浊魔胎”深藏的异能流光,将其带入鼎内小天地。
也通过“混浊魔胎”,虞渊从溟沌鲲那儿,得到了一块块“巨兽精珀”。
可以说,虞渊第一次进入“混浊魔胎”,可谓是大获全胜,满载而归!
因为,煞魔鼎的鼎魂告知他,他的“煞魔炼体术”,还有大鼎,在外域星河的时候,就能和天魔族的血灵祭坛抗衡。
做为血灵祭坛大杀器的“混浊魔胎”,恰恰可以被煞魔宗的强者针对。
有这个根深蒂固的思想,虞渊再次见到“蓝魔之泪”,被他往“混浊魔胎”内拉扯时,虞渊才没有拼命挣扎,觉得还能如当年般。
“此物,落入我手中,被我炼化之后,岂能让你称心如意?”
曹嘉泽笑了笑,“有我的意识主导,你每动用一次‘煞魔炼体术’,我就伤你一次。你敛取一成的异能流光,能淬炼体魄,可如果你想要一成,我偏偏给你九成,十成,那就不是修炼了。”
“那是你自寻死路。”
自言自语着,他又看向灵祭坛,一缕心念传递。
呼!呼!
被灵祭坛束缚着的,动弹不得的白骨和罗玥,化作一团白绿混杂的光,一团七彩霞光,从上面的灵祭坛,猛地沉落向“混浊魔胎”。
落入霎那,光芒熄灭,两位鬼王骤然被百种异能流光吞没。
在恐绝之地,神奇的灵祭坛,一旦开启对白骨、罗玥两大鬼王的魂魄洗练,将会立即触发阴脉源头的疯狂反击。
两大鬼王对应的阴间冥河,将会不断灌注力量,涌入白骨和罗玥。
灵祭坛,在炼化两大鬼王时,就好比和阴脉源头进行一场消耗战。
而阴脉源头,又是整个浩漭天地执掌生死轮回的地下主宰者,在现今,阴脉源头每一天都在更强大。
因为浩漭天地的纷争,强者的陨寂,凡人的死亡。
灵祭坛,和整个阴脉源头对抗,去进行消耗战,也是寻死。
所以,曹嘉泽让白骨和罗玥,和虞渊一样进入“混浊魔胎”,暂时困着,等冥都恢复全盛时期的力量。
让冥都,以符合恐绝之地规矩的力量,轰杀白骨和罗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