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scd熱門小說 美食供應商 線上看-第二千三百八十九章滿族八大碗展示-7ofxc

美食供應商
小說推薦美食供應商
在万红丛中还有一点绿,那是葱花点缀的结果,浓烈的麻辣香味扑鼻而来,深深吸一口气都觉得辣味仿佛直达胃里一样,穿透力极强。
“师傅你也赶紧一起吃。”司宏远觉得自己真是华夏好徒弟。
如此诱人的美食当前还能记得招呼自家师傅一起吃,这大师兄的位置简直就是当之无愧。
司宏远也就是招呼一声,然后就拿起筷子快速将自己看中的一块肉夹起来。
大约是因为炸过的关系,肉的表面呈微微焦色,袁州做的辣子鸡干干爽爽的,没有一丝汤汁的痕迹,就是肉的表面也是干燥的。
放进嘴里,表面焦焦的,带着点点脆,是那种肉被炸干汁液以后的干松酥香的滋味,但是咬到里面以后就会发现十分软嫩,配合着外面的酥松口感,加上一股麻辣香浓的滋味席卷整个口腔带来不一样的全新体验。
“嘶……好辣,真过瘾。”
司金宁刚刚吃的是清淡浓香的烩鸡丝,突然吃到这么浓烈的辣子鸡所有的感官都被调动了起来,麻辣的滋味还在舌尖徘徊,肉已经被嚼碎吞进了肚子里,然后又夹了一块了。
吃辣的东西,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体验那就是越辣越想吃,越吃越辣,越吃越开胃,感觉整个人都活了过来一样,十分有活力。
反正司金宁现在就是这种感觉,一块肉接着一块肉的,干香麻辣的滋味不断刺激味蕾,让人欲罢不能。
而司宏远速度也是不慢,运筷如飞,筷子都有残影了,每一次划过都有一块肉被吃进肚子里。
“郁闷时就应该吃点辣菜出一身汗就好了。”司宏远觉得现在浑身通泰。
虽然感觉很辣,但是完全在自己的接受范围以内,而不会有辣的受不了的感觉出现,就是司金宁都觉得很合自己胃口。
就是那些干辣椒嚼起来都别有一番滋味,肉吃完了以后,辣椒葱花这些都被吃干净了,唯一剩下的大概就是一些花椒了,要不是司宏远尝试了一颗,确实太麻了不合适估计这个也不会剩下。
吃过热烈麻辣的辣子鸡,司金宁点的元宝肉就上来了,其实他点的这几道菜都是属于满族八大碗中的菜色本身不一定是满族自己的菜色,是从其他菜系中化用来的,但是一定具有了满族的一些特点,就像是满汉全席一样。
而元宝肉就是从鄂菜中脱胎出来的。
满族八大碗有粗细之分,粗细不是指的装的碗而是食材的粗细之分,因此刚刚清淡浓香的烩鸡丝之后上来的就应该是浓油赤酱的了。
红亮的色泽让人看着就觉得舒服,不同于刚刚辣子鸡的热烈,元宝肉更多的是给人以敦厚厚重的感觉,浓郁的肉香无孔不入,仿佛不把你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不罢休一样。
五花肉和鹌鹑蛋的组合,都被染上了一层棕红色的色泽,漂亮的颜色看着就让人很有食欲。
做师傅的司金宁这次倒是十分记得自己作为师傅的责任,夹了一块肉和一个蛋到司宏远的碗里道:“你吃这些吧,看起来肯定很好吃。”
然后就自然地回转筷子夹起一块肉就放进嘴里,浓烈的肉香,表面微微有点硬,但是里面嫩嫩的,五花肉七层瘦三分肥,肥而不腻,瘦肉不柴,肥肉不腻,组合在一起刚刚好。
加上软糯的猪皮点缀,味道好极了,反正司金宁吃的是不亦乐乎,一块接着一块的。
不光是肉,就是鹌鹑蛋都染上了肉的肥美,细嫩的蛋加上肉的醇香,味道相当不错。
司宏远吃完师傅夹的两个以后好几次打算伸筷子的,可惜有贼心没贼胆,只能看着师傅吃的满嘴流油,那叫一个眼馋。
幸好他的麻辣鱼上来了,刚刚好可以吃,鲜嫩的鱼片跟刚刚的肉又是不一样的体验。
菜一道接着一道上来,除了实在不能吃的佐料,其他的配菜能吃的都进了师徒俩的肚子,十分默契,都不用招呼,自主自觉地就这么干了。
“嗝”
司金宁捧着肚子瘫在椅子上,打算略略缓口气再说话,本来自己的三个菜吃下去就差不多了,但是司宏远点的菜实在是太香了没忍住就吃了不少,起码比起平常多吃了一倍的量,没有被撑到进医院,绝对是他平常身体十分不错的原因。
“这个厨师做菜实在是太好吃了,盛名之下无虚士呀。”司宏远道。
“瞎说,你觉得那些名声配得上这个年轻人的厨艺吗?”司金宁道。
“师傅这么说倒是有道理,确实不管怎么描述都不为过,感觉都没有描绘出菜本身的三分之一,绝对是厨艺界里的王者,真是不简单。”司宏远回想了一下道。
虽然他查到网上吹袁州彩虹屁的人很多,但是来来去去就是那些词,不是好吃,就是特别好吃,或者是吃过最好吃的,虽然似乎是出于真情实感,但是真的没有表达出袁州做的菜的好吃的程度。
当然司宏远现在这么挑剔,但是你要让他自己说出一些不一样的词,也是有难度的,但是幸好职业关系给他点时间也能吹出不一样的风采来。
其实也是司宏远了解得太少了,网上有一个专门的职业论坛就是以李研一为首的一群食评人专门在上面给袁州吹嘘的,这个论坛还相当有名和有权威性,可以说是食评界的圣地,因为这里的话都是真实的,再怎么夸张的语言来形容袁州的菜都不为过。
这是食评界的共识。
因此很多老饕都喜欢在这个论坛上找小店里的菜吃,也是因为这个论坛,袁州多了好几个网红菜。
略微坐了坐,感觉可以走了,师徒俩就起身出去打算给其他人让位置,主要是旁边的人都是吃完就让位置的,他们已经多坐了一会了,再不让都不好意思了。
晚餐时间继续进行着,司金宁他们出去之后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檐下等着酒馆时间的开始,等到时间一点点过去以后,左左来到小店门口等待的时候,就看到十分熟悉的两个身影。
虽然人有相似,但是连衣服都差不多,习惯也一样的肯定是没有的,于是司金宁想要偷偷吓吓小徒弟的计划还没有正式开始就破产了。
而左左因为已经成功讲了一次评书了,正是胆气足的时候,即使看到师傅和大师兄联袂而来,也不怯场,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做足了小徒弟的姿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