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dtil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星辰之主 txt-第五百九十五章 生日宴(上)分享-71l7g

星辰之主
小說推薦星辰之主
6月,蒂城正式进入冬季。
西北季风带来了湿冷的气流,当寒风击打在面颊上的时候,仿佛还带着旧大陆高原上的土腥气。
以至于在晚宴的现场,它甚至成为了今夜的主题之一。
当河原真知子在古堡的宴会厅里徜徉流转时,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这当然只是错觉。
相隔上万公里,颠倒南北半球,自然界的元素,就算是有一番微妙流通交换,也不可能被这些凡夫俗子所感知。它其实不过是一帮难兄难弟,在险死还生之后,带着余悸和兴奋的吹嘘。
即便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严格来说是三个星期。
这个时间正好。
时光悄无声息地美化了亲历者的记忆,洗刷了他们的狼狈和恐惧,在相对平和的结局衬托下,过程的传奇性,反而提供给了他们大量的谈资,使得他们不排斥,甚至还乐意去讨论那貌似鲜明的亲身经历,并彼此派发“难友”的贴牌与勋章,以至于很多面目可憎的脸,这时候都显得可爱起来。
嗯,也许有相当一部分,是装给她看的也说不定。
毕竟这场宴会真正的主题,是在“罗南和他的朋友们基金会”正式成立后,为基金会的捐助者们举行的答谢晚宴。
宴会上,最耀眼的人物,并不是最大的个人捐助者、基金会名誉主席、蒂城知名富豪“左拥右抱”……啊,是郎利先生,也不是专门到会捧场的量子公司独董牟正业先生,更不是蒂城那些所谓的社会名流。
真正称得上是明星的,只有那位古堡财团的大股东、董事长哈尔德夫人……的代理人殷乐女士,以及河原真知子本人。
在商界,古堡财团只算是中等规模,不要说放眼世界,就是在蒂城也未必能排进前五名,可这样的排名毫无意义——在世界级富豪云集的答谢晚宴上,哈尔德夫人依然可以说不来就不来,只派出一位代理人充数,而且照样是全场的核心。
一切只能是因为,哈尔德夫人是罗南先生的心腹,而殷乐女士又是罗南亲自安排的基金会执掌者。
河原真知子也是同样的道理。
否则没有办法解释,一个刚刚从富山拍卖行跳槽过来的常务取缔役,就可以顶着基金会秘书长的身份,与身边这些百亿、千亿身家的大富豪谈笑风生,接受他们的恭维,调动他们的情绪……同样,也承担他们心底深处的恶念。
河原真知子还清楚地记得,一个月前的“翡翠之光”号上,河口俊那贪婪、丑陋而污浊的表达。无论是坂城、蒂城,还是其他什么地方,只要是在这个圈子里面,其实都没有太大差别。
就像此刻,大家一起谈笑风声,共叙高原单程游之交情,共同吹捧罗南先生对人类未来发展的悲悯心肠,可天知道周围这些男女心中,又会编排出怎样低劣的段子,请她、或她和罗南一起去做主角。
可这又怎样?
河原真知子享受这一切,在这充斥着恶意与算计的宴会上如鱼得水。
这是她一直追求的场面,为此她舍弃了所谓爱情和婚姻,偏又乐此不疲,即便一直是在半山腰上徘徊——而现在她站在了山顶,紧靠着巅峰。
付出的代价……她付出了什么来着?
相较于周围收敛深藏、又随时可能将她吞没的恶意,这份疑惑与迷茫,或许才是让她心底偶尔蹿出的惶惑的源头。
她知道,也许这一辈子,她都不可能再做出这般不可思议的交易了。
即使这很可能是一笔先享后付的噱头买卖,后续的代价会让她消受不起——可直到现在为止,以她凡人的眼光,还远远没有触碰到结局不是吗?
资本社会,没有这份觉悟,还当什么商人?
再说了,她也确实愿意为现在这份荣耀付出任何代价。
河源真知子的笑容愈发灿烂。
这个时候,腕上的手链轻轻震动,她抬了抬手,向周围的约会者示意并致歉,暂时离开人群 ,接通通讯,声音变得格外温和:
“治也,今天电话来的很早呢。”
“是的,妈妈。打扰到你工作了吗?”
河源真知子的唯一儿子,河源治也,从小成长在单亲家庭,又是在河源家族这么一个压抑的环境下,虽然还是一个学龄前儿童,却远比大多数同龄人都要来的成熟,也非常敏锐。
“那边好像很乱,我一会儿再打过来吧。”
“不,没关系,治也。”
此时的河原真知子也具备了任性的资格,她已经到了楼上的休息室,坐在沙发上,稍稍松弛一下紧绷很久的脚趾脚腕:“妈妈是在一个宴会上,没关系的。告诉妈妈,今天玩的开心吗?”
河源治也在那边笑了起来:“这边也是呢,妈妈。今天是罗远道先生,就是罗南先生的爷爷的生日,八十岁整寿哦!他们全家都在这里。”
河源真知子下意识直起身子:“罗远道先生?”
她当然知道那位具有严重精神疾病的老先生,以那位的身体状态,即便是80岁整寿,也很难再大操大办了……更何况她完全没听到风声。
也就是说,这多半只是一场家宴。
河原真知子心脏砰的一声跳:“你在那里,是罗南先生邀请的你吗?”
“不是的,妈妈。今天是星期天啊,我和维武要到修馆主这里做功课,正好碰到了。”
“是这样啊。”河原真知子心情一个起落,身上竟出了一层薄汗。
这时候她又想到,蒂城和夏城时差是4个小时,现在夏城那边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对外的宴请一般不会持续到这种时候。
显然,小治也只是凑巧碰到罢了。
这样倒也不错……
正想着,河源治也在那边压低了嗓门:“妈妈,我还知道一个秘密哦!”
河原真知子皱了皱眉头,还没回应,小治也就在那边道:“我刚刚听见,好像今天也是罗南先生的生日呢,但他并不知道的样子。”
“是吗?”河原真知子脑中立刻跳出有关罗南的公开资料。
记得这位的生日应该是6月16日,还有一个星期才对……她快速搜索了一下万年历,嗯,罗南的出生日期是1980年6月16日,用东亚的传统历法,却是阴历四月廿九日,放在今年,正好就是对着公历6月9日。
这就对上了。
解开了一个小疑惑,河源真知子又考虑到了另一个问题,语气变得严肃很多:“治也,谢谢你告诉妈妈这些。可是,我不希望你有下一次。”
“啊?”
“记得妈妈对你说过吗?自从你到夏城的那一刻起,你应该像尊敬妈妈那样尊敬罗南先生,向他学习,向他求教……你应该做一个合格的家臣,向罗南先生效忠,并取得他的认可!没有得到罗南先生的允许,不能向任何人包括妈妈,透露他的秘密和其他信息,即使只是这么一件小事情。”
对面沉默了下去。
河源真知子反倒有点儿揪心,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批评过自己的儿子了,尤其现在相隔万里,甚至没有开通视频,一时心里面很是没底。
正准备发过去开通视频的请求的时候,那边的河源治也,用更低弱的声音询问:
“妈妈,你是罗南先生的情妇吗?”
“……”
河源真知子曾经以为,她绝不会为类似的问题所困扰,某种程度上她甚至希望其他所有人都这么想,直至将这件事情变成现实,这才能巩固她这莫名其妙获得的地位。
可此时此刻,当这个问题,从她的亲生儿子口中出来的时候,她的心情显然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她甚至下意识想一巴掌挥过去,但眼前并没有河源治也,那虚无的掌掴,最终倒像是击打在她脸上。
“治也,你为什么会这么说?”
河源真知子话音出口,才惊觉自己的语气是那般暗哑,就像是已经开裂的瓷器,再接受敲击时,便不再具有清澈的回响。
“是夏城那边……”
“不,是在坂城,妈妈。”河源治也的话音仍然低弱,但出奇的稳定,乃至冷静。
“很多人都试图告诉我这件事,包括爷爷、奶奶,从各种方式,从各种角度……看上去我确实是您的弱点了呢,妈妈。”
“治也!”就算知道儿子远比同龄人来得成熟,河源真知子也不愿意听到他这样的思虑结果,一点儿都不想。
大约一两秒钟后,也许是更长时间,河源治也在那边开口,声音急促了些:“维武在叫我了,妈妈,你放心……罗南先生是很好很好的人,这边很多人都是。”
下一刻,河源治也就用非常清亮的嗓音回应:“嗨,在这里,等等我!”
通讯随即挂断。
河源真知子看着腕上的手链,怔然良久。
她几乎以为自己会流出眼泪的,即便是象征性的几滴,可随着休息室门外人声传入,她反射性地重新挺直腰背,嘴角翘起,露出好看、从容又神秘的弧度——好像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事实上,她确实实现了很完美的控制。
无论是外在的表情,还是内在的心情。
就算有那么些起伏,也在如咒语般的句子里沉淀下去,那是小治也所说的:
罗南先生是很好很好的人。
是吧,一个六岁孩子,用两周的时间就能看出来:
罗南先生是很好很好的人!
休息室的门打开了,来自于宴会厅的喧嚷声,重新流动起来。
河源真知子就像是一条美人鱼,在暂时的憩息过后,便又全身心融入到这复杂的人际关系的湍流中,乐此不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