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e7wu優秀玄幻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愛下-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努力沒有盡頭 (更新完畢)讀書-jpvud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向南当然知道,齐文超说的话才是对的,可他总是忍不住会去想这些事,想着想着,也就成了习惯,成了执念。
所以,他才会这么努力地走出去,想着用技术换文物的方式,尽可能地将流落海外的华夏文物给带回来。
当然,他也知道,他这么做,能带回来的文物,对于流失海外的那些庞大基数的华夏文物而言,不过是沧海一粟。
但做与不做,还是有区别的。
不做,说明自己只是空想;做了,意味着自己努力过了。
努力是没有尽头的,就看你自己愿不愿意罢了。
掐断了这些不合时宜的胡思乱想,向南深吸了一口气,再次抬起头来,笑容依旧灿烂,他说道:
“老爷子,您知道我这次来找您,是有什么事吗?”
齐文超端起桌上的茶杯小小地饮了一口,抬起头来看了向南一眼,问道:
“文物修复培训学校,不对,培训学院院长的事?”
“您真是神了,什么都瞒不过您!”
向南朝他竖起了大拇指,笑道,“这培训学院,现在《办学许可证》已经申办下来了,学校教学楼的改造设计方案也已经出来了,过了年马上就要开始进场施工,现在就差个院长来负责学院教职工人员的招聘与培训了。”
“我也没有进学校做过老师,这个院长恐怕胜任不了啊。”
齐文超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其实比我合适的人选大有人在啊,比如你的古陶瓷修复老师江易鸿江教授,他不仅是古陶瓷修复专家,还是魔都几家大学的兼职教授,于情于理,他都更适合做这个院长。”
“对了,还有孙福民,我都差点忘了这个糟老头了,他还是金陵大学的教授呢,他也适合啊。”
顿了顿,齐文超接着说道,“反倒是我,一直都在修复文物,还不怎么会带学生,你让我来做这个院长,欠考虑了啊。”
“江老师和孙老师,他们不是还在岗吗?我要是让他们放弃现在的工作,跑到我这个培训学院来做院长,好像不怎么合适啊。”
向南抬起手来挠了挠头,笑着说道,“老爷子您也别太谦虚了,谁不知道您满肚子学问,现在有一学院的学生,不正好可以教授给他们吗?”
“哼,你果然是孙福民和江易鸿的好学生啊,老师不能放弃现在的工作去做院长,那我这个外人就倒霉了,得放弃现在北方一屋子的暖气,跟着你跑到冷冰冰的南方去做院长?”
齐文超故意板起脸来,“哼”了一声,说道,“哎,我这个糟老头子没学生疼,就是可怜啊。”
“老爷子,我可不敢有这心思啊。”
向南连忙摆手,说道,“我对您可尊敬着呢,这不是怕您太闲了,所以给您找个事做嘛,再说了,这平日里有事,您找个可靠的副院长来管理不就成了?谁还敢耽误您冬天吹暖气啊?”
“嗯,这话在理,谁敢耽误我冬天吹暖气?这不是没事找抽吗?”
齐文超乐得哈哈直笑,他说道,“那要不,我考虑考虑?”
“这还有啥可考虑的?”
向南往前倾了倾身子,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咂了咂嘴说道,
“多好的事儿啊,这坐在屋子里吹着暖气,就能在以后的文物修复史上重重地记上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多少人想求都求不来呢。”
“你这臭小子,看这情形,我今儿要是不答应,你就得唠叨个没完。”
齐文超抬起手指了指向南,失笑起来,他说道,
“算了,我怕了你了,为了不让你继续在我耳朵边唠叨个没完,我就先答应你好了。不过,话得说清楚啊,我只挂名不管事,你得自己去找好负责管事的副院长。”
“成交!”
向南一脸开心的表情,笑嘻嘻地说道,“这事就这么说定了,我肯定会给老爷子找几个得力的副院长的,您就把心放回到肚子里去好了。”
谈完了正事,两个人又闲聊了一阵,转眼间一下午的时间就过去了。
京城的冬天天黑得早,还不到六点,暮色已然降临,整个小巷里除了路灯之外,各家门口悬挂着的红灯笼也亮了起来,显得很是喜庆。
向南陪着齐文超吃过了晚饭,这才告辞离开,打了车回到了酒店里。
回到房间里,向南还没来得及坐下歇一口气,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
他将手机拿出来一看,竟然是荣宝斋的俞老板打来的。
这俞老板和自己也差不多有好几个月没有联系了,主要是两个人各自都忙,平常没事时也不会总打电话,可他怎么现在给自己打电话了?莫非是找自己有什么事?
心里想着,向南手底下也不慢,很快就接通了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俞老板熟悉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向南,你这不对啊,来京城了怎么也不给我们来个电话?这是嫌弃我们了?”
“俞老板,你怎么知道我来京城了?”
向南一愣,心里也很惊讶,自己今天上午才下的飞机,除了许弋澄知道外,也就齐文超老爷子知道了,这俞老板怎么那么快就知道自己来京城了?
他哪儿来的消息?
“要知道你的行程还不简单?”
俞老板呵呵笑道,“随便打几个电话问一问就知道了,怎么样,是现在出来坐一坐,还是明天找个时间一起吃个饭?”
“明天找个时间碰个面吧,现在太晚了,我明天一早还有事。”
向南想了想,说道,“我这次过来是临时起意,本来打算办完事就走的,所以就没想过要惊动俞老板你们,不过,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明天还是麻烦你一下,把其他人也一起召过来吧,大家也这么长时间没碰面了,一起坐一坐聊一聊也好。”
“行,你都发话了,我当然没问题。”
俞老板又笑着说道,“那我们明天见面了聊,现在就先不打扰你了,你早点休息。”
挂了电话,向南这才匆匆洗漱了一番,上床休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