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lcb有口皆碑的小說 獵諜討論-第十七章 目的達成讀書-6lumy

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
“不表态就对了!”得知张江和在担心军统总部那边出现变故,唐城却并不以为然。“叔,我早就说过,只要咱们能不断的拿出成绩,让总部那些大佬们看到实实在在的功劳,就不同担心大佬们卸磨杀驴!”说着话,唐城把一份汇总之后的资料递给张江和,这份资料是唐城才汇总出来的,里面是搜索队下一个行动的内容和计划。
“我手下的人闲不住,他们又在城东锁定了一个可疑目标,根据我这边目前所掌握到的情况来看,这家伙还真的是很可疑。”等张江和打开了汇总资料,唐城凑到张江和身边,低声为张江和讲解起来。“照片上的这个人叫赵宝坤,在城东报馆做排版编辑,我手下的人能发现他,完全就是一个巧合。”唐城此刻说的巧合,还真就是个巧合。
中统抓了搜索队的一组监视队员,事后只是一句误会,岂能让赵大山他们满意。虽然唐城也说这件事已经过去,可赵大山他们几个老警,却咽不下这口恶气。被中统抓走的队员送回来之后,赵大山几人就在城东转悠起来,他们始终觉着中统在城东布置据点,绝对是有事情要发生。没办法打上门去报仇解恨,但至少可以给中统找点麻烦,赵大山出现在城东,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赵宝坤在城东报馆做编辑,原本赵大山他们不会特别注意到像赵宝坤这样的人,可赵宝坤也不知道是抽了什么风,居然在短短半个小时的时间里,便连续两次出现在赵大山他们的视线里,还做出了反侦察的举动。由此一来,赵大山几人算是注意到了赵宝坤,接到汇报的唐城赶过去一看,这货果然是个潜伏特务。
蝴蝶小组的案子结束之后,搜索队就一直在配合重庆站,清点抄没那些汉奸的家产。这虽然是个肥差,但唐城却担心手下的队员,一个不小心就犯下大错,毕竟钱财动人心。赵宝坤的出现,让唐城看到了借机转移赵大山他们注意力的机会,所以,他马上布置了人手开始监视和跟踪这个赵宝坤。
“这个赵宝坤,是四年前来的重庆,之后一直在这家报馆做事。表面上看此人平常无奇,可我手下的人却发现此人极其擅长反侦察手段,而且有入夜后出门的习惯。”唐城的话立刻引起了张江和的兴趣,一个普通人是不可能具备反侦察手段的,而且重庆城里外来人陆续增加,普通的本地人入夜之后很少会再出门。
张江和脸上那副若有所思的神情,被唐城看了个正着,只是稍稍停顿之后,唐城便继续言道、“城里的外来人越来越多,几乎各个省份的都有,尤其北方人居多。特高课派入国统区的潜伏特务,首先要会说中国话,依照我们以往同特高课潜伏特务交手的经验来看,这些日伪特务主要以北方口音为主。”唐城这番话,主要是个提醒,张江和闻言点头赞同。
“眼下难民南下,在他们中间,一定隐藏着大批的日伪特务。这些南下的日伪特务,要嘛有内线接应,要嘛有伪造的身份,只凭警察的力量,很难辨别出他们。”唐城的话,说道此处忽然停顿下来,因为接下来他要说的内容,虽然不算机密,却也需要保密,一旦被传扬出去,麻烦会很多。唐城突然停下话音,正处于清醒和沉思之间的张江和,马上便还过神来。
“你想怎么做?”依照张江和对唐城的了解,他知道唐城一定还有话没有说完,所以张江和抬头看向唐城,同时口中发问。“王秉璋一直称病不出,那个白显一看就不是个干事的人,只是咱们往市局里安插人手,市府那些人可就又有说话的借口。”张江和这话,显然是没有猜中唐城的心思,唐城无语摇头之后,这才开口言道。
“叔,你那只耳朵听到我说往市局里安插人手了?”唐城不留痕迹的翻了个白眼,却不料正好被张江和看到,旋即抓起手边的烟盒砸向唐城。唐城斜身躲开砸向自己的烟盒,然后嬉皮笑脸的冲着张江和言道,“叔,你先消消气!总得要先听我把话说完啊!”陪了不是的唐城,俯身从低声捡起烟盒放回到桌上,这才终于正了面色继续刚才的话题。
“叔,你误解我的意思了!市局那就是个烂泥潭,我可从来都没有想着往市局里面安插人手。何况我手下那些家伙,都是警局以前不受待见的老油子,再要他们回市局,我想他们也不会乐意。我刚才那么说,是觉着你应该继续向总部提出职权划分的事情,正好就借用蝴蝶小组这个案子的影响,彻底从重庆站里分出来。”
唐城知道军统总部一旦南下来重庆,因为那位委员长的缘故,原本专心对付日伪特务的军统,也开始针对地下党。张江和表面上是重庆站的站长,是军统的干将,可实际却是地下党的一员。唐城不知道张江和还有没有跟重庆地下党保持联系,但他知道,张江和绝对不会将枪口对向昔日的同志。
唐城同军统接触的时间长了,越发的觉着军统不是个好对付的对象,虽说几年之后,终归还是地下党取得最后的胜利,可这中间地下党组织的牺牲却是巨大的。唐城此刻提出这个建议,便是为了今后做准备,至少能让张江和不用担心会跟昔日的同志枪口相向,也更加不用担心手上会沾染到同志的鲜血。
“叔,这次可是个不错的机会!”唐城装着没有看到张江和脸上的犹豫之色,只是按照自己之前打好的腹稿继续往下说。“总部那边虽说迟迟没有对你的建议表态,可这次蝴蝶小组的案子,尤其是后面那份名单,应该对他们冲击不小,要不然也不会给你密令,要求重庆站快刀斩乱麻抓捕名单上的那些人。”唐城的这番说辞,已经计划多日,看张江和此刻的表情,应该是有所触动。
见到张江和表情松动,唐城心中暗自得意,在唐城的劝说和坚持之下,张江和赶在天黑之前,给军统总部再次发去电文,电文的内容还是和前几次的申请一样。张江和申请总部另派站长接替自己,这事早已经在军统总部传的沸沸扬扬,蝴蝶小组的案子出现,总部那些人还以为张江和已经打消了之前的那个念头,现在看来,张江和是打定心思不做悔改。
总部的局座大人已经多次称赞张江和是党国干才,这明显是要重用张江和的先兆,可张江和现在却是一副不知好歹的样子,局座大人终于是恼了。“你马上去重庆,既然他张江和瞧不上站长的位置,那就不要干了。他想专心对付日伪特务,我同意了!你去跟他说,就说是我说的,我给了他想要的,他也该拿出点成绩给我看看。”
被局座大人派来重庆接替张江和的,是个叫于海光的军统老人,和张江和一样是黄埔出身的于海光,在南京总部的时候,就跟张江和认识。于海光接任重庆站站长的职务,张江和降职为副站长,重庆站一分为二,身为副站长的张江和今后只专心负责清剿城内日伪特务的事宜。军统总部终于做出回应,重庆站上下一干人等,原本想着能看到张江和失魂落魄的样子,可他们全都失望了。
接到总部命令的当天,张江和非但没有失魂落魄,反而是兴致满满的带着十几个手下心腹和自己的那套茶具,乐颠颠的搬去了搜索队的军营。张江和一到军营,便马上占去了原先属于唐城的那间大办公室,至于唐城,则是自动搬到了靠近楼梯的办公室里办公,反正他也不是经常待在办公室里。
军营大门口,终于挂上了军统的牌子,赵大山他们一干老警们,这下子算是真正扬眉吐气起来,出门遇到旧识的时候,说话的声音也跟着大了不少。于海光很快到任重庆,张江和只是出席了一次欢迎宴会,便整日都待在军营里,其他时间只是用电话跟于海光联系,完全就是一副韬光养晦的势头。
“叔,肉烂在锅里,肥的也是自己!这事就根本犯不上跟那些人多作解释,好不好的,只要咱们知道就行了!管他们做什么!”唐城完全就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张江和带人搬来军营办公之后,唐城索性就把审讯这一块的事情,全数交给了张江和做主,他自己就只负责查找线索和抓捕目标。
唐城的话说的没错,赵宝坤被秘密监视多日之后,终于还是露出马脚。赵大山他们几组人轮换监视跟踪,从诸多跟赵宝坤有过接触的人当中,很快又发现了新的目标。他们顺着这条线继续监视跟踪,在唐城多次增派人手之后,一张以赵宝坤为中心的关系网,渐渐被赵大山他们发现并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