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fjp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鄉野小神醫討論-第三千一百六十章電的很幸福看書-r88ox

鄉野小神醫
小說推薦鄉野小神醫
“虽然我对这女人,有很多那方面的幻想和期望。可我也**非得将她纳入麾下的愿望。因为我手下并不缺乏类似于这样的人才。也不缺乏这种逆天的美女伺候!连齐真圆都不输给她。所以一直以来,我都只是在用凡人的方式,跟她交涉,**对她展示我的任何异能。”
“因为一旦让她知道我是异能者了,为了保密,我也不得不把她永远留在身边了。可偏偏,为了给她疗伤,我还是要暴露异能啊。”
这个时候,张振东的心情其实很复杂。
哪怕是沐浴到赖怡君的体香,浩瀚的精元气息,他也开心不起来。
正如他此时所感慨的这样,他虽然对赖怡君有很多幻想,但却**“必须要”把她纳入麾下的心思。
充其量,他可以和赖怡君建立一个普通朋友的关系。
以后在工作上,生活上,吩咐赵婷她们照顾她一下。
如果她愿意跟自己欢愉片刻,偶尔游戏一番,那自然也是意外之喜。
毕竟男欢女爱,天经地义,各取所需,也很正常。
所以张振东才**在她面前,过度的展示自己的非凡手段,更是**展示自己的异能……
为的就是不想让赖怡君知道太过自己的秘密,免得自己为了保护秘密,还要把她降服。
再者,赖怡君是个很好的女人,张振东也不忍心释放异能,用强硬的手段让她闭嘴,让她停止和自己作对。
可偏偏,智者千虑必有一失。
张振东在释放罡气,给赖怡君疗伤的时候,才忽然意识到,自己特么的“秀”过头了。
通过赖怡君那俯瞰着自己,俏脸恍惚,眼神迷茫而震惊的样子,张振东就知道自己被此女怀疑了……
就算她不知道刚才的电流是怎么来的,可此时在她脚后跟钻来钻去的罡气,也会引起她的好奇心、
然后,她就会觉得,张振东的手段,不是凡人该拥有的手段了。
“你,你居然会放电?”而事实就是,遭到电击的三十秒钟之后,赖怡君虽然还幸福的双腿发抖,可她也相对冷静的对张振东提问了。
“放电?放什么电?你是说我的眼睛吗?”张振东对赖怡君眨眼一笑。
“你别装了。我,我刚才被电了,是你弄我的吧?”
感受到那里还有种妙不可言的痒,赖怡君就俏脸血红,恍恍惚惚的捏了捏拳头,强自保持着冷静。
虽然她觉得很幸福,可想到自己那里都被张振东电了,这依然是莫大的屈褥!
“**啊?你在胡说什么,我怎么会放电。”张振东在尽量隐瞒自己的秘密,尽量的装傻充愣。
可是近距离的看着赖怡君牛仔裤上的水迹,张振东顿时就烦躁的发狂了。
也不知道那水迹是被自己电的,还是赖怡君之前被自己吓尿而留下来的。
但不管是怎样来的,那都给了张振东极大的想像空间。
“哼,你就是会放电,再结合昨天夜里,和今天早上,我每次要**,树枝和藤萝都会朝我抽过来的情况……张振东,你到底是不是人?”赖怡君陡然睁大眼睛,狠狠颤抖,那水迹就又开始扩散了。
显然,这一下,她又被吓尿了。
因为这个时候,死都不信邪的她,面对被电、被藤萝抽的事实,她也不得不信邪,不得不觉得张振东是厉鬼,是恶魔了。
“那都是催眠术和障眼法而已,什么电啊,什么藤萝和树枝自己会动啊。全都是你的幻觉。”张振东摇摇头说。
并且他还鬼迷心窍的把另一只手,放在赖怡君下面探索起来,并且他语气狂热的杀笑道:“赖怡君,如果你想方便,就跟我说嘛,我让你去隐蔽的地方解决问题,不跟着你就是。”
“你放屁!”赖怡君惊吓的伸出自己的胳膊。同时她狠狠的一扭腰,就甩开了张振东的手掌。
而她外面的大衬衣是半透明的,所以那胳膊里面,被藤萝抽的痕迹,就是那么的明显。
“这个怎么解释?难道我被藤萝和树枝打伤,也是幻觉?不光是肩膀和胳膊上有,我的腿和屁股也受伤了。”
这个时候,开始信邪的赖怡君,真被张振东的邪门儿吓糊涂了。
所以她居然就毫不忌讳的说她屁股也被打伤了……
甚至她忘了和张振东计较,张振东方才对她动手的那个情形。
张振东摇摇头,还想继续**,可是被吓糊涂的赖怡君,忽然又腿一哆嗦,然后她媚眼如丝,双颊红透的靠在树干上,伸出颤抖的手,按向她裤当那里,幸福的颤声道:“还有我居然真被电了,让姐好难受,呜……真的是,太可恶了。姐最不喜欢这样的感受。”
不可否认的是,脑子糊涂,被那股幸福感吞没,被张振东的超凡手段吓到的赖怡君,她现在完全傻了。
她所本能的展现出来的妩媚姿态,成熟韵味,优雅动作,香甜的气息,再配合那汗珠流淌,细腻的反光,红的如云的皮肤和躯体……这直接就让张振东觉得鼻子发胀了。
关键是,她的牛仔裤已经被润的很严重了!
于是张振东赶快低头,停止仰视赖怡君,且暗自镇定心神。
要不然,他的鼻子真会见红。
那可就太糗了。
况且刚才碰赖怡君的时候,他也就是鬼迷心窍了刹那。
现在他又变成正人君子了。
“看来我的秘密,肯定是瞒不住她了,也因为格云淑看上她了,似乎还觉得赖怡君早晚也会成为我的人。所以把她带到了这里之后,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之时,格云淑也就**控制异能,直接控制藤萝吓她,困她,欺负她逗乐。”
慑服了心神,压制住了邪火之后,张振东就开始理性的思考,重新定位自己将来和赖怡君“关系”了。
原本张振东的确是只打算和赖怡君建立一个友好的,普通朋友的关系。
如果能偶尔亲密的交流一番,张振东也求之不得。
但却不想将她彻底降服,彻底纳入麾下。
可现在,他在赖怡君这里暴露了太多神异手段,太多生死攸关的秘密……
而这女人又是记者,揭露**,多嘴多舌,挖掘人世间的各种隐秘,这既是她的本性,也是她的本职工作。
所以为免她将来多嘴多舌,未免自己的秘密被她全部暴光,张振东只能对她“狠”一些,将她发展成自家人了。
“看来我之前看错主人了,他是真没打算将赖怡君纳入麾下啊!亏得我还以为赖怡君早晚会和我一样,伺候在主人身旁,所以在对付她的时候,我就**克制异能……”
这个时候,格云淑也在远方观察着张振东和赖怡君。
发现张振东看赖怡君的眼神挣扎,对赖怡君的态度也很复杂,似乎一直在克制,在隐忍。
格云淑才意识到,张振东起初是不打算将赖怡君收为己用的。
只因她格云淑看赖怡君的身段和样貌,美好的丝毫不输给自己,那要强、忠贞、骄傲的性格也很可爱……浑身上下,里里外外都应该是张振东欣赏的类型。
所以她就自以为是的觉得,张振东让自己盯着赖怡君,除了是害怕赖怡君乱发稿之外,也是因为张振东对她有意思,想要拿下她。
“其实我早就应该发现,主人对赖怡君**那方面的意思了。如果有的话,在强家的破宅院里,他就已经把人家降服了。可那时候,她宁愿帮齐真灵基因突变,也不理会在外面拍照,手机证据的赖怡君。”
“不说之前,就说是今天吧。和赖怡君见面到现在,他也只是在努力的证明自己是个**,努力的化解赖怡君对他的偏见。”
“若不然,凭他的手段,仅是一缕黑水神雷,就能让赖怡君乐的精神恍惚,然后再将她揽入怀中,赖怡君现在恐怕已经晕头转向,幸福的叫他老公了。”
这个时候,格云淑搓着双手,看着半跪在赖怡君脚下的张振东,心中暗忖嘀咕之余,她竟然在这个时候,也对张振东爱意上涌了……
也就是说,只是幻想着张振东对赖怡君施展的那些“强悍”手段,那格云淑就心猿意马,双脚发软,无比的陶醉了。想起了张振东对她的霸道恩宠。
“真是漂亮啊……”这个时候,张振东已经治好了赖怡君脚后跟的伤。
并且他又一次为赖怡君鬼迷心窍了。
他喜爱而赞叹的拿着赖怡君的脚后跟,手掌上移……
纵然是隔着裤子,张振东也能感受到她那紧凑可爱,夭娇健美,灵动迷人的腿。
又轻轻的捏了下赖怡君的小腿肚,张振东就更加确定,这女人的魅力之真实,之浩瀚,之无穷,之无敌了。
至于赖怡君,这个时候她还在回味张振东电她的感觉。
所以面对张振东的探索,她也只是迟钝而恍惚的看着张振东,且本能的觉得好舒坦。
不过当张振东的手掌,继续往上探索,触及到那一片“湿”的地方之时,此女的骄傲和忠贞意志就觉醒了,于是她猛然弯腰,去推张振东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