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liv好看的都市异能 重生似水青春笔趣-第1722章 沒有無緣無故的施捨分享-22vf9

重生似水青春
小說推薦重生似水青春
申大鹏眼睛眨了眨,思量了一下曹梦媛这番话,刚要开口,猛地,他看到两滴晶莹的泪珠从曹梦媛的眼睛里滚出,顺着洁白光滑的脸颊一直滑落,两道清晰的泪痕出现在了曹梦媛那张漂亮的脸上。
“梦媛,你这是怎么了?别激动,慢慢说好不好?”
女孩的眼泪最是能打动人心,尤其是自己最喜爱的女孩。
一见到曹梦媛难过起来,申大鹏心里一疼,急忙劝慰起来,顺势抬起手欲要擦掉曹梦媛脸上的泪珠。
不想,申大鹏的手刚抬起来接近曹梦媛的脸,就被曹梦媛猛地一把推开了,倔强的盯着申大鹏。
“还要怎么说?大鹏,我只问你一句话,你的心里还有我吗?”
“要是没有你,这几年我也不会这么拼命了,我发过誓,这辈子我一定要得到你!”
短暂的沉默后,申大鹏轻轻吁了一口气,目光中带有一丝坚定。
曹梦媛一时没有说话,不过眼底重新浮上一丝温柔,刚才的倔强消失不见。
“虽然你一直没有对我说过这样的话,但是我们当初信守这个约定的时候,我就知道,你的心里也一直有我对吧?包括到现在,你也一直没有放弃我对吧?”
申大鹏从曹梦媛的眼里看的出来,她的心里一直也有着自己,要不然,她也不会在自己的面前流下眼泪的。
曹梦媛轻轻的点点头,咬了咬嘴唇轻轻的说道:“要不然,我也不会一直拖着的。”
一直拖着?
这话什么意思?申大鹏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其实,有件事情我一直想对你说,只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不过现在咱们两个在一起了,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就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曹梦媛轻轻吁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心情继续说道:“要是我的心里没有你的话,这话也就没有必要对你说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申大鹏听着曹梦媛这番奇怪的话,心里顿时生疑,急忙向曹梦媛的跟前靠了一些,再次握住了她的手轻轻问道。
曹梦媛平静的抬起头,静静的看着申大鹏,任由自己的双手被申大鹏握着,感受着申大鹏手掌里传来的温度。
“也是前不久的事情!”曹梦媛叹了一口气,“我们曹家一直仰仗着黄家的鼻息,才能生存到今天,虽然在外人看来,我们曹家的实力也不容小觑,但是知道内情的人,谁不知道,要是没有黄家施舍给我们一些业务,我们曹家能有今天的样子?”
“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施舍,尤其是在商业竞争上,什么都是有条件的。”
“我当初对你说过,这个条件就是我!黄家之所以这么帮助我们曹家,还不是为了黄彬的个人事情,黄彬一直喜欢我,而他的父亲黄志文和我的父亲当年对于我和黄彬的婚事,也只是口头约定,等到我大学毕业后,他们黄家就正式提亲。”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不但我,包括我的父母,都感觉到黄彬这个人太不靠谱,所以心里一直很是抵触这个口头的约定,只是没办法直接拒绝而已。”
曹梦媛说到这里,眼里透过一丝无奈。
申大鹏也是跟着轻轻的点点头,曹梦媛说的这些,他怎么会不知道?
而黄彬的人品,不但他自己感觉有问题,现在就连曹新民都感觉到了。
当初在红林市和曹新民见面的那个晚上,曹新民对自己说的那番话,言外之意再明白不过了,曹新民心里不满意黄彬,而是很欣赏自己,但是又没有办法而已。
而在自己前世的时候清楚的记得,曹梦媛和黄彬结婚后,一直很不幸福。
所以,自己这辈子才下定决心,一定要得到曹梦媛,要给她所有的幸福,不让她受一点委屈。
“现在,我终于大学毕业了,黄家自然没有忘记这件事情,前几天专门派人来我们家提说起了这件事情。”
曹梦媛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低,听得出来很是伤感,慢慢的低下了头,眼里的泪水又流了出来。
“然后呢?”申大鹏紧紧追问起来。
他没有想到,曹梦媛要对自己说的竟然是这件事情,他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插曲,黄家终于还是向曹家摊开了牌。
而曹家,又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曹家的态度是什么?曹梦媛又该怎么办?她有能力拒绝这些吗?
曹梦媛就是心里有一百个不愿意,恐怕她一个人说话也算不得数,而且,为了个人的事情,使得整个家族因此而受到黄家的打击,这也是她不愿意看到的。
“还有什么然后?”
看着申大鹏着急的样子,曹梦媛苦笑了一下,“二爷爷当然催着我父亲了。”
申大鹏心里一震,曹梦媛口中的二爷爷当然指的是曹家现任家主曹忠孝了,也就是曹新民的伯父,掌管着曹家大部分的经济命脉和政界关系,可以说是举重若轻。
但是曹忠孝明白,曹家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没有黄家这些年的支持,是根本不可能的,表面上,曹家在京城也是呼风唤雨风光无限,但是实际上,只不过是黄家的一个附属品而已。
所以这些年,曹家做事一直谨慎细微,生怕得罪黄家。
只要惹得黄家不高兴了,随便一个动作,就可以让现在风光无限的曹家陷入万丈深渊,从此迅速的没落下去,这一点,做为家主的曹忠孝再清楚不过了。
他知道惹到黄家的下场,所以才会催着曹新民在曹梦媛跟前再次提说这件事情。
“你的父亲不会答应的!”
申大鹏突然坚定的回了一句。
曹梦媛一愣,盯着申大鹏,“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我和曹书记打过几次交道,关系还算不错,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是不会将自己最心疼的女儿拱手送给一个不成器的黄家二流子的!”
申大鹏想起了几年前的那晚,曹新民和自己站在昏暗街灯照耀下的街道,他对自己说出的那番语重心长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