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xpi5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遼東之虎 愛下-第七百八十七章 蘇伊士運河權益鑒賞-jwaag

遼東之虎
小說推薦遼東之虎
李枭到底还是没有亲自干掉骆养性,这个世界上比李枭和孙承宗还想干掉骆养性的人大有人在,例如总是被骆养性惦记的李永芳。
李永芳也没和骆养性废话,直接从楼顶上把骆养性扔了下去。对外的解释就是失足跌落,反正人死了也不会说话。想投诉,只能去找阎王。
骆养性死了,锦衣卫被进一步裁撤。那些世代锦衣卫的千户、百户们纷纷被遣散,去处也都不错。什么自行车厂,轮胎厂、灯泡厂、暖瓶厂等等。反正是国有企业,肯定饿不着你小子。
飞鱼服这东西爱留你就留着,反正这东西今后不会再是国家制服。你穿出去,也不代表你能够执法。绣春刀必须上缴,按照大明最新规定,这东西属于管制刀具。
街上不准有人佩戴刀剑,就算是装饰性质的仪剑也不行。私人拥有枪支更是重罪,反正只要没持枪证手里却有枪的,起刑就是三年。
监狱生活不再暗无天日,犯人们需要通过劳动来养活自己。流放充军这种事情被彻底禁止,当兵是光荣的事情,抢都抢不来。让犯人参军是对军人的侮辱,好铁不捻钉,好男不当兵的时代早就成了过去式,现在多少良家子想要当兵都当不上。
谁也没想到,在大明横行了二百多年的锦衣卫就此画上了句号。
当然,全国的治安不能没人管。经过张煌言力荐,萧战成了新任公共安全部部长。对于公共安全部这个名字,孙承宗和张煌言都觉得很新奇。当李枭讲解了什么叫做公共安全之后,他们都觉得李枭这个词儿很贴切。
萧战没什么保护文物的意识,上任没几天就将存在了二百多年的锦衣卫镇抚使司衙门给推了。新的规划是在上面盖一座钢筋水泥建筑,据说是六层的大楼,比国安部公署衙门还高了一层。
李枭知道,这是部长们暗中在较劲儿。
没必要管这些人,都是权利欲望惹的祸。话说没有权利欲望的人,也没办法在尔虞我诈的官场上混。
田安门广场东路到崇文门外大街这一段地方,很早就被规划出来作为使馆区。世界各国,只要想到大明来做生意都需要有正式的外交渠道才行。
刚刚开始的时候,各个使馆还是散布在京城各处。弄得有些像大明在海外的同乡会,还有些基督教国家的使馆,干脆设在了教堂里面,也不知道是为了省钱还是表示对上帝的虔诚。
李枭划出了使馆区,并且把这条街道命名为东交民巷。没人知道李枭为什么要这样命名,甚至李枭自己也不清楚,反正脑子里面就蹦出了这个词儿。
各国的使馆都有小块土地,房子自己盖。如果嫌弃使馆区小,好办……花钱把周围的土地买下来。至于房子的样式也没有要求,管你是哥特式还是罗马式,也不管你是用石头还是木头。就算你不盖房子,搭个窝棚也没问题。反正丢人的是你们国家,又不是丢大明的人。
西班牙的使馆区就盖得颇为恢弘,巨石砌成的围墙像是城堡,红陶筒瓦、圆弧檐口,红色坡屋顶、手工抹灰墙、文化石外墙、马蹄窗、弧型墙及一步阳台,还有铁艺、陶艺、圆拱、长廊、镂空等等是西班牙建筑的基本元素,和谐统一地融入在外立面、建筑结构和细节处理中。
不愧是抢了印加帝国几千年家底的国家,在修建使馆这件事情上出手堪称土豪。能与之相提并论的,或许只有隔门相望的葡萄牙。
法兰西使馆跟人家一比,就显得有些寒酸了。一栋中式的二层小楼,楼下是办公室楼上是员工宿舍。后院有厨房和菜地,东跨院是餐厅西跨院是茅房。只有几个人,却把日子过得是分红火。
约瑟夫走出法兰西使馆大门悄悄上了一辆黑色马车,今天他要秘密会见李枭,这关系到波拿巴家族和法兰西的未来。
“尊敬的大帅先生,很高兴再次见到您。这一次,我带来了我弟弟拿破仑·波拿巴的问候和这柄弯刀。”说完,约瑟夫从随从手里拿出一柄弯刀来。
顺子接过弯刀,躬着身子转交给李枭。
李枭低头看了一下,刀柄上嵌满了各种宝石。刀鞘是黄金打制,接过来掂了掂感觉非常压手。按动绷簧“铮”的一声抽出了通体泛着雪花纹路的钢刀!
标准的大马士革弯刀,刀身带着一定的弧度。手按在刀背上就感觉到冷气森森,随手耍了个刀花劈了出去,案几立刻缺了一个角。缺口整整齐齐,不见一丝木屑。
“好刀!替我谢谢拿破仑。”李枭还刀入鞘,随手递给顺子。现在这种东西就是仪式性的玩意儿,没必要在意。倭国送过来的倭刀有好多,差不多堆了一仓库。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下了这么大本钱,还不知道要弄出什么幺蛾子。
“我们……我们需要更好的炮。最好是有火箭炮和……和榴弹炮。”约瑟夫似乎知道自己的要求有些过份,说出要求的时候吞吞吐吐。
“你们要那么多炮干什么?据我所知,现在吴三桂的日子不好过。给埃及人的武器很有限,不要告诉我你们连手持简陋武器的埃及土著都打不过。”李枭疑惑的看着约瑟夫,要火箭炮可以理解,毕竟埃及土著的酋长们打不过,会玩人海战术。没有机枪的拿破仑,还是需要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
不过要榴弹炮干什么?榴弹炮炮弹呈抛物线弹道,基本是属于点对点精确打击武器。
“呃……!”约瑟夫抹了一把脑门儿上的汗水,上一次有李虎帮着他撑场面,这一次他身后可谁都没站。
李枭一屁股坐到沙发上,他知道这一次很可能有故事。
“我们的巴黎发生了动乱,拿破仑决定带着军队回国平定动乱。而保皇党受到国外很多国家的支持,更有可能引来英国的干涉。所以我们需要大量火炮,尤其是火箭炮和榴弹炮。还请您批准!”
“噢……!”李枭长长的噢了一声,原来法国搞出了大革命。拿破仑回去要抢政权,想想这叫什么来着?对了,雾月政变!
李枭的“噢”让约瑟夫脸色更加难看,噢这个字实在是太难判断,对方到底是要干嘛。
问题是“噢”了一声,之后李枭拿起一个柑橘开始剥。广西空运来的柑橘,质量有保障。
“吃橘子么?”剥好了一个柑橘,李枭直接递给约瑟夫。
“呃……!”约瑟夫哭笑不得,现在商量这么大的事情,你递个橘子过来算是怎么回事?
“好!好!”接过李枭递过来的橘子,吃在嘴里很甜,心里却很苦。话头被打断,不知道怎么才能再次开始。
“听说你们在埃及组织人开凿运河?”李枭一边继续剥橘子,一边聊天似的发问。
“哦!当初听了虎爷的主张,在苏伊士那地方开凿运河,的确是一件好事情。所以……!”
“所以你们就偷了我弟弟的主意,借着埃及人的手撵走了我弟弟,然后自己干。果然是好算计啊,跟你弟弟说,我很佩服他的手段。”剥好了橘子,李枭扔一个在嘴里,广西柑橘的确名不虚传,跟小蜜罐似的。
“哪里!哪里!我们肯定不会忘记虎爷,拿破仑的意思是,按照以前的说法,给虎爷一半的股份。”如果还不明白,李枭这是在提条件,约瑟夫可以直接回法兰西养猪了。
“这样不好嘛,什么都没做就拿一半的股份,你们太过吃亏。”李枭拽了一张纸巾,随意的擦了擦手。然后把纸巾盒子递过去,看到约瑟夫发愣,直接抽了一张重新递过去。
“哦!多谢大帅阁下!”约瑟夫这才明白,这纸原来是擦手的。赶忙双手接过来,擦过手之后,也不知道放哪,只能放在手心里面握着。
场面又冷下来,甘愿送出去一半的股份,您还想干嘛。总不能说,我们辛辛苦苦的抓埃及人开凿运河,你他娘的啥也不出还想全要吧。
好在李枭没让冷场持续太久:“还是占三成的股份好了,不过先说好了。我大明商船战舰要过运河,不需要任何费用。”
约瑟夫长出了一口气,这个条件还是可以接受的。大明商船本来也不怎么进印度洋,所有的货物直接卸货在新家坡码头。未来运河即便建成,出入的船只大多也是欧洲船只和阿拉伯人的船。
“可以!可以!这个条件,我们完全可以接受。”约瑟夫已经被李枭折磨的没了脾气,完全没有了外交官应有的沉稳。
“既然这样,我们倒是可以支援一些火箭炮。另外,还可以支援你们一些加农炮。价钱好说,都按最低价。榴弹炮这东西我看就没有必要了!
你们那里没有榴弹炮所以不知道,榴弹炮这东西的炮手要经过特殊训练。我大明操炮的士兵,都是炮兵学校培训过的。现在我就算是把炮给你们,你们的兵也不会用。想要操纵好榴弹炮,至少你们的炮兵要初中毕业才行。”
约瑟夫有些傻眼,火箭炮那些东西好弄,这次的主要目的就是榴弹炮。榴弹炮不是一般的炮,而是轰击对方炮兵的炮。有了榴弹炮,对方的炮兵打过一轮之后很可能就会被干掉。
虽然拿破仑没有打过辽军这样的仗,但对炮兵已经有了清晰的理解。尤其是派人好好打听了大明和印度的锡兰岛争夺战之后,更加认定炮兵肯定会是将来战场的主宰。
一开场炮兵就被打掉了,这场仗基本就输定了。
“大帅阁下!您……!”
“这个问题不要再说了,我没有骗你们,我们的士兵需要学习很多知识之后,才能够操控好榴弹炮。我们可以支援你们一些加农炮,这些炮也很厉害,尤其是对付对方坚固堡垒直瞄,准确性和轰击效果相当好。
我们在锡兰岛的时候,遇到好多印度人的堡垒。都是钢筋水泥建筑,知道我们的士兵叫加农炮什么?开罐器!我大明士兵,好像开罐头一样一个接着一个的掀开印度人的堡垒。
你们想要回国作战,一定会遇到这样的战斗。相信我,直瞄平射的加农炮一定是你们需要的。比不容易操控的榴弹炮强多了!”李枭指着脚下的垃圾桶,示意约瑟夫把快捂热乎的纸巾扔掉。
“多谢大元帅阁下!”扔掉纸巾,约瑟夫的思路再一次被打乱。
“我们的士兵可以学习!”约瑟夫紧张之中,想要做最后的努力。
“我都说过了,没有学习过几年,你们的士兵根本不可能学会。知道初中毕业需要学习多久么?九年!一个九岁的孩子,一直到十八岁都要在学校学习才行。”李枭有些不耐烦,烦躁的挥了挥手。
“那机枪……!”榴弹炮要高学历的士兵操控,你机枪总不会也这样吧。
“机枪不可能给你们,你要知道,就算是我大明军队,也不是谁都能装备机枪的。再说以现在的产能,我大明主力部队都还没有装备完机枪,我们怎么可能优先给你们装备?”
“……!”约瑟夫没话说,李枭这是把口封得死死的,不给他留一丁点儿余地。
“我想问一下,听说你们把法兰西皇上的脑袋给砍了?还是大庭广众之下?你们这么干,是不是有些太过份了。皇上毕竟是皇上,你们这是造反啊。”
为了不让约瑟夫继续提要求,李枭干脆东拉西扯。他才不会在乎,路易十六究竟会不会砍头,就是想引起个话头来。一会儿找个理由结束谈话,好好把这笔生意做了。
一分钱不出,一个人不用出,占有苏伊士运河三成股份。而且大明船只过苏伊士运河还不收费用,顺带做成了一笔军火生意。
火箭炮这东西好说,一个破炮筒子里面装着的大号钻天猴而已。技术要求低的可怕,自己即便不给拿破仑,他从吴三桂那里弄一门回去琢磨琢磨也就差不多了。
部队因为装备榴弹炮,淘汰了大批加农炮,正愁没地方消化,现在打包卖给法国人,也比自己回收要合算得多。
“都是那些暴民,他们攻陷了巴士底狱。然后又召开了会议,公开处死了皇帝陛下。他们其实就是反叛!这两年他们在巴黎为了争夺权力,互相之间残杀不休。我弟弟拿破仑回去,就是要结束这种局面。”
“结束之后呢?据我所知你们皇帝一家都被干掉了。”
“现在还不知道!”
李枭一阵冷笑,拿破仑就是搞了这次雾月政变之后掌权,最后经过一系列战斗,加冕成了法兰西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