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02r1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柯南之從聊天羣開始 西瓜卿-第745章八減二等於六讀書-sp23p

柯南之從聊天羣開始
小說推薦柯南之從聊天羣開始
“啊啊!?”
“在森林里面发生了麻雄的骸骨?”
“可,可是,不是发现了骨头吗?怎么知道是麻雄?”
当司徒修一行7人回到旅馆这边时,旅馆里的人都知道后山有白骨的事情,不用想也知道是老板天土陵司讲出去的。
旅馆的几人很想知道事发经过,于是向有希子询问,有希子按照柯南的话,把发现白骨的事情说了一遍,由此野之宫悦子也知道白骨是河埜麻雄
“骨头的旁边有野之宫悦子小姐你送给他的戒指,上面有你们两的名字。”有希子沉声道。
此话一出,野之宫悦子呆呆的坐在凳子上,一言不发。
大厅里还有杂志社的那两人,其中刺猬头的男子二川肇笑着说道:“仅凭一个戒子说不了什么,说不定是那个河埜麻雄杀了什么人,故意把戒指放在那里,嘿嘿。”
“是啊,假装死的是自己!”御上平八捏着下巴道。
一唱一和。
说的挺有道理,司徒修感觉也有这个可能。
“喂,那个河埜先生有没有蛀牙?比如上颚右侧里面的第二颗臼齿。”柯南忽然问道。
上颚!
司徒修眉头一挑,记得蛀牙是下颚啊。
“上颚的臼齿?”
野之宫悦子顿了一下,好像在回忆,忽然脸色一喜,笑着说道:“那么那些骨头就不是麻雄的!他的确有蛀牙,但那是下面的门牙。”
“果然….没错。”三个熊孩子都一脸惊愕。
“你们怎么啦,这什么表情,什么不错。”野之宫悦子面色一慌。
灰原哀淡淡道:“其实,我们发现的骨架上蛀牙痕迹是下颚骨的中间啮齿,也就是说,正如你所说的下面的门牙是蛀牙!”
“是的,他是为了看你有没有说谎或者捏造事实,故意说错了蛀牙!”
司徒修看向柯南,此时才明白过来。
柯南轻叹一口气,“对不起。”
“怎、怎么会….那、那么麻雄他…..”野之宫悦子脸色变得苍白,眼泪止不住的从眼角划出。
事件真相很残酷,可现实就是这样。
更糟糕的是旅馆里的电话线不见了,电话打不出,还有汽车,轮胎全部被放气,加上外面天色暗淡,天已黑,旅馆的人都走不了。
因为距离旅馆最近的大巴车站要20公里,而且末班车已经走了,只能等第二天,
“看来有人不想我们离开这里。”灰原哀扫了一眼大厅里人。
“是啊,消失一年的人,骸骨的出现就很奇怪,那封邀请函也是,种种迹象都表示有人知道什么,特意干出这种事情来。”司徒修面色凝重道。
这时候老板天土陵司说出了一件事,在他看到骸骨时,地上有一块手帕,手帕上放着六根香烟,四长两短。
“难道是那个叫河埜麻雄死前留下的死亡讯息?”二川肇说道。
“不对,一定是麻雄装死来戏弄我,只是他喜欢开玩笑而已,因为麻雄根本不可能死,呵呵呵,不可能死….”野之宫悦子笑呵呵的上楼。
这家伙疯了?
一会哭一会笑,神经兮兮的。
司徒修摇摇头,恋爱中的男女最敏感,一旦受到刺激,也就废了。
天色渐渐暗淡,众人吃饱喝足,各自回了房间,等天亮出去报警。
旅馆的某个房间里,灯光明亮,榻榻米上摆着一盒火柴,旁边有六根火柴。
柯南、三个熊孩子正在研究死亡讯息,六根香烟代表什么。
“真服了你们,六根香烟也能指出人名。”司徒修躺在榻榻米上懒散的说道。
“你就不想想死亡讯息吗?”有希子撇了撇嘴。
“没兴趣。”司徒修打了个哈欠。
柯南闻言,根据以往的经验,一脸狐疑道:“你是不是发现什么。”
“你太看得起我了,六跟香烟能说明什么,难道御上平八减掉二川肇等于六根香烟。”司徒修笑呵呵道。
八减二等于六!
众人一愣,好像有那么一点点道理。
难道指这两人跟河埜麻雄的死有关?
“一定是这样,小修真是太聪明了。”元太一脸崇拜道。
“可是…..这也太简单了。”光彦有些怀疑。
“我觉得好像有点点道理。”步美说道。
有希子、柯南都在沉思。
“理由?”
灰原哀看向司徒修,然后淡淡道:“如果是那两人做的,为什么呢?”
“理由的话?我想想。”
司徒修回忆了一下,然后道:“对了,彗星,那两个人不是说过,御上平八曾经找到过彗星?而悬崖那里是看星星的地方,河埜麻雄也是死在悬崖下面,巧合的是两人都在一年前来过这里。
若是我没推理错,当时河埜麻雄发现了彗星,不巧的是御上平八也发现了,两人为了彗星起了争斗,然后输的一方从悬崖上掉下来。”
“………”众人。
“哪有那么多巧合。”柯南翻了个白眼,然后道:“就算是因为彗星,也不可能杀人啊…..”
“如果是无意失手推下山咧?要知道人愤怒时会失去理智。”司徒修说道。
众人一愣。
这个可能兴许成立。
争吵中不小心把对方推下山,造成意外事故,但因为害怕,于是用石灰粉毁尸灭迹。
“可死亡讯息这样解释是不行的,没有人会相信。”柯南摇摇头。
“好,我们重新研究死亡信息,找出证据。”元太干劲十足喊道。
“元太,小声点。”步美眉头一皱。
有希子笑了笑,“那大家加油额。”
“嗯。”光彦点点头。
而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入司徒修耳中。
“少爷,二川肇、御上平八那两个人出去了。”
什么!
司徒修面色凝重起来,大晚上说过不要到处跑,各自呆在房间里等到天亮,现在那两人擅自行动,司徒修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要去洗手间。”司徒修起身拉开房门离开。
灰原哀抬头看了一眼,心中不知在想什么。
出了房门,司徒修往楼下走,大厅里灯光明亮,但没有人,走到大门口穿好鞋子,司徒修开门出去。
“他们往哪里走了。”
还不知道发邀请函的人是谁,现在杂志社的两人出去,司徒修有一种感觉,有人为河埜麻雄报仇,计划了这件事,要干掉那两人。
不管怎么样,先找到那两人。
“森林那边去了,耿鬼大哥已经跟上去。”隐身的鬼斯说道。
司徒修取出夜视仪戴上,快步向着森林那边跑,他不想拿出手电筒,惊到其他人。
在鬼斯的指引下,司徒修绕了很大一圈,往悬崖上方在跑,这两家伙竟然前往悬崖那里看星星的地方。
“少爷,慢一点,前面就快要到了,声音太大会惊到他们。”
听到鬼斯的话,司徒修放慢速度,有夜视仪能清晰的看见路面,连周边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我的要求不高,5000万,保证那件事不会让其他人知道。”
“你……”
“嘿嘿,我看过登记簿,你跟河埜麻雄之间是认识的,一年前你也来过这里,你们两人应该是一起看彗星,那晚…..”
耳边传来两人的声音,司徒修看见前方悬崖那里,二川肇和御上平八两人正在交流,再无其他人。
从刚才的话语中,司徒修发现,杀害河埜麻雄的凶手是御上平八。
二川肇则是无意中知道此次事件真相,正在勒索御上平八。
“好啊….”
而就在这时,御上平八忽然拿起某个东西打向二川肇的头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