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2eka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明明超兇的 ptt-第六十章 但是,我拒絕推薦-bhuzg

我明明超兇的
小說推薦我明明超兇的
莉娜死了吗?
从表明上来看。
已经失去一切生命特征的莉娜确实已经死了。
没有呼吸,没有心跳,身体内的血液都已经渐渐停止了流动循环……
最重要的是她体内的灵魂都消失不见了。
如果这样都不是死亡,什么还是死亡?
问题在于。
莉娜却未必没有重新复活的可能。
因为在这个世界。
肉体的死亡并不代表真正的死亡。
唯有当灵魂都殒灭的时候才能称得上真正意义的死亡。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问题。”
从黑帝斯口里得知莉娜的死讯。
夏凡却没有表现出想象中的愤怒。
相反。
他的脸容依然保持着平静。
可谁又知道这张平静的脸容下是否如同即将喷发的火山一样。
“她的灵魂在我这里。”
黑帝斯同样神色平静地注视着夏凡道。
“把她还回去。”
夏凡直接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我会把她还给你,但并非是现在。”
黑帝斯抬起头。
看向祭坛上方由破损的十二芒星图案。
更准确的说。
祂在看着十二芒星图案上宛如星辰为数不多的晶体碎片。
“域外的强者,由始至终,你都可能误会了一件事情。”
“呵呵,你说这是误会?”
夏凡不禁嗤笑出声。
“不可否认,我确实利用了你来完成我追求的道路,但你是否又想过,整个过程里,我都对你没有任何敌意。”
黑帝斯低下头深深地看了夏凡一眼。
“我们并非敌人,而我也没有给自己竖立一个敌人的想法,原本我想在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再向你作出解释,可惜,身为人的感情终究是蒙蔽了你的心智,令你作出了错误的判断。”
“……你在教我做事?”
夏凡冷冷盯视着黑帝斯道。
“如果你想要让那个女孩重新活过来,现在你最好让这个仪式继续下去,直至完成为止。”
黑帝斯不紧不慢道。
“否则,即便你杀了我都无济于事,甚至你永远都无法让那个女孩活过来。”
“……你早已经预料到了这点吗?”
夏凡沉默片刻道。
“是的。”
黑帝斯语气漠然道。
“因为人的感情是最复杂的,往往容易在感情的驱使下作出错误的选择,与其说我不相信你,不如说我不相信人的感情,这也是我们和你们最大的区别。”
“呵,如果没有感情的话,纵然成神又有何意思?”
夏凡反唇相讥道。
“没有感情并不意味着我们没有自我。”
黑帝斯似乎毫不在意,语气始终没有任何波动。
“只是感情在我们看来属于不必要的累赘,因为,神是不需要感情,也不能拥有感情,一旦神有了感情之后,往往代表着对方离陨落也不远了。”
“你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更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神。”
“所以你不理解我们也是正常的事情。”
“你太小看我了。”
听完黑帝斯的讲诉。
夏凡不由摇头冷笑道。
“这无非是不同世界的差异性与独特性,但理解归理解,不代表我会选择接受罢了。”
其实夏凡和黑帝斯的争辩不过是彼此秉持着不同的理念之争。
他有他的道。
黑帝斯祂们同样有自己的道。
正如夏凡所言。
理解是一回事。
是否接受便是另外一回事。
在夏凡看来。
没有感情的话与冰冷的机器人有何区别?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意义?
高兴就笑。
悲伤就哭。
正因为有了感情才赋予了人如此之多的复杂情绪。
而这恰恰是人最重要的东西。
任何事物都存在两面性。
感情同样不例外。
诚然。
感情的存在有好的地方,同样有不好的地方。
但人不能因为感情不好的地方而忽略了感情好的地方。
如果没有感情的世界,注定这个世界是冰冷无趣且乏味枯燥的。
光是想想活在这样的世界都会感到不寒而栗。
夏凡是人。
一个有着正常感情的人。
他有着自己的喜怒哀乐。
尽管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成长。
他的感情都变得愈来愈淡漠。
但他还是有感情的。
否则这些年来。
他都不会经常干出或许在其他人眼里看来的“蠢事”。
可这又如何呢?
他活着是为了自己,不是为了别人。
只要他喜欢愿意即可。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与思想。
因此夏凡向来都会尊重对方的选择。
毕竟。
这些选择是他们自己作出的决定。
就算是对方想要杀死自己。
可以。
前提是对方必须清楚想要杀死自己的代价与后果。
一旦真正动手。
夏凡便会毫不犹豫地杀了对方。
正如黑帝斯作出的选择一样。
得罪了自己。
祂便必须付出代价。
任由祂说得天花乱坠都改变不了既定事实的发生。
可惜。
黑帝斯终究是棋高一着。
方方面面都早有所料。
祂或许知道自己无法说服夏凡。
干脆便用最简单直接的方式迫使夏凡就范。
莉娜。
如果夏凡想要莉娜重新活过来。
他便必须配合黑帝斯完成中断的仪式。
否则他便永远都无法救回莉娜。
当夏凡说完那句话后。
他便直接转身退到了祭坛之外。
而恭候在祭坛外的黑卡蒂与修伊纳斯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不同于修伊纳斯如临大敌的眼神。
黑卡蒂的眼神里则充斥着浓浓的杀意。
“黑卡蒂!”
直至黑帝斯的声音重新响起。
黑卡蒂才从夏凡身上收回了视线,旋即便迅速缓步走向了祭坛。
“继续吧。”
在黑卡蒂恭敬来到祭坛内。
座位上的黑帝斯仅仅是朝她轻轻颌首便闭上了眼睛。
“遵命。”
黑卡蒂二话不说。
高举起手中的蛇杖。
顷刻间。
周围燃烧着黑色火焰的十二根石柱瞬间再次朝祭坛上方喷射。
原本破损的十二芒星图案都重新在这些黑色火焰下勾连起来。
片刻。
十二芒星图案恢复原状开始旋转。
点缀在图案上宛如星辰的晶体碎片都渐渐朝着座位上的黑帝斯开始飞去。
仪式没有持续太久。
毕竟在十二芒星图案破损前。
漂浮的晶体碎片都已经所剩无几。
当最后的晶体碎片都飞入黑帝斯体内后。
渐渐地。
黑帝斯整个人都散发出了一道难以言喻的心悸气息。
不知过了多久。
黑帝斯重新睁开了眼睛。
只见祂随手一挥。
一道虚影便射向了躺在地上毫无生息的莉娜身上。
同时。
充满死气的莉娜身体都包裹在一片浓郁的生机里。
嘤咛——
伴随着一声呻吟。
莉娜的手指忽然动了一下。
她的心脏开始跳动。
她的呼吸开始出现。
她的血液开始流动。
而身处在祭坛外的夏凡都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莉娜身边。
他刚刚抱起莉娜。
莉娜便缓缓睁开了模糊的眼睛。
“……哥哥?!”
在没有看清眼前之人的模样。
莉娜便已经下意识地张了张嘴。
“哥哥在呢,莉娜,哥哥来接你回家了。”
夏凡顿时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
“哥哥……我好像做了一个梦……”
意识尚未完全清醒的莉娜伸出抱住夏凡的脖子,嘴里轻声呢喃道。
“如今梦已经醒了,一切都结束了。”
夏凡轻抚着她的脑袋柔声道。
“哥哥现在便带你回家,薇薇她们都担心你好久了。”
说完。
他便直接瞬移消失在祭坛内。
整个过程里他都没有看夏凡一眼。
“恭迎吾主归来。”
夏凡离开不久。
修伊纳斯以及负责在外警戒的塔尔修斯都出现在祭坛内,与黑卡蒂一同朝着座位上的黑帝斯恭敬行礼祝贺道。
“嗯。”
黑帝斯的反应却异常冷淡。
下一刻。
祂便与修伊纳斯等人同样消失在祭坛内。
当祂们消失不久。
整个空间都传来了如同玻璃破碎的声音,眨眼间包括祭坛在内的花园都瞬间湮灭不见。
可是。
现实里的王宫花园里却和往常一样。
只是却没有了黑卡蒂与安德罗卡三世的身影。
贝克王国。
注定要再次陷入了新的混乱。
“大姐头!”
与此同时。
在夏凡将莉娜带回庄园的时候。
得知消息的薇薇等人第一时间便赶了过来,同时心情都激动得无以复加。
尤其是薇薇。
直接便毫无顾忌地对莉娜上下其手。
似乎唯恐眼前的莉娜是假的一样。
“好了好了!别再动手动脚了!我说了我没事了!”
尽管莉娜的心里暖暖的。
可是她却习惯性地板起脸训斥起了薇薇道。
“咦?哥哥呢?”
当莉娜好不容易应付了薇薇她们后。
在她准备寻找夏凡的时候。
结果却发现夏凡根本不在她们身边。
“哥哥?!哥哥刚刚不是还在吗?”
薇薇闻言连忙东张西望起来。
可是周围哪里还有夏凡的身影!
“我去找哥哥!”
莉娜心里忽然没由来泛起了一丝不安。
在丢下这句话后。
她便消失在了薇薇她们面前。
“我们也去!”
娅娅见状忍不住想要跟去。
“等等!给大姐头和哥哥一点私人空间吧。”
熟料薇薇却伸手拦住了她们,脸上都露出了往常的嬉皮笑脸。
“怎么?难道你们想要打扰大姐头和哥哥的好事吗?”
“这……”
娅娅她们一听似乎便明白了什么。
转而便打消了跟上去的想法。
唯独背过身的薇薇却收敛了笑容,眼神里都尽是复杂之色。
或许。
她可能已经预料到了什么。
“哥哥!原来你在这里啊?!”
很快。
莉娜便在一个扩建成大操场的树荫下见到了夏凡,顿时不由舒了口气道。
他坐在一张摇椅上悠闲瞧着二郎腿。
目光则落在了远处操场上相互打闹追逐玩耍的孩子们。
“怎么?难道你以为哥哥会不告而别吗?”
夏凡偏过头朝着莉娜笑了笑。
“哥哥你……”
听到这句话。
莉娜却脸色一僵。
因为。
她听出了夏凡这句话隐藏的意思。
“你要走了吗?”
她沉默了一下。
心情都变得无比沉重。
“是的,哥哥不得不走了。”
夏凡点头承认道。
毕竟这是他亲口答应了乌尔诺斯祂们的事情。
否则。
当初乌尔诺斯祂们都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别看他拿毁灭神赐大陆威胁了乌尔诺斯祂们。
可实际上如果夏凡真的这么做了。
乌尔诺斯祂们绝对不会让自己活着离开这个世界。
最终。
彼此都各退一步。
这才换来了夏凡短暂的自由。
“……哥哥。”
虽然莉娜早已预料到这一天会到来。
可这一天真正来临后。
她的泪水却依然不争气地掉落下来。
“其实很早的时候,哥哥便应该走了,但哥哥却始终放不下你们,所以这才留到了现在……”
夏凡轻声道。
“如今看到你们都已经长大了,哥哥也能彻底放心离开了。”
“哥哥……你不要走好不好……”
莉娜泪眼婆娑地伸手死死抓住夏凡的手臂哽咽道。
“莉娜,你有听说过一句话吗?”
夏凡缓缓伸出手抹去莉娜眼角的泪水柔声道。
“每一次的离别,都是为了下次更好的相遇……我相信未来有一天,我们还会再相遇的……”
”哥哥……”
莉娜只是咬着嘴唇满脸悲伤与不舍地看着夏凡,同时抓住夏凡的手都更紧了。
“麻烦替我和薇薇她们说一声,很抱歉临走的时候,哥哥没有和她们道别,如果下次再见,哥哥会亲自和她们道歉的。”
话音刚落。
莉娜紧握住夏凡手臂的手都忽然一空。
原本坐在摇椅上的夏凡都已经消失不见。
莉娜呆愣在原地片刻。
紧接着便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耷拉着脑袋便不断低泣起来。
庄园之外的一个山头。
夏凡负手遥望着远方的庄园。
耳边忽然响起了一个清冷的声音。
“阁下确定要离开了吗?”
“往后,这些孩子便拜托你了。”
夏凡头也不回道。
“我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照顾好她们的。”
伊露话里有所保留道。
“如此便好。”
夏凡耸了耸肩道。
“接下来会发生点意外状况,麻烦你看好她们了。”
“阁下?!你……”
伊露顿时生出了不详的预感,目光惊愕地看向了夏凡。
“有的家伙我可以杀一次,同样可以杀第二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