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14tx都市言情 行走諸天的獵魔人 線上看-第六百三十三章 定計讀書-hh845

行走諸天的獵魔人
小說推薦行走諸天的獵魔人
争霸大陆这种事情,苏源已经做过了。再来一次他完全没有兴趣。目前他所做的,不过是顺应本心,瞎几把掺和一下而已。
实际上,如果想要争霸符文大陆。在巨神峰的星灵不出手的情况下,诺克萨斯是最好的选择。
诺克萨斯这个国家,是个典型的****国度。它最大的特点就是具有极强的包容性。
在诺克萨斯不管你是什么身份证什么种族,只要能够展现出自己的能力,那就能够受到重视。这种政策之下,诺克萨斯吸引了大量得了流民以及部族的迁入。
人口的增长,是最基础的战争储备。加上常年征战,打下了各种资源丰富的地区。诺克萨斯这些年,累积了难以想象的战争资源。所以才能够撑得是一场跨海的远征。
这种强大的底蕴,加上苏源的先知先觉。统一符文大陆其实问题不大。
但是苏源没有选择诺克萨斯,因为他很不喜欢这种国家。
是的,你足够强大,足够有优势,但是我就是不喜欢。诺克萨斯的军队,所到之处屠城灭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这总是让苏源联想到华夏民族面对异族入侵的那些惨状。
诺克萨斯在进攻艾欧尼亚的时候,干过不少没法原谅的事情。他们会选择性一些非战略目标,进攻然后屠杀所有的居民。之后撤回,只留下尸体。不为别的,只是为了打击艾欧尼亚的反抗情绪。
同时他们在国内强征那些下层的民众,并将大量十五岁以下的孩子组成军团,让他们在前面冲锋。为的就是让艾欧尼亚的军队于心不忍,犹豫之下,诺克萨斯的正规军已经跟在后面杀到。
虽说战场上,使用任何手段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苏源完全无法接受诺克萨斯得这些操作。如果战争时期他在场的话,估计会亲自出手,灭了斯维因。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我们有人性。苏源不跟失去人性的玩意为伍。
所以他选择艾欧尼亚,选择影流教派。对于影流教派来说,他们首先需要的,是扭转自己的声誉。
劫能够招募到眼下这只军队,是因为有大量的人在之前得战争中失去了至亲。所以才能够加入影流的军队。但是除了这批人,他其实很难补充新的兵员了。
“怎样才能扭转我们的声望,就算我公开站出来自杀,恐怕也改变不了什么。”说到这一点劫有些无奈。
“用自己的生命,去征求别人的原谅,是一件最愚蠢不过的事情。更何况你们的问题也不是自己能够解决的。我们需要一点外力的帮助。知道这场战争获益最大的人是谁吗?”苏源突然间问到。
“你是说那个女孩,杀了斯维因的那个刀锋舞者?”劫一下子就想起了现在艾欧尼亚的全民偶像。
“艾瑞莉娅,是这个名字吧。据我所知,她现在只有十五岁。真是了不起的天赋。”
“她身上有着某个上古英灵的传承。在战斗中觉醒了。而且她本身也是无可争议的天才。但是很遗憾,她的理念偏向于均衡教派。据我所知,兄弟会已经接触过她了,但是结果并不好。”
苏源顿时想到了兄弟会的请人风格。请自己的老妈都是那副模样,请别人……呵呵。
“兄弟会就算了。我们应该换一种方法。好了,现在,我们先解决你身上得问题。”
劫听到这里,也是有些激动。
“我试过很多方法但是都只能压制那些东西。它们存在于精神与物质之间,无法用常规的手段针对。”
“精神与物质之间?呵呵?你可真看的起它们。不过是一些暗影生物的精神参与而已。你无法针对,那是因为你使用的是它们的力量。你总不可能指望它们告诉你,如何对付它们的方法吧。更何况那些东西其实早就没有了独立意识,仅仅是一些意识碎片而已。”
苏源说着伸手按向了劫的额头。劫下意识的想要躲避,但是只感觉眼前一闪,苏源的右手已经按在了他的额头上。
劫只感觉一种庞大到生平仅见的精神力,涌入了自己得意识。他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只能感觉到,对方直接穿透了自己的精神壁垒,进入到了意识的最深处。
经灵魂深处传来了一阵尖锐的惨叫。劫只感觉灵魂深处传来了一阵灼热感。但是没等那种感觉蔓延,灼热感就迅速的消退。劫的意识也猛的恢复到了正常。
他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苏源。这就结束了?困扰了自己多年的顽疾,就这几秒钟就被解决了?一时间劫甚至对自己产生了怀疑。是不是这问题其实很简单,只是我太菜了?
苏源看出了劫的想法。
“别胡思乱想了,没你想的那么复杂。问题虽然不算严重,但是确实不是你能够解决的。别忘了,你学习了它们的暗影魔法,出自同源的力量,是无法解决这个问题。”
苏源这样一说,劫总算感觉好了很多。这时候,他终于确定对方是真的来帮自己的了。
“我马上就派人去找到那个女孩。然后把她带回来。”
“你确定你不出手,你的人能够带回一个刀锋舞者?”苏源这么一说,劫才意识到。对方可不是什么真普通人物。那是在重重护卫中,杀了诺克萨斯元帅的人物啊。
“我会亲自出手的。”
现在的劫,解决了自己身上的问题之后,解放所有的暗影魔法,应该能够压制艾瑞莉娅。
不过苏源还是说到。
“我亲自去好了。去看看那个女孩。你这里也要做一些安排。”
苏源说着,走出了房间。屋外的亚索连忙跟上。两人一起走向院子。迎面,一个只有八九岁的小男孩走了进来。
能够在这里随意出去的孩子,自然是劫的弟子。小男孩有些好奇的看着苏源跟亚索一起走出老师的房间。
这时候,苏源停下了脚步。他感觉到小男孩的身体,似乎有些与众不同。
“你叫什么名字?”苏源弯下腰对着小男孩问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