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5l2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警探長》-第七百三十六章 明白了…相伴-ndn4x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
抓捕的方式非常简单,就是先秘密封住小区的路口,然后迅速地查监控。
这一次,白松的推理又一次走到了查证的前面。
王亮等人原本还在查派出所警察的路线,现在接到线索,屁颠屁颠地去查小区内部和附近监控了。
这个动作非常快,不到二十分钟,就发现了这个男子的动向,而且能判定是在十六号楼里。
经查询十六号楼现在的登记簿和户口,一大半的是常住人口,无登记和出租户有五家。派人去楼道里走访了几户,有人见过这一对母子,就在一楼。
这个小区是个比较旧的小区,靠近海边,房价比较低廉,房租也算便宜,而且是没有电梯的。
新港区绝大部分的小区,尤其是靠近海边的小区都是新小区,这个算比较少的旧小区。这些年旧小区改造,摄像头什么的安装了很多,小区环境也可以。
因为男子的母亲身体原因,住在一楼也确实是正常,而且一楼的住户也确实是比较容易听到外面的流言。经过了解,有人说这个男的在附近工地上班。
新港区工地非常多。
附近基本上里三层、外三层,找到了这一户人家,没开灯。
房东的信息很快地就找到了,联系到了房东之后,几个人得到了一个很坏的消息。
搬家了。
“什么时候搬走的?”白松问道。
“差不多三四天之前吧,跟我说准备回老家过年了。”房东说道。
“那是突然告诉你要走,还是提前就说了?”
“提前几天跟我说的,然后过了两天就走了。”房东想了想说道。
“我们在这里等你,你抓紧时间拿钥匙来一趟。”白松说道。
“好的警官。”房东停顿了几秒钟:“十五分钟到。”

这可是一个很坏的消息,但也不算太坏。
“这个离开的时间没什么太大的问题。”白松安慰道:“第一就是走的并不匆忙,并不是无声无息离开,还留了两天收拾东西的时间,说明并不是逃跑;第二就是并不是我们有所行动之后跑的。已经有了线索和信息,就并不难办了。当年能逃走,不代表现在也能逃走。更何况,我已经联系了天华市肿瘤医院的人,说不定能通过那边查到线索。”
“你该不会找的你认识的那位专家吧?”孙杰问道。
“不是,是钟明,你老同学。”白松道。
“哦哦哦,他,应该问题不大。”
“放心吧,我安排了咱们支队的几个人过去,总归是有一定的线索的。”

房东十分钟就赶了过来。
跟肖某死了的那个屋子的房东一样,普通的房主,是很不愿意跟警察打交道的。谁也都怕自己的屋子里有什么事,不仅仅麻烦,而且很影响后续出租。
比如说出租屋里要是死了人,甚至是高腐、分尸现场,那这房子往外卖、往外出租都是个大问题。买房是大事,买主如果附近问问自然会知道;租房的话,住了一个月知道这个事被房东隐瞒,估计能和房东打起来。
所以房主听到是市公安局的人找,火急火燎地就跑过来了。
打开门,白松和房东聊了聊。
据说,这个男的还是个很不错的租户,平时很有礼貌,也很孝顺,在外面工地打工,然后母亲就在家养病。
“他母亲怎么会如此耽误孩子呢?”白松觉得不大对劲。
孩子孝顺确实是好事,但是一般来说这样的家庭,母亲肯定也是个不错的人,怎么会容忍自己就这么耽误孩子?
虽然是这么说看似很自私,孩子这么对父母也是正常的,但是确实是不符合常理。
“他母亲这里有点问题。”房东指了指脑袋:“我听说是这里有瘤,多的就不了解了。”
“嗯,我知道了。”白松给了孙杰一个眼神,孙杰直接就出去了。
能确定是脑癌的话,检索这个情况就容易了很多。
“他平时在哪个工地上班你知道吗?”白松问道。
“不太清楚,只知道是港口那边的工地。”房东指了指一个方向:“几个月前在港口那边遇到过他。”
“港口那么大,具体呢?”
“警官,我真的不清楚,他在哪我不问啊。”房东见白松不问了,便主动问道:“领导,到底出了什么事啊?我这房子没事吧。”
“跟你没关系,你不用担心。”白松道:“不过,这个事谁也不能说,要不以后有啥事和你的房子关联上,对你没好处。”
“您放心,我啥也不知道,就算邻居问我警察为啥找我,我就说…就说那个小子是个小偷,警察要抓他。”房东立刻点了点头,反正别有什么事折损房子价值,其他怎么都行。
“可以。”白松点了点头,看了看四周,大部分的东西都收拾走了,但是还有一些女性的用品没有收拾,于是给王华东一个眼神,王华东点了点头,立刻带上几个人开始采集证据。
房东看这个架势,有点担忧,但还是一言未发。
二十分钟之后,医院那边传来消息,找到了这个人,登记的名字都是化名,2006年那会儿这事也算正常,现在其实也可以。
只要不走医保卡,去医院看病的时候没那么麻烦。住院会要求严格一些,前些年则没那么严格,只要有钱就OK。
医院是治病救人的地方,即便是罪大恶极的人送到这里,第一时间照样也是治疗。从这一点来说,确实是比较纯粹。
“白松,这个病人今年的状态非常不好,她是第四脑室的髓母细胞瘤,八年前经历过一次SRS,后来有过几次WBRT,再后来他应该是跑去了别的医院,私自搞过甲基苄肼和长春新碱以及CCNU治疗,上次来检查的时候,颅内转移的情况很…”
“钟哥,您说点我能听得懂的…”白松不得不打断了钟明的话,小声说道。
“最近的信息是20天之前,现在人要么死了,要么也准备后事了。”中明道。
“明白了…”白松心中默默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