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i7a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拉馬克遊戲-1105 第二十一章中 魂歸故里(第三十九節)推薦-zw94w

拉馬克遊戲
小說推薦拉馬克遊戲
尹熙颐抬头望去,以她自身的境界,可以看出那凡人不可见的轨迹其实是由无数条无形的粗大触手在空中挥舞扫荡出的区域。
方舟并非战舰,只是一座传承丰碑。但仅仅是那偌大的知识宝库中随意泄露出一鳞半爪的小小技巧,便可以轻易撕碎神国舰队那因为领先了数千年而膨胀的自信心。
全知未必全能,因为理解力量并不能等同于拥有力量;但知识就是力量这话此刻却是得到了赤果果血淋淋的证明。
尹熙颐可以看到眼前景象背后的真相,但高坐舰队核心悬停在太空深处的费尔南多元帅却是坐不住了。
他已经足够重视,直接调动全军出击对抗一个必杀的个体。却不想被那人开出一架星球大的飞船,使用种种闻所未闻的手段在神国最引以为傲的科技手段上对他们进行了碾压式的反击。
指挥室中他听不到这支那支舰队全灭的汇报声,亦听不到被神秘的轨迹扫过半截巨大舰体,坠落中的教士与军士们绝望的哀嚎。
费尔南多元帅所能看到的,就仅仅只有全息投影仪上代表己方舰队那密密麻麻蝗虫群般展开阵型的绿点一条条变成红色。
虽然肉眼凡胎,但在这样的宏观视角下却是很容易发现问题所在。猛然间,他抬起头直视信号有些不稳定,夹杂着时间速率差别导致仿佛慢放般看起来颇感滑稽的通讯画面:
“霍鑫,我记得你说过这个世界不存在任何第三方势力。你可以解释一下现在正在对舰队造成重大伤害的无形攻击是怎么回事吗?”
画面上的霍鑫一副睡眼惺忪刚起来的样子,虽然这副面孔很难让人理解他仍旧需要睡眠:“万龙狂腾阵?没想到我家姐姐还挺有本领的嘛,这么快便意识到这个世界的真相。
也是了,皇室的传承中怎么可能不包含驾驭方舟的方法呢?”
虽然是赐姓王族,但在大庸律条意义上霍鑫确实比曲芸更有资格叫龙女一声姐姐。只是不知道他此时的称呼是在宣誓自己的法理地位还是试图拉近自己和曲芸的关系了。
“我并不认为统帅大人会愿意接受在一个敌人身上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不论她有多重要。现在的情况已经超出掌控和预期,我要求面见统帅详谈。”即便再有涵养,费尔南多元帅也已经不想再看到霍鑫这张嚣张跋扈的面孔了。
谁知霍鑫却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和她聊什么?要你们全力围剿霍碧薇,原本就是我的意思啊。放心吧,在这场战役中即便是你们的统帅亲自指挥,所能提供的帮助也远远无法和我相比。”
“你!”费尔南多拍桌而起:“你是龙隐界派来的间谍?虽然无法理解你是如何瞒过统帅的,但遗憾的是你现在暴露的太早了。我们的损失尚不足千分之一,现在完全可以抛下目标全身而退。”
“你是智障么?统帅的意思确实是不要伤害这个女人,而是要活捉她。但你们有这个本事?还是你觉得活捉她所付出的代价会比现在更少?”霍鑫闻言也收起了戏谑皱起了眉头:
“还不懂吗白痴?她在突破,在跃维!恒火之上是什么你知道么?统帅不会愿意牺牲你们……开什么玩笑?难道她宁愿你们擦肩而过,然后被这个女人一人屠灭母星然后和龙隐界的原始人一起同归于尽么?”
霍鑫略带鄙夷的嘲讽让元帅微微皱眉。从中他听出眼前男人的一切指令确实都是得到了统帅的默许的。他只是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让那个女人不惜舰队大量的牺牲也一定要让自己置身事外。
无论如何,他就是相信如果统帅亲自指挥部署一定可以把损失减少到更小。至于那正面战场都毫无胜算的情况下荒谬的“活捉”指令,费尔南多更倾向于将它看作是一种政治性的表态。
“我保留随时撤退的计划和把你当做敌方间谍的观点,除非你及时让我看到这场战役在可控损失下获胜的可能。”
霍鑫的一番话确实在一定程度上说服了元帅。作为一个凡人即便见过一部分纸面资料他也无法理解恒火之上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眼前敌人所展现出的战斗力的确已经足以威胁到正常战争的胜负和自己母星的安危了。
“那么我,就让你看到一点希望。”霍鑫十分浮夸地将双臂伸出屏幕之外。再收回的时候,他的手中已经出现了一张纯金打造的面具。
然后,他就这样将面具戴在了脸上。
下一刻,费尔南多面前全息沙盘上舰队的阵型——乱了。
花费了几秒钟元帅才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方舟上万龙狂腾阵横扫纵掠的“触手”们依旧在挥舞着,只是所以被击打到的飞船全部因为什么飞船上肯定没有装载的防御立场由“化为虚无”转而变成“被扫飞”。
飞船这东西本来就是用来飞的,偌大一个太空被高速推出几十公里这种事儿除了导致舰载空手们眩晕呕吐外也完全不会影响继续作战。
被扫飞后导致意外相撞舰毁人亡的情况不是没有,但仅仅一两起,对于大局而言无足轻重。
没有人知道霍鑫究竟做了什么,但这一刻,局势再次被反转过来。
片刻之后,诺亚甲板之上。
原本双目平视漫无焦距的龙女,嚼着一节手指枕着双手平躺在甲板上的康斯妮,以及谁也找不见在哪的尹熙颐同时抬头望天。
“是敌人的侦察机?我去把它打下来。”视力最好的康斯妮一个鲤鱼打挺蹦跶起来。
“不用了,如果不是一开始就清楚我们的位置,怎么可能只派一架飞行器下来?
我不认为在诺亚上敌人能凭借这个小家伙对我们造成什么威胁,让我们他们究竟在搞什么名堂吧。”龙女把头低回,甚至没让任何攻击拍打在这猫咪大的小型无人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