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1bm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承包大明 ptt-第八百八十八章 雙刀赴會閲讀-oewqg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
“他应该不是一个鲁莽的人啊!”
方逢时站在山腰上,看着一路西行的队伍,不禁摇摇头,又道:“想来他一定有什么妙计可以说服哱拜等人。”
“若他真有十足的把握,那他也不需要连赎金都准备好。”
徐姑姑道:“他的确不是一个鲁莽得人,但他却是一个非常贪婪的商人,若是此行能够成功,那陛下不但在朝中取得胜利,而他也能够获得宁夏这个贸易重镇,这足以诱使他以身犯险。”
方逢时问道:“那你认为他是否能够成功?”
徐姑姑摇摇头道:“如果不是造反,那我绝对支持他这么做,但偏偏这是造反,在这情况下,纵使陛下再三承诺既往不咎,但是任何一个反贼都不会相信陛下真的会放他们一马,除非我大军压境,或许还有策反的可能性,但是此时此刻,我绝不认为光凭金钱就能够说服那些反贼。”
方逢时道:“那你为何不劝阻他。”
徐姑姑道:“我已经尽力了,我现在能够做的,就是备好赎金,准备跟哱拜他们谈判,但是这同时也需要我军能够守住河套地区的粮仓,如此他们才会迫切的希望得到赎金。”
他们说得都没有错,郭淡其实非常贪生怕死,他这回以身犯险,可不是图什么英雄主义,他是认真评估了风险和利益,才决定亲自前去的。
这就是一桩交易,他拿出三十万两来当赌注搏一搏,若能赢的话,那他将获得巨大的利润,但若输了的话,那跟他不去,其实也差了不了多少。
他若不去,整个西南计划,以及将来神机营南下得计划,都有可能会搁浅,他也要被迫停止扩张得脚步,因为到时主动权将会在被那些大总兵,大臣控制着,他们怎么打,打成什么样,要打多久,郭淡是完全无法控制得。
而那无孔不入的利益集团,完全可以在幕后操纵。
极有可能满盘皆输。
但是海外计划已经在进行中,如果他在国内失去主动权,那将来会非常麻烦的。
算下来,他肯定是要赌一把。
……
郭淡的队伍一路西行,出得京畿地,来到山西境内,而同时他得马车上也多了一人。
不要误会,是个男人,正是那晋商胡渡。
“三叔,你那边进行的怎么样?”郭淡问道。
“郭顾问,我们只能是尽力而为,但这种情况,我也无法保证你万无一失。”
胡渡将一份资料递给郭淡,又道:“不知你是否知道,那哱拜手下的家将家丁,尽是当地的流氓地痞,以及死囚,这些人身上罪孽深重,他们只能依附于哱拜。”
郭淡拿着资料一边翻阅着,一边笑道:“这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你要说有十足得把握,我反倒是有些不放心了。”
胡渡道:“但是郭顾问犯不着为此涉险。”
郭淡呵呵道:“三叔,你走南闯北,哪一次是没有风险的,但只要有利可图,我们商人还会义无反顾的飞蛾扑火。你试想一下,如今我已经差不多控制西南地区,如果我还能够承包宁夏这一条线,等于彻底打通东南西北,等到那时候,天下货物尽在我们之手,这险值得一冒。”
胡渡笑着点点头,道:“那倒也是,如果能够承包宁夏,对郭顾问确实非常有利。”
“是我们,不是我。”郭淡笑道:“三叔放心,我郭淡一向信守承诺,等到此事成功之后,你将成为我一诺钱庄得股东,大主管,整个西北地区都将交予你。”
话音刚落,忽听得一人喝道:“哎!你干什么去?”
又听一人道:“肚子疼!我要去拉屎。”
咦?这声音好熟悉啊!郭淡赶紧掀开窗帘,往外看去,只见一个锦衣卫捂住腚眼子往边上的丛林跑去,不禁惊讶道:“是他。”
一炷香后。
“呼…可真是舒坦呀!”
只见一个锦衣卫轻轻吐得一口气,从林中行出。
而此时郭淡已经下得马车,站在马车旁,他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个吊儿郎当的锦衣卫道:“小伯爷。”
那锦衣卫不是别人,正是徐继荣。
徐继荣嘿嘿一笑,凑到郭淡面前来,“淡淡,若非我拉肚子,你可发现不了我。”
郭淡困惑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徐继荣眸子左右晃动了几下,道:“我就是在这里呀!”
郭淡皱眉道:“小伯爷,你别闹了,快些回去吧,要是让伯爷知道你跟了过来,那不得天天在我牙行一哭二闹三上吊。”
徐继荣哼了一声:“淡淡,你少拿我爷爷来吓唬我,这回谁也不能赶我回去,因为我跟你一样,可都是奉旨前来得,你凭什么赶我回去。”
“奉旨?你在开什么国际玩笑。”郭淡一翻白眼,这小子真是越来越蠢了,竟然拿这种谎言来骗我。
“你不信我。”
徐继荣顿时就急了,立刻从怀里掏出一道圣旨来,递给郭淡,“你自己瞅瞅!这可是陛下亲自给我下得旨,我现在可是锦衣卫百户哦。”
郭淡狐疑地瞧了眼徐继荣,然后才接过圣旨来,这圣旨刚刚到手,又听得徐继荣小声嘀咕道:“方才真是好险,差点拿这擦了屁股,那可就糟糕了。”
郭淡听得手一软,手中的圣旨差点掉在地上,又恼怒地瞪了徐继荣一眼,忍着恶心打开圣旨看了看,过得一会儿,他抬头看向徐继荣,充满困惑地问道:“小伯爷,你能够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什么为什么?”徐继荣呆呆问道。
郭淡极度好奇道:“为什么陛下会下这道圣旨给你?”
这圣旨可是真的不能再真了,但同时也令他感到非常困惑,肥宅这是要他死么,派这混蛋跟来捣乱。
徐继荣嘿嘿道:“京城双愚!”
“啊?”
“是我去找的陛下,我告诉陛下,我京城双愚可是缺一不可,一旦我们京城双愚联手,是战无不胜,攻无不……..。”
“行了!行了!”郭淡手一抬,打断了他的话,“陛下信呢?”
“嗯。”
徐继荣小鸡啄米般地点点头,道:“这是事实呀,陛下为何不信?”
“……!”
这回轮到郭淡怀疑人生了。
但事实还真就是万历信了徐继荣,不然的话,徐继荣也不能混在队伍里面这么多天。
常言道,病急乱投医,万历可是非常紧张郭淡的安危,故此当徐继荣搬出京城双愚得理论,并且拿出诸多事例证明,京城双愚在一起,那将无往不利,但如果京城双愚分开,将会被敌人逐个击破。
他要不说这最后半句,万历估计还不会派他来,可他那么一说,弄得万历也只能信其有,不敢信其无啊!
“淡淡!”
徐继荣突然一手搭在郭淡的肩膀上,一脸憧憬道:“你知道我等这一日等了多久么?”
郭淡木讷地转过头去,“此话怎讲?”
“你忘记了。”
徐继荣道:“我当初说过我们京城双愚要一块去打蒙古人,如今可算是如愿了,其实我觉得根本不需要带这么多人,这会妨碍我装逼的。”
他回头看了眼身后的那一百个锦衣卫。
“咳咳,内个。”
郭淡道:“小伯爷,这你有告诉伯爷吗?”
徐继荣道:“当然没有,我要告诉我爷爷,我爷爷还会让我来么?”
“呃…其实小伯爷,我此去不是打蒙古人的,我是去跪蒙古人,你也要一块去么?”
“跪蒙古人?”徐继荣睁大眼睛问道:“为啥?”
“因为…!”
郭淡道:“因为我就是去求饶的。”
“向蒙古人求饶。”
徐继荣阴沉下脸,道:“这绝对不行,我们京城双愚可不能丢这人,淡淡,你莫要怕,如今我京城双愚在一起,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待会我去冲锋陷阵,你在后面为我击鼓助威,就好像那关二哥斩华雄时,小翼在后面击鼓。”
“小…小翼?大空翼?”
“什么大空翼,是张翼德啊!你没读过书么?”徐继荣是一脸鄙夷。
“哦…!”
郭淡点点头,又问道:“小伯爷,你干脆直接告诉我,究竟要怎样,你才会愿意回去?”
徐继荣摇摇头道:“怎样我都不会回去的,反正现在回去,还是以后回去,都会被打。”
“你可是徐家九代单传啊!”
“那都是以前的事了。”徐继荣哼道:“我现在都已经养了十个儿子,而且还有两个没出生,要都是男孩,可就有十二个,我爷爷也不像以前那么在乎我了,哈哈……。”
“天啊!”
郭淡头疼地只搓额头。
徐继荣睁着大眼睛,略显难过道:“淡淡,你不想我跟你一块去么?”
“当然…当然不是。”
他的眼神,实在是让郭淡难以将真心话说出口,又是一把搂住徐继荣,哽咽道:“我只是太感动了,不过…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啥条件?”
徐继荣忙道:“只要不让我回去,我啥都答应你。”
“就是千万不要表露自己的身份,因为…因为我没有帮你准备赎金。啊…我真是太感动了。”
徐继荣反手紧紧抱住郭淡,将脑袋枕在郭淡的脖颈之间,“淡淡,我答应你,你别这样了,你弄得我也想哭了。”
郭淡当即掉的一地鸡皮疙瘩,赶紧推开徐继荣,道:“走吧,走吧。上马车,我得交代你一些事。”
……
宁夏。
“刘总兵,许总兵,这船只怎还未打造好吗?”
哱拜略显急切地向刘东旸问道。
他迫切的向要夺取河套,也就是将黄河那个“几”字给拿下,那样的话,三面环河,且有充足的粮草,如此便可与朝廷分庭抗礼。
刘东旸和许朝相视一眼,刘东旸道:“王子,我们以为造船渡河,并非明智之举。”
哱拜问道:“此话怎讲?”
刘东旸来到地图前,道:“如今河东岸得官兵,已经在榆林和延绥筑成一道防线,防止我军渡河,若是我军强渡的话,即便胜也会付出巨大的代价。王子,你看这里。”
他指着下游,“据我所知,这几年每逢冬天,这一段河道会结一成厚厚得冰,我们可以在正面佯装造船渡河,然后派一支部门趁着河面结冰,绕去对岸,两面夹击。”
哱拜皱眉道:“但此时离结冰,还有一月多之久啊!”
许朝道:“我们可以先抽调主力,夺取平虏,如今四周唯有平虏的参将萧如党坚守不投降,待我军彻底控制住西岸,便可集中主力夺取河套,且无后顾之忧。”
这时,那哱承恩突然快步入得大帐,“爹爹,那…那郭淡真来了。”
哱拜错愕道:“你确定?”
哱承恩点点头,道:“他们都已经到了东岸,正准备渡河,他还让人捎来一封信,让我们看好自己的士兵,别误伤了他。”
哱拜愣得半响,突然哈哈大笑道:“这小子还真是有趣啊!你赶紧吩咐下去,可千万别伤着我的财神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