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qhp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竟然能預知未來 無聊的魔方-第409章閲讀-6703m

我竟然能預知未來
小說推薦我竟然能預知未來
“江伯伯,您家里算起来也就只有江老爷子一个高手撑腰吧?”落寒问。
江人杰点点头:“怎么了?”
“那些人都是高手,就像今天这样,他们可以随时对你和老爷子江小竹发起攻击,到时候你只能挨打。”落寒说道。
“难道他们还不讲王法了吗?”江人杰问。
落寒笑了笑:“弱肉强食,有一种叫做食物链的东西,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如果没有实力,就只能被吃掉,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
江人杰陷入了沉思,他不止一次地被父亲劝解多养一些高手,但他总是不屑,他认为公司发展壮大就不会有人敢触碰他们。
“就好像今天晚上一样,有第一次就一定会有第二次。”落寒说着就准备带着夏琳离开。
江人杰见他要走,急忙阻拦:“内个..小林啊,今天还是多亏了你,你之前和我们借的钱就不用还了,当时我的谢礼!”
落寒噗呲一笑,说道:“江伯伯,我知道你报恩心切,但是一码事归一码事,我不会拿这件事当做筹码,钱,我会一分不少的还给您。”
“这…”
江人杰还想说什么,却看到落寒已经带着夏琳转身离开。
两人出了门后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世界一片寂静,夏琳刚刚虎口脱险,心里还有些害怕,不由得多靠近了落寒几分。
不知怎的,她觉得落寒不是那么讨人厌了,而且还能给她一些安全感,她很幸运落寒能住在自己对门。
“我们打车回去还是走回去啊?”夏琳走了两步突然问道。
落寒有些疑惑地转过头:“打车?现在这个点儿能打上车吗?再说这儿离咱家不远,走个十几分钟就回去了。”
“哦!”夏琳很是听话地点点头,跟在落寒的身后。
两人走出医院,来到了空旷无人的大街上,昏暗的路灯拉长了两人的身影,周围的住宅楼已经是一片漆黑,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夜猫子还亮着灯。
一阵夏夜凉风吹过,沁人心脾,夏琳好久都没有觉得如此舒适过,觉得周围一切风景都是那样的美丽。
正在这时,夏琳突然惨叫一声,坐在了地上。
落寒停下脚步扭头看了看,问道:“什么情况?”
夏琳用手揉着自己的脚踝,脸上充满了委屈。
这时候落寒才看到,夏琳居然还穿着高跟鞋:“我出门着急忘了穿运动鞋了!”
“那你能走不能啊?要不要我背你?”落寒问。
“可以吗?”夏琳瞪着眼睛可怜巴巴地问。
“当然不行。”落寒说着,把自己的鞋子脱了下来放在夏琳面前:“穿我的!”
夏琳有些犹豫,落寒解释道:“今天刚买的,刚才出门的时候才穿的!”
夏琳哦了一声,坐在地上不动弹。
“那你想干嘛啊?”落寒有些不耐烦地说:“没两步就到家了,你回去再洗洗脚不就完了?”
夏琳有些委屈地把手拿开,那脚踝居然肿了老高,看样子伤的不轻。
“算了算了!”落寒又穿好鞋子,然后蹲在夏琳身前:“快点的,我还得回去睡觉。”
夏琳偷笑了一下,然后趴在落寒背上。
落寒缓缓起身,惊讶地发现夏琳居然这么轻,背着她根本不用费力气。
落寒坦然自若地走了起来,并且提了一句:“闲得没事记得减减肥。”
夏琳脸一红,又羞又怒,但现在要使唤落寒,卸磨杀驴好歹也得等驴拉完磨再说。
刚回到小区,进入单元楼内,却发现这该死的电梯居然坏了。
“夏琳,你自己扶着楼梯走上去吧!”落寒说着把夏琳给放了下来,谁知她脚一落地就尖叫了一声,整栋楼的声控灯都被她给喊亮了。
“大姐你要闹哪样啊?”落寒又急忙把夏琳背起来,苦着脸问。
夏琳可怜巴巴地说道:“人家现在不能走的。”
“哇,大姐有没有搞错,你打算让我背你上十五楼?你这个体重是会出人命的!”落寒说道。
夏琳眼神中闪过一丝狠色,但表面还是可怜巴巴地说:“帮帮忙嘛!人家会很感谢你的。”
落寒挠了挠头皮:“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女人咋这么麻烦呢”
但最终,落寒还是背着夏琳开始一步一个台阶地走起来,好在他体力旺盛,曾经负重越野是很寻常的事情,现在别说是十五楼了,就算上三十楼他顶多喘喘气儿而已。
爬在落寒背上的夏琳也感觉到了奇怪,这都上了八层,落寒居然连大气儿都不喘一下,要是换做她自己一个人上五楼就得歇一会。
“果然是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夏琳心里说道,手不停的在落寒背后做打的手势。
落寒当然看到了她的动作,只是懒得和她计较。
总算到了十五层,落寒喘了口气,说道:“大姐,该下车啦!”
夏琳哼了一声,全然是另一副模样,白了落寒一眼便开门回家了。
落寒心里暗草一声,在楼下一个样,上了楼又是一个样,女人还真是多变,这简直就是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但是看着夏琳单腿跳着,落寒忍不住说道:“喂,我家里有外伤药,很灵的。”
夏琳先是打开房门,然后半个身子跳进去,最后头露在外面对落寒说了句:“我~不~稀~罕!”
“那好吧,别后悔哦,你确定你这个样子明天可以上班”落寒说完也打开门进屋。
夏琳进屋子后回想着落寒最后那句话,对啊,她明天还要早起上班,这样子她怕是赶不上公交车了。
“哼!我才不会用你的药,就算我疼死,明天在路上摔死也不要用!”夏琳自言自语道。
但是她忘记了自己的现状,她穿着高跟鞋,还用单脚跳,刚一跳进门,着地的鞋子发出咯噔一声响,鞋跟应声而断,她也直接朝后一仰,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这下可好,她两只脚都被扭了,现在是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她愤怒地甩掉两只鞋,越想越觉得倒霉,最后大哭了起来。
落寒回到家里,刚把鞋子换掉准备去冲个澡,结果就听到了对面传来哭声。
他以为是夏琳在对门发疯,本来没想理会,结果这哭声越来越大,又把整栋楼的声控灯给点亮了。
无奈之下,落寒打开房门,敲了敲夏琳的房门问道:“需要帮助吗?”
此时夏琳处于心态爆炸的状态,听到落寒的声音后立刻骂道:“不需要,滚!”
“哦,那好吧!”落寒也懒得管,正准备转身回去,结果又听到夏琳喊道:“需要需要,我需要帮助!”
然后夏琳把门打开了,落寒看到屋子里的状态吓了一跳,此时的夏琳躺在地上哭得梨花带雨的,两只鞋子在客厅里相距两米。
落寒蹲下身子,把夏琳提起来扔在沙发上,然后说道:“你等着,握去拿药。”
过了一会,落寒拿来一个白瓶子的喷雾药剂,来到夏琳身边。
“你忍着点,实在不行就叫吧!”落寒说道。
夏琳被他的话吓了一跳,急忙问道:“你要对我做什么?”
“你问的不是废话吗?对你进行治疗!”落寒无辜地说。
他现在的表情在夏琳的眼里很像一只恶魔,而她就是砧板上的肉。
“你放心,这种事情我很在行的。”落寒理所当然地说道,听在夏琳的耳朵里却愈发让她觉得落寒是个恶魔。
只见落寒从药瓶里取出药膏,然后均匀地涂抹在自己的手掌里,两只手朝着夏琳的脚踝伸过去。
“刚开始会有一点痛,只要你忍过这一时,接下来就没事啦!”落寒在动手之前说,随即迅速把手贴了过去。
“啊!”夏琳疼得一声惨叫,想要把自己的脚从落寒的手里夺回来,但落寒已经不允许她这样做了。
但是接下来,夏琳突然觉得一丝凉意涌入自己的脚踝,让她觉得有些舒爽,疼痛感减少了很多。
药物被他均匀地涂抹好,只是短短一瞬间,落寒就放开了手,说道:“这下应该没问题了,明天你就感觉不到疼了。”
“什么药?我为什么从来都没见过?”夏琳闭着眼睛,享受着药物带来的清凉,心里对落寒也不那么讨厌了。
“这是独家秘方,一般人我还不给用呢!”落寒说道。
夏琳轻轻地说道:“谢谢你,今天真是麻烦你了。”
落寒好像是铁了心就要让夏琳讨厌自己,这时候他没有接受夏琳的道谢,而是问道:“几天没洗脚了?”
夏琳急忙把脚给抽了回来,骂了一句:“滚!我每天都会洗的。”
“真的嘛?那还真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落寒说道。
夏琳脸色一下涨红,小嘴嘟了老高:“你为什么这么令人讨厌呢?”
落寒伸出一根手指挠了挠鼻子:“如果你不讨厌我的话就会爱上我,我在尽量阻止你爱上我!”
“我爱上你?还要阻止?”夏琳有些纳闷。
落寒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的左边,又指了指自己的右边说道:“是啊,追我的人如果排队的话,能够从这里排到这里!”
“这算下来也就两个人你排什么队”夏琳说道。
落寒一脸认真地说:“这不是两个人,而是第一个和最后一个,因为她们已经绕了地球一圈!”
“我去,落寒你怎么能够这么不要脸的?”夏琳被气得有些昏了。
落寒诚实地说:“因为我从小都有锻炼,脸厚三尺,非一日能够练成。”
夏琳感觉自己如果再和他多说一句话非得被气得吐血身亡不可,她怎么也不能把现在的落寒与刚才大展身手的落寒联系在一起:“请你离开我的家!”
许森懵懵的看着眼前的环境,准确点说,不用看,周围黑黑的啥都看不到,也没有声音,想动一下都困难。
眼睛一闭一睁,不知道待这里多久,没有时间概念,也没有丝毫饿的感觉。
感受着脖子上勒着的绳子,许森心里开始发苦,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个情况,按理来说他一个现役军人,穿着军装,就算见义勇为被车撞了也应该有人送到医院吧。
不过许森很清楚以他当时的情况,活下来的机会渺茫。
但无论如何也不应该被出现这里,就算是绑架,至少也得出现个绑匪吧,还有这个不专业的捆绑手法,也不怕还没收到赎金先把自己给勒死了。
许森告诉自己要冷静……冷静……冷静个锤子啊!!!
同一时间,村口的大喇叭早都开始嚷嚷了“百顺,百顺,你死脱了头的还不回来?你要生闺女了啦!”
“啥,要生了?”正在垄沟收昨晚下的竹篱的许百顺,撒下手就往家跑,毫无疑问最后一句让他气愤了,豪不犹豫的回了一句:“什么闺女,是儿子!”
接下来就是溅着水花往家奔,据许百顺夸大其词的说法,那天逃掉的泥鳅至少有十二斤,而他确实得了个儿子,却只有六斤五两。
另一边许森就感觉有人在摸着自己的头,顺带着还往外拽。
“我靠,还真的给我套袋子里啊,别拽别拽,我自己出来还不行么?”
呼……呼……总算能呼吸了,还没等许森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紧跟着就传来了一声:“出来了出来了,哎呀是个带把的。”
我当然是个带把的,不对,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许森张口就想问问自己在哪。
“哇哇哇……”
不对,我再试试“你们是谁?”
传来的还是“哇哇哇……”
这时候又听见刚才那个大嗓门喊道:“哎呀,百顺你咋才来啊,生了,生了,生了个带把的。”
“儿子好啊,儿子好,我都想好了,就叫三多,我许百顺生了三个!三个都是儿子!”许百顺一边嘟囔一边从屋外连钻带拱的往屋里冲。
屋外围了半个村子的人,听到许百顺又添了个儿子,脸上充满了各式表情羡慕的,嫉妒的,不在意的……
窗口的阳光打到襁褓里的许森脸上,以及周围的一圈人,都明明白白显示一个事实,他许森重新投胎做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