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6fxq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重回二零零五-第八百四十五章 英雄所見略微有點不同推薦-xgflz

重回二零零五
小說推薦重回二零零五
喝着咖啡,说完之后的周安安嘴角带着一丝邪魅的微笑,整个人看上去有股莫名的气质。
“周先生想我们怎么报答?”
听到这个有些无礼又有些暗示的问题,柳慈不以为怒,反倒巧笑嫣然地反问一句。
说着的时候,她还把一只手伸过去,食指在对方的手背轻轻地划拉着。
一旁的王琪凤保持着清冷的脸色,却也没有勃然大怒。
在港城那个年代娱乐圈混过来的女艺人,对于这种情况,都有着非同一般的淡然。
“那你们就…帮我参谋一下给内地朋友买的礼物。”
左手大胆地反握住对方柔软的手掌,未免自己内心太过冲动的周安安以退为进,说出了自己的要求,被拨动的心弦却是无法快速平息。
三十狼灭,四十虎吞,虎狼之骑,惹不起,惹不起。
上个世纪末成名的港城女艺人,果然是独有一番妩媚,让男人无法抗拒。
“好啊。”
眉毛一挑,柳慈干脆地笑着应下。
隱婚老公:離婚請簽字
若是换做一般的年轻富二代,她肯定就会顺势再挑逗一下,展现自己尚未随年龄消逝的魅力。
不过,对方的身份注定了只能适可而止,更何况是在这公共场合。
一不小心玩过火,惹怒了新老板,可就得不偿失了。
“王小姐平时都是这么安静的吗?”
结束上一个令人心跳加速的话题,周安安转头问起很少开口的王琪凤。
相对于那荧幕上一眼就让人想恋爱的柳慈,他更中意一眼惊艳、两眼过终生、三眼生孩子的绝世大长腿王琪凤。
只可惜,两人生不逢时,对方在颜值巅峰期,周安安还在读初中。
有一句话怎么形容,君生我未生,我生君未老。
當千金遇上惡少
现在差不多三十四五岁的王琪凤,在颜值略微掉了一两分的情况下,增加了几分的成熟韵味。
可惜,对方今天穿着略微有些保守的连裤装,让他少了欣赏印象中那绝世大长腿的机会。
“没有,只不过我普通话不太标准,怕打扰了您说话的雅兴。”
见对方直接问起自己,王琪凤连忙解释一句。
好不容易凭着好友的厚脸皮,她们有了一个新的出发点,怎么也不能轻易得罪了这位新老板。
钱不钱的无所谓,当初她资源好的时候赚了不少钱,也买了中环的房子,生活压力……在港城维持体面的生活还是有点大的。
一直没有好的作品,根本就不会有好的代言找上门,活动出场费也是日渐减少,她急需一个优秀的平台,提升自己的地位。
魅顏:吃貨毒後 楓雪舞
若不然,出席那些宴会租赁的礼服,就是一个不菲的数字。
“王小姐的声音很好听,怎么说话都不会让人失了雅兴。”
“谢谢周先生的夸奖。”
听了对方的话,王琪凤忍不住掩嘴笑了起来。
看到这位内地年轻富豪轻易地撩动好友的心弦,柳慈将对方归到了‘多情’(渣男)的行列,眼中意味更浓。
虽说她们年龄大了,但有些人还就钟意她们这样的呢。
对于一些不善交际的女子,一旦碰到个主动找话题、还看得过去的男人,话就多了起来。
很快,还有些拘谨的王琪凤就融入了两人的话题之中,女艺人从来不缺少口才,只是分情况保持表面的高冷罢了。
当然,这个前提是男人必须多金、年轻,风趣和帅都在其次,一般宅男只能在脑海里幻想一下。
即便女神年龄大了,依然是那些宅男高攀不起的样子。
“把这两款拿出来试试。”
站在一个金凤祥的柜台前,周安安指着两款耳坠说了一句。
“好的。”
女售货员小心翼翼地拿出两款五位数的耳坠,细心地给两位有些面熟的女人戴上。
“好看吗?”
等售货员给自己戴上之后,柳慈笑着问了问旁边的正主。
没想到对方的眼光和自己差不多,一眼就看中了这款耳坠,被对方宠爱的女孩一定很幸福。
“都不错,结账。这个,你们不用摘下来了。”
打量了一下灯光下明媚了许多的两位曾经女神,周安安拿出银行卡,简单干脆,顺便让准备摘下耳坠的两女停住了动作。
对于初次接触的两位女明星,周安安花五位数送点小礼物,完全没有问题,反正对方迟早会帮他挣回来。
再多的话,就要视情况而定,这是一个男人的基本原则。
“谢谢。”
摸了摸颇为喜欢的耳坠,柳慈很干脆地道谢一句。
她都已经是他……手底下的人了,接受点礼物很正常,不是吗。
一般人送给她礼物,她都不屑要呢。
“谢谢。”
差不多的想法,王琪凤也没有直接拒绝这样的礼物。
相比于未来要在对方手下工作很长一段时间,这份礼物也不用太矫情。
之后,周安安才让售货员把其他几件看中的饰品包装起来。
有美女相陪,时间果然过得很快。
一晃眼,周安安抬手看表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
“不好意思,麻烦了两位美女一个下午。这样,我请两位吃点晚餐,表示一下感谢。”
晚餐没有别的安排,周安安自然不会浪费了大好时光。
入乡随俗好,像他这个年纪的普通男人,吃晚饭怎么能孤身一人。
“好的。”
足球之王
拉了一下要说话的好友,柳慈答应了下来。
现在,没有什么比陪新老板吃饭来得重要。
周安安让人定的晚餐地点名叫汉唐临江居,据说是米其林三星级餐厅,坐在里面的临窗位置可以远眺港口海面,座位很难预定。
不过,这种事情自然不用周安安亲自动手,花了不菲价钱雇佣的神剑护卫竭诚服务。
“哟,老女人,这么快又见面了。”
刚从车里下来,周安安就听到旁边一个年轻的男声响起,语调中带着一股欠揍的轻佻。
转头看去,只见一个竖直短发、脸色略白的年轻男子环拥着两位年轻漂亮、妆容较浓的妹子,眼神落在王琪凤身上有些异样的占有欲。
自古红颜多祸水,古人诚不气我,周安安发现自己跟不太熟悉的美女接触,经常会遇到这种事。
只是,他怎么和对方有一种英雄所见略同的赞同感。
当然,两人现在站在天然的对立面,属于英雄所见略微有点不同。
“元少,希望您的口德能配得上元家的教养。”
听着对方轻蔑的称呼,知道对方所指的柳慈主动帮好友站了出来。
先前,她遇到这种情况或许会忍气吞声,毕竟对方名门望族的身份是她不敢招惹的。
但是今天有新老板在,柳慈怎么还能让这个觊觎好友许久的富二代给损了。
要知道,她的新老板可是翻手间差点让港城云家成为历史的‘狠人’,这个比云家还差了点的元家自然不在话下。
当然,她也不会说什么过激的话,免得让新老板对自己的印象变差。
“怎么,伴上了小白脸,说话都这么硬气了。”
紙婚
见到这个柳慈敢顶撞自己,白脸男子讥讽地调侃一句。
“元少,这个就是你说的老女人。确认够老土的,眼角的鱼尾纹都遮不住了,竟然还伴了这么个小白脸。”
被元少左手抱着的黑色吊带裙妹子,看了看保持不错、脸蛋自带妩媚的柳慈,略微有些嫉妒地讽刺道。
老女人,有什么资格和她们竞争云少的宠爱,还惹得元少在运动时还叫起对方的名字。
保养得再好,也是老女人。
“就是,你看那个人还穿连裤装,太土了吧。是不是因为腿太短,不好意思见人。元哥,我们不要在这里和她们浪费时间了,太丢份。”
另一边穿着红色吊带装的妹子,随声附和一句,顺带撒娇着准备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