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2qn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唯我正邪之路 起點-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莫元空閲讀-aw1cy

唯我正邪之路
小說推薦唯我正邪之路
蛮皇死死地盯着雷空王,强大的阳神之力还未让他完全死去,可是那诡异的黑色雷劲,正在不断消磨他的生命力。
蛇蠍尤物
雷怜王苦笑一声,看着现身的雷空王以及其身后二人,卢至和侯文禹。
“莫元空,所以隐于最后的人一直是你吗?”
此时的雷空王完全和平日里不同,身上没有一丝小心谨慎,但也没有所谓的枭雄之气,他平凡的好似一个路人,只不过他此刻所显露的境界却不是如此。
原本以为当时展现出真武境初期的莫元空就是他真正的实力,实则莫元空的真正境界是真武境大圆满。
“二哥,你这么说好像我是一个阴谋家一样。”
雷怜王认真的打量了下雷空王,看到他嘴角突然露出一抹轻松且熟悉的笑意,这让他突然想起了一段被尘封的记忆。
那段记忆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
他们这一代一共有六个兄弟,老大自然是上一代的大霆皇上,而莫元空却是最小的一个。
自己排名第二,并且在皇室教育中,最早成熟起来,可是面对着几个弟弟,他唯独看不穿莫元空。
三岁时,莫元空的表现就和一般孩童有明显的差异,他不和其他孩子一般喜欢打打闹闹,而是对看书情有独钟。
并且经常语出惊人,无论思维方式还是其他都远超同辈,甚至比起十六、七的少年也不逞多让。
直至当时的父皇与莫元空深谈了一次后,莫元空才一点一点的发生转变,平日表现与一般孩童无异,只是其性格有些胆小,或者说谨慎过头。
这种变化也让雷怜王渐渐适应,从而忘记了那个被称为天才儿童的莫元空。
这时又有一件往事浮现,是自己的皇兄也就是他们的大哥,分封五王时,曾经与莫元空私下深谈过一次,无人知晓二人谈论的内容。
但从此以后莫元空不仅表现得小心甚微,还经常被女色所迷,好色是一个男人的天性,对此他也没多想。
随即脑海中,依稀浮现出几个词,金霆域、雷空王、龙脉。
隐约间他好像抓到了什么,但有些地方还是难以梳理清楚。
“小弟,我想知道这一局你会赢吗?”
听到这个称呼,莫元空的目光变得有些复杂:“二哥,你知这个称呼对我来说有多么陌生吗。
不过你若想知道,告诉你也无妨,这一局,我就算不会赢,但也不会输。
一开始我是布局之人,但慢慢的有很多人加入到局中,在发现众人的意向竟然出奇的一致后,所有人都在完善此局。
其中有我,有忘玄燕,有司马鸿移,有欧阳赤离,有冥域以及……”
嫡女重生之凰歌
全神全仙亦全圣,非佛非道非鬼冥!
云指绝剑千叠浪,缥缈孤影赋苍穹!
一句诗号传来,白底金纹太极道袍映入众人的眼中,那完美无缺面庞,以及自信的瞳眸,在场之人自然知晓是谁。
大霆正道联盟盟主·冷初洛。
仙絕 石三
“以及我。”到场的冷初洛轻声道。
雷怜王眼中的疑惑更多:“我不懂,为什么众人的意向是一致的?小弟,你所求得不是皇位吗?”
莫元空摇了摇头:“不知二哥可还记得,原本的我是什么样子,我是指三、四岁时的我。”
雷怜王点了点头,神情有些不可置信:“所以这些年你都在伪装,从那么小开始?!”
莫元空的神情有些忧伤:“我名为莫元空,我的王号也是空,还不懂吗,一生是空。
不过父皇对我倒是没有太高的要求,只是担心我所展现出来的早慧,被大霆五祖所忌惮。
只因当时的我就提出了通过合纵连横的方式,彻底废除大霆供奉堂,灭除五祖!”
“那为什么…..”雷怜王极为不解,既然早就有办法废除供奉堂,为何要拖这么久。
莫元空叹了口气:“只因道仙和恶修罗的横空出世,让大霆面临相当沉重的压力,五祖的存在同时也是一种震慑。
即使他们的实力比不上那两位,但他们还活着就是一种保障。
直至父皇在朝堂上的一些动作,引起了五祖的顾忌,被迫病逝后。”
重生升職記
龍血武神
说到这莫元空眼中闪过一道刻骨铭心的仇恨,不过看到被血色锁链吸食的仅剩皮包骨头的大霆三祖,眼底的一丝恨意也消散了许多。
雷怜王后知后觉道:“所以皇兄在成为大霆皇上后,分封五王时,将你安排在金霆域,是他早就知晓金霆域有那个东西!”
莫元空点了点头:“你能借去他的力量施展先祖降神,我若不是早有布置,又怎会同样能够借去他的力量。”
“所以雷空王你早在点明冥域这个神秘势力的存在时,就开始算计我人界会了吗?”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于虚空中飘落处一朵朵杏花瓣,随后凝聚成人形,蓦然现身之人正是欧阳赤离。
莫元空对欧阳赤离的出现好似早有预料:“你们人界会的出现,才是真正的意外。
为了不暴露自己的实力,继续维持本该小心谨慎的雷空王的表象,我不得不一步步妥协。
不过当时指明冥域这个势力,是因为他们碰了不该碰的东西。
当然,你要说算计的话也没错。”
(部分详情见第六百九十四章。)
欧阳赤离耸了耸肩,对这一切好似浑然都不在意:“不过雷空王,你没死我确实很意外。”
莫元空却深深叹了口气:“我更意外的是,我的假死骗过了所有人,却被你人界会的龙王找了出来。”
欧阳赤离轻笑一声:“这一局已不属于我,我该去见见那两位了。”
说完不等其他人答复,便化为杏花瓣消失在原地。
雷怜王对于欧阳赤离的去留丝毫都不在意,从始至终他的双眼一直紧盯着莫元空:“所以你将那个东西谎称为龙脉,让忘玄燕引我入局。
仙之九品芝麻官
**相公
随后再假死脱身,等到大局已定时,再现身收拾残局吗?”
莫元空摇了摇头:“我之前说过,这一局参与的人不少,我们互相之间本没有太多交流,但都是保持一定的默契,你布置一子,我布置一子,将此局完成。
鬼宅靈異事件 伍拾元
其中也有许多变数,例如蛮皇的出现,但他的那个血祭大阵,正好帮助我完成了拼图的最后一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