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05i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頭狼 尋飛-4014 意外讀書-ryd42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沉寂,死一般的沉寂。
在我说完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手机那头的罗权久久没有发声。
如果不是看到还在通话中,我甚至以为他已经挂掉。
可说出去的话,如果泼出去的水,尤其还是这种牵扯到吴恒性命的大事儿,哪怕明知道我冲撞了他,该撑的场面咬牙也得撑起来,生活交给我一个不诤的道理,磕头赔罪从来不能息事宁人,想要解决问题,腰板挺直是基础。
“呼..”
足足过去十多秒钟,手机里传来罗权一声粗重的喘息声。
“得罪之处还望权哥海涵。”我舔舐几下嘴唇,尽可能语调平和的出声:“刚刚我那些话可能在权哥看来就跟小孩子吹牛打屁一样没有半点依据,但却是我的真实心理,于我而言,吴恒是我兄弟,连城也是,在帮助他们这一块,我绝对不遗余力!”
“连城确实在高喜他们家里人手里,至于究竟在什么地方,我正在查。”罗权仿佛没听到我方才说的那番话一般,怔怔开口:“我们成长的环境完全不同,待人接物也肯定不会一样,尽管无法做到互相理解,可在挽救连城这块我们的出发点相同,我没法去做的事情,希望你可以。”
我思索一下,轻声道:“权哥,能再多嘴问您一句么?”
罗权似乎洞穿我的心思一般,很直接道:“你是想问我,明明位高权重,为什么不利用身份去帮扶连城是么?”
我小声“嗯”了一下。
“平衡!”罗权慢吞吞的吐出两个字:“任何组织和派系都需要平衡,就像我刚才跟你说的那样,这个国度不会允许任何凌驾一切又不受控制的圈子存在,上头默许连城可以将高喜取而代之,同样也在暗示高喜一方用特殊的方式警告我们这一系必须收敛。”
听到他的话,我的心里莫名闪过一抹悲哀。
人上之人又能如何,他们的正上方何尝没有同样不敢忤逆的存在,从我的角度看罗权,绝对是应该仰视,可即便如此,他仍旧得小心翼翼的喘息,或许每一个光鲜亮丽的外表深处都有几句难以明讳的苦涩吧。
文娛之我的愛情公寓
招財進寶 藍琴
我顿了一顿又接着问:“权哥,如果要制裁连城的人消失,他会不会逢凶化吉?”
罗权深呼吸两口,嗓音沙哑的回应:“我不知道,也不敢随便打包票,他的问题也许会迎刃而解,可你..”
他的话没说完,但我已经读懂了后面的省略,敢把连城这种级别的小咖禁锢,高喜一族绝对不会太简单,可能罗权不鸟他们,但我应该是无法抗衡的,尤其高喜一族背后还有不属于罗权级别的大拿捧着,我救连城就是等于在扇对方的耳光,那我最后的结局不定有多“凄惨”。
“王朗,这件事情其实很好解决,高喜家族丧失希望,无非想要一份慰籍,倘若吴恒主动站出来,替连城抗下所有,高家人如果还继续折腾,我就有十足的借口介入,我罗家盘踞御林军这么多年,敌人无数,朋友也相当客观,如果真涉及到两个集团的内耗,上面绝对不会允许,不论高喜及他们背后的势力是否愿意,最后都不得不以吴恒伏法画上句点,但经此之后连城会合理合适的平步青云,你们头狼公司也能水涨船高。”罗权不死心的又劝阻我一句:“你是聪明人,而立之年能够达到巅峰是多少人梦寐已久的追求,另外我可以承诺满足吴恒的任何要求,不论是钱财还是别的方面..”
武動天煞
不等他说完,我直接挂断了电话:“权哥,总因为同一个问题辩论是件很浪费时间的事情,感谢您分享信息,如若我这次能侥幸带回去连城,一定给您捧茶道歉,再见!”
放下手机,透过后视镜,我看了眼耷拉着脑袋,不知道在思索什么的吴恒,宛若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继续发动着车子,挂挡朝街口驶去。
此时刚好是晚上的八点多钟,街道上车水马龙、行人如梭,我目视前方的拨动着方向盘前行,唯恐和那些着急下班的汽车发生任何碰撞,可脑子里的思绪却早已经飞到了九霄云外。
妖夫太腹黑:囂張大小姐 楊家二小姐
抗日之雄霸南洋
罗权不会跟我开玩笑,以他的身份都觉得难缠的问题,凭借我的小胳膊小腿怎么可能化险为夷,用整个头狼去换取连城的安危,这种选择题傻子都不可能划等号,可要是不管连城的死活,我首先得罪的是罗权,毕竟站在他的角度,拿下吴恒比直接对上高喜家族更轻松,其次高喜一族会放过我么?
他们如果得知吴恒在我手里,会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最后就是连城,他要是知道被我所抛弃,会不会孤注一掷的将我和头狼也甩出来?
錦瑟華年
道術宗師
乱七八糟的想法在我脑子里肆无忌惮的穿梭,冷不丁一只巴掌拍在我肩膀头上。
我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扭头看了一眼,吴恒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昂起脑袋,正直勾勾的盯着我看。
“怎么了老吴?”我故作轻松的咧嘴一笑。
“小心看路。”吴恒冲前方努努嘴。
当我回过去头时候,他的声音缓缓响起:“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你来上京的次数应该也不多,很熟悉这边的路么?”
“熟悉个屁,我是路痴,一出门东南西北全分不清。”我吐了口浊气干笑。
“分不清方向还不开导航,你这是准备赌运气上高速吗?”后视镜里,吴恒嘴角挂笑:“其实并不难选择吧,一边是未来锦绣前程的保证,一边是半熟不熟的朋友,拿我交换合情合理,况且罗权开出来的条件不算低,他愿意满足我任何的要求,你说我跟他要多少钱合适?”
我咬着嘴皮,强颜欢笑的保证:“别说没屁搁楞嗓子眼的废话,你无亲无故,就算给你一座金山又怎样?老吴,我知道你咋想的,把心搁肚子里,就算不为你,我也得保全自己沽名钓誉的伪君子身份,要因为这点破事就把你卖掉,往后谁还敢替我卖命,况且要不是我当初想的少,让你来上京,你也不可能沾上这破事,不论怎么算,我都有责任承担到底…”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
话音未落,仍在仪表盘上的手机突然响起,看到是钱龙的号码,我一拍后脑勺骂娘:“奶奶个哨子的,光顾着跟罗权扯皮,把我兄弟放一边了,待会咱再聊啊老吴,我先给皇上通上话。”
说罢,我迅速按下接听键:“你到长途车站没,等我打开另外一部手机导航哈。”
“麻烦问下,你是手机主人的朋友么,我看他通话记录里只有两个号码。”电话那边传来一道陌生的男音。
我立时间皱起眉头:“你哪位?”
“你朋友刚刚满身是血的倒在我门口,只说了一句别报警就晕过去了,我看他手机没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