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dw6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樓乙 線上看-第三千零九十六章 進入商盟看書-71am5

樓乙
小說推薦樓乙
楼乙目光偷偷看向了另外一位多家的十老之一,对方的表情一直都未有过变化,楼乙嘴皮子动了动,对方目光微微有所变化,但最终再没有过多的动作。
那美艳的女子似有所觉,眉眼之间闪过一丝疑惑,但很快便被那标志性的假笑所取代,她似乎也已经做好了下一步的打算,不过这些都已经不是楼乙需要关心的了。
毕竟早在他离开之时,霸王城的一切都已经交付出去了,陆盟本身也没有丝毫的问题,毕竟楼乙不想因为自己的事情,而将他们都牵扯入内。
虽然陆盟现在还很弱小,但若得到了同欲界乃至整个浮妖界商盟的支持,可想而知过个万把千年的岁月凝练,相信陆盟终究会脱颖而出的。
至于仙悦楼保媒拉纤作为牵头人想在人界商盟与浮妖界商盟之间搭桥,并从中渔利一事,他却是最最信任彭陆终的,因为他是最能够看清形势的聪明人。
族主 伏君
彭陆终应该深知若是绕开了同欲界,直接牵头灵妖各界的商盟,他自己还没有这么大的本事,还有一点就是,在商盟之中还有自己的小叔子李仲夏,这也算是一道双保险。
虽然他自个是相信彭陆终的,但人心有时候是会变的,尤其是当欲望不断的膨胀之后,一切都不能做到百分之百的完全信任,这一点楼乙也在赫连绝跟秦吴卫两位前辈,在对待他的事情上便已看到了。
凡事有所保留,才不会在异变到来之时猝不及防,楼乙创立陆盟的另外一个考虑,便是在为同欲界谋求出路,毕竟人界商盟无比强大,是一个小小的同欲界所无法比拟的。
当然这一切都是后话了,最终经过商量之后,众人最终决定宣布赫连绝跟秦吴卫的死讯,即便是楼乙觉得此事有些残忍,尤其是对于赫连举以及秦锦清而言。
但两位前辈毕竟是商盟的人,而且他也无权干涉商盟的内部事务,同时他也有自己的考量,既然他们决定宣布两位前辈的死讯,便会用尽心思来照顾好赫连举跟秦锦清,毕竟那两位前辈是在用生命为商盟还有碧云阁做事。
民國舊影
之后当一切解除之后,赫连举跟秦锦清都恢复了各自的意识,他们也在这时得知了双亲逝世的消息,赫连举当场崩溃咆哮道,“不可能,我爹何等人物,怎么可能会死在一群乌合之众手中,我要回家!!!”
楼乙望着他开口说道,“你冷静些!”
楼乙的话令赫连举当场怔住,若是换做以前,他必定会用极为鄙夷的语言反讽对方什么身份敢让自己冷静,但是现在的楼乙是他明面上的师父,而且这一路走来,楼乙对他们的照顾跟教导可谓是无微不至的。
王妃粉嘟嘟 月懿堯
但是爹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死了,让他冷静些他如何能够冷静的了,一旁的秦锦清也捂着嘴哭了起来,但是她在听到楼乙的话语之后,还是伸出另外一只手按住了赫连举。
赫连举的身躯不断的颤抖着,双拳紧握额头青筋根根爆起,很明显他在极力的克制自己的愤怒,楼乙走上前去,张开手臂将两人搂在怀中,小声说道,“冷静些,万事有我,等回去了再说吧!”
我的哥哥是巨星 夏目以寒
秦锦清也在一边劝解道,“玉郎听师傅的,你也知道爹爹的脾气,要是他老人家在天有灵,知道你在商盟总部这里撒泼的话,我怕……”
赫连举慢慢松开双拳,但身体仍在颤抖着,他努力做了几次深呼吸,然后抬起头来对楼乙跟秦锦清说道,“我没事了……”
棄婦翻身:王爺,滾遠了 鎖金秋
癡心虐戀
楼乙松开两人,并用手掌拍了拍两人的肩膀,之后他看向在场的商盟大佬们,抱拳拱手说道,“诸位前辈在上,当初赫连绝跟秦吴卫两位前辈让陆某人将他们俩的子女带来,如今我任务已经完成,还希望诸位前辈看在那两位前辈为商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份上,善待他们的子女才是!”
为首的那位汉子点了点头,向其承诺道,“放心好了,我们商盟自然会做好善后之事,既然你是这陆盟的盟主,又已加入了商盟,这次也算是商盟给予的任务,算是圆满的完成了,待会儿等你们安顿好后,持此令去勋功殿,领取此次护送任务的酬劳吧!”
狂女幻靈師 倉央驕月
楼乙对着四周各位前辈鞠躬致意,在最后看向那位多家的老者之时,冲其微微点了点头,对方虽未作回应,但是楼乙相信对方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了。
楼乙带着赫连举跟秦锦清离开了大殿,之后商盟这十位决策者开始激烈的争论起来,而这些已经不是楼乙需要知道的事情了,他只需要将自己该说的话告知对方,接下来对方如何去做便要看商盟决策者是否真的能如传闻中的一视同仁了。
楼乙出了大殿之后,便有数人早早等候在此,楼乙忽然一拍脑袋想起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但是他回头之时,此处只有一面巨大的高墙,哪里还有大殿的半分影子。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对引路之人询问道,“那个小哥儿,我想问一下,我带来的人要如何安置才好!”
为首一人冲他抱拳拱手行礼,楼乙还礼之后对方说道,“陆盟主请放心,他们应该已经先一步到达了地方才是。”
總裁老公吻上癮
楼乙听完之后便立刻明白过来,便不再多言跟着对方一道前行,路途之上兜兜转转穿越数道门廊,每穿越一处楼乙都能够感受到空间异动的微弱轨迹,但他并没有在意这些,毕竟商盟本部作为人界商盟的大本营,自然需要用心做好防御才是。
更何况据说当初有一个疯子老道,曾经单枪匹马冲进商盟本部,将此地闹得个人仰马翻,而最终谁也没有奈何得了此人,甚至如今这疯子老道所在之地,也是无人敢踏入半分,这件事已经算是核心地区的一桩美谈,被无数好事之人所津津乐道。
楼乙在听到这个传闻后,也生出了前往一窥究竟的想法,毕竟他虽然肩负苍生之道,但其主修的仍是阵道一途,若能一窥这老道前辈的布阵之法,应当也是美事一桩。
没过多久那几位引路之人,便将他们带到了目的地,但是楼乙却并未在此看到他们来时的飞行法器,对方向其解释称,所有的飞行法器都有特殊的地方安置,此刻并不在此处,这里乃是商盟十老为赫连举以及秦锦清两位小友所准备的落脚之地。
楼乙环顾四周此地一应事务样样俱全,还有丫鬟跟仆役在打扫院落,周围灵气化雾笼罩地面,院中前方种植不少奇珍异花香气宜人,后院处隐隐有果香气飘出,想来应该是有果园跟药田之类的东西存在。
在院子中央有着一个传送阵,应当内有乾坤才是,他转身对赫连举跟秦锦清说道,“你二人先行住下,我先去看看其他人,待晚些时候我再来!”
两人冲其点了点头,秦锦清开口说道,“师父,您说我父亲还有玉郎的爹爹他们真的已经……”
提前登陸種田遊戲 寶藍海洋
楼乙伸出一根手指比在了嘴上,同时冲他们摇了摇头,意思是这件事暂时不要去说,楼乙看向秦锦清的目光眼含深意,秦锦清顿时明白了些什么,当即闭口不再言语。
楼乙上前拍了拍赫连举的肩膀,对其说道,“我知道你内心此刻非常的恨与怨甚至充满了疑惑跟怀疑,但你要记住无论这一切是真是假,都不要忘了你爹爹在你来时对你说过的话,以及他对你的期许,明白了吗?”
赫连举抬头看了一眼楼乙,攥紧拳头回答道,“是,师父!”
楼乙再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转头看了一眼秦锦清,对其轻轻点了点头,后者微微欠身行礼,之后楼乙便被那引路的小哥儿带着向摇光他们暂时停留的地方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