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p3t超棒的都市小说 玄渾道章-第兩百五十九章 叱落絕塵身閲讀-9mlul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连羌本在前冲,忽然闻听那一声道音,身躯不禁一震,那原本鼓荡起来的法力此刻非但无法向外扩张,反还在向内部退缩,身外那散发出的明亮灵光也是随此一声一齐消失不见。
而在这时,一道剑光自正面飞来,护身法器不得他催令,便自行化变成一团云烟将他周身护持住。
可那一剑尤其犀利,这护身法器先前饱经摧折,此刻又失了法力支撑,眨眼就被从中剖开,剑光突入进来,从其身上一贯而过,“斩诸绝”之势震发开来,整个人也是随之爆开。
可是一晃之间,仿佛从虚无之中生出,连羌又是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了那里,这是出来之前携带替死之法符,再次以此挡去了一劫。
张御对此毫不意外,这时又言道:“敕夺!”
连羌方才现身,正准备奋身再拼,而随此言落下,浑身法力再度被禁夺,而一道剑光自背后飞来,另一道自前方杀至,两道剑光围绕着他一个旋转,霎时将他斩成三段!
残躯化作气雾,倏地又聚合在了一处,他却是第三次重新复还出来,并且气意也是忽然攀至巅峰。
这一次复还非是靠他自己的本事,而是他在得到青灵天枝之后,暗暗从中摘取下来的一截,并以自身秘传法门将之祭炼成了佑身之符。
可由此那枝节也是少了一段,若非如此,他或许方才还可以跑得更远,那时情况可能又有不同。
但即便这样,双方之间的法力高低却不是立刻就可扭转的,这导致这等做法没有任何用处,只是徒然多挣扎了一次。
张御看向他,道出又一声言印:
“敕、绝!”
惡魔,我是你老大
连羌似被什么东西猛然砸中一般,身躯猛地一震,抬头看了看他,而他的神情也是凝固在了这一瞬,整个人飞速变得灰白黯淡,方才凝聚到一处身躯块块崩裂开来,而后不断溃散,最后如风卷尘埃一般飘散一空了。
张御看着其人完全消失不见,再无半点气机留存,已是能够确定,此人在世之身已是彻底消亡了。
他往某个方向望有一眼,他一开始不用言印,一个是两个人皆有替死之术,若是相互支援,想要一击制胜并不容易,二来他隐隐觉得有陌生目光正在窥看自己这边,他猜测这些的目光的主人应该是自上宸天而来。
而随着连羌失去了遁逃之能,那股感觉也是随之消失,他也是再无顾忌,直接以言印削夺镇压。
这时两道剑光自外飞回,重新落入到了他的心光之中。
他回顾了一下此战,这一战虽然用了一些战术策略,但实际上从头到尾他都是压着对方打,并没有给这两人任何发挥的机会。
只看这两个人后来的表现,要是由得他们展开手段攻势,并完全发挥出自身的实力,还真是难言结果,就算取胜,想也是异常艰难。
不过战阵之上,赢就是赢,输就是输,两人败了,就说明他们自身还有许多不足之处存在。
敌人是不会来跟你讲究公平,更不会让你完全准备妥当再去迎战,斗战之中所有的优势都要靠自身去争取,这同样也是斗战能力的一部分,便是你底蕴再深,手段再好,神通再强,在斗战之中无法运用出来,那就没有意义。
他在这里静静思考着,总结此一战之所得,并不急着离去。
虽然斩杀了这二人,可这两个都是寄虚修道人,光是杀灭在世之身,并不算完功。若是不能将二人的神气寄托之处找了出来,那就需在此设下阵禁布置,一旦其此二人在世之身归来,那便可直接除去或是封禁。
在等了有半刻之后,便有一道光幕凭空生出,朱凤这里现身出来,她神情严肃,看了一眼四周,却见张御一人独立于虚空之中,试着问道:“张守正?”
张御看她一眼,把气意送入守正章印之内,放出一声清鸣,而朱凤身上守正之印也是由此生出了一声回应。
朱凤这才能够肯定,眼前之人的确是张御,她上来万福一礼,道:“张守正有礼。”又看了看左右,“不知那两人在何处?可是逃脱了么?”
张御语声平静道:“这二人在世之身已是在此被我诛灭。”
朱凤一怔,秀眸微微睁大,心中不由泛起一阵阵波澜。这连羌、蔡熏二人她可是认识的,这两人论功行修为可是比她高过不少,修道时日也比她更为长远。
为了对付这两人,玄廷这次可是足足调集了包括她在内的七位玄尊,这里还不算魏広本人。
所以张御这一次所肩负的任务就是阻截住二人,坚持到后续之人赶来,谁人也没指望张御能做更多事情。
邪王的貼身冷婢
因为在她和众玄尊看来,就阻截之事本身就极不容易了,尤其是连、蔡二人心急脱身,那可不会有半点留手的,张御所担的压力并不是一般的大。
紅妝鬼妻 慶十七
可是万万没想到,等她赶到这里,张御却告诉她这二人已是被他独自一人杀灭了,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该是如何表达心中的情绪,只是望向张御的目光之中,却是不自觉多出了许多敬畏。
清穹地陆观台之上,林廷执却是看到了连羌被解决的那一幕,他虽也是感叹张御实力之强,但并没有感到多少惊异,身为廷执,他对张御的实力也是有一定认知的,要不然这回也不会让张御担此重任。
而且张御打杀了这二人,也就没必要再将更多玄尊送渡过去了,这也算是好事。
他想了想,唤来一名玄修弟子,道:“告知张守正,不必在守在那里,可以直接回来了。”
那弟子躬身一礼,自去唤动训天道章传命。
瞻空道人道:“林廷执,我等不在那里做布置了那么?”
林廷执道:“无比必要,这两人一时半刻不敢回来,而他们与孤阳、天鸿他们并不对付,上宸天也不会再化力气去接应这二位了。他们已可说是被排斥出了下来这一战,我等只要在那里留一件法器加以留意便好,就算真有动静,也能及时赶至。”
上宸天,虹殿之内,有弟子匆匆到来,对着殿上的孤阳子、天鸿道人两人一拜,道:“两位祖师,方才连真人和蔡真人的二人的碑位崩塌了。”
天鸿道人一挥袖,那弟子知趣退去。他回身道:“碑位崩塌,这两位在世之身已坏。”
孤阳子道:“可以把灵都道友唤回来了。”
天鸿道人一点头,对着案上一拂袖,一道法符已然飞了出去。”随后他道:“看来有些小看那位张守正了,也难怪此前赢冲败落在其人手中,其必是我上宸天下来一个劲敌。”
他感觉青灵天枝消散没多久,连羌的碑位就崩塌了,这说明张御在极短时间内就将连羌给杀灭了,这无疑说明了两者的实力有着明显差距。何况此前他透过光幕,依稀看到两人联手都是被张御压着打,这更是印证了其人斗战之能极高。
孤阳子道:“待召唤寰阳派后,若是他们实力仍若先前一般,那么我两家联手,在场面上当已然不弱天夏,或还能有所超出,那时候天夏那边的寄虚修士无论多一个,还是少一个,并不是什么大事,也左右不了大局。”
紅叛軍 陳愛庭
天鸿道人道:“这倒也是。”他又道:“也不知那邪神现在如何了?”
孤阳子道:“若他能从正清手中逃过,自然回来寻我们的。”
“正清么……”
天鸿道人神情变得严肃了一些,在他眼中,正清道人才是他们真正劲敌,是今后碰上必须要认真应付的对手。
虚空之中,灵都道人与陈廷执仍在对峙之中,这时他心生感应,身后一拿,将一枚法符从虚虚无之中拿了出来,待看过之后,他道:“陈道友,告辞了,下回再见,许有机会当真论一番高低。”
陈廷执则道:“灵都道友,你若愿意归回天夏,谨守天夏规序,廷上依旧不失名位。”
灵都道人没有说什么,打一个稽首,转身一步,踏在一根无限延伸的枝节之上,就此遁去不见了。
陈廷执见他离去,身上光芒一闪,身影也是由此散去。
爆笑萌妃:王妃你該吃藥了
幽城主城,显定道人立在高处法台之上,似在等候什么消息。
他等了许久,下方有弟子声音传来,“老师,天夏那里已有消息传至。”
显定道人道:“呈上来。”
登时有一名弟子上了法台,将拟好的书信呈上,待显定接过,他又道:“老师,从天夏的消息来看,上宸天这次可是一连失陷了三位玄尊,这可是大败了。”
显定道人看过之后,淡淡道:“未必是败了。”
弟子有些不解。
显定道人道:“看书信上所言,上宸天这回失陷的,乃是连羌、蔡熏二人,这二人可是长期和孤阳子他们不对付的,背后隐隐还有跟从之人,二人这一失陷,上宸天反而更能力集一处了。”
连、蔡二人这回失败,表面上看是上宸天力量被削弱了,可实际上,对于一个大派而言,有时候内部的反对力量所能造成的掣肘和破坏,反比外部力量更甚,也更难对付,故他认为,这对上宸天来说,未必是什么坏事。
他思考片刻,道:“传下命令,让各城主化身来主城相见,我有话有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