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t2ty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身爲勇者被魔王俘虜了該怎麼辦討論-第九一七章 不要小瞧人了熱推-4baus

身爲勇者被魔王俘虜了該怎麼辦
小說推薦身爲勇者被魔王俘虜了該怎麼辦
“呛!”
宛如金铁交击声一般的清脆声响自绯染的长刀与芬里尔的体表之处传来。
只是,眼前出现的并不是什么肉体被割破的场景,就如同一开始听到的那一阵金铁交击之声一般,那原本应该对芬里尔构成创伤的长刀仅仅只是在对方的后背上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刀痕,除此之外,也就没有了其余任何哪怕一点儿的伤势。
那芬里尔也仿佛是丝毫不在意那斩击在自己背后的一刀似的,管也没有管的对别西卜挥舞着自己那锋利的爪牙,想要将眼前这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家伙生生撕碎。
只可惜……
“虽然你很强…”
别西卜这样说着,身形也是瞬间从空中消失。
待到再度出现时,他已经是来到了绯染的身边。
手中的长刀对准着绯染,少女的身躯化作一道道璀璨的光粒子,融入到他手中的绯染长刀之中。
这一瞬间,那柄长刀仿佛拥有了生命一般,那刀身上燃烧着的血色火焰也是带着一丝丝妖异的光泽。
“但也还是太慢了啊……”
语罢,别西卜手中的绯染长刀斩击而下。
“噗嗤!”
芬里尔那原本宛如钢铁一般坚硬的后背在这一刀之下就宛如薄纸一般,被瞬间撕开了一条血淋淋的伤口。
只是,还没有等到那伤口处的血液洒出,芬里尔那原本被生生撕开的伤口居然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之下重新连接在了一起,恢复到了宛如没有受到任何伤势的模样。
看到这一幕,别西卜眼中异光闪动,随后身形瞬间闪开。
“轰——!!”
就仿佛是被对方所激怒了一般,芬里尔嘶吼着那利爪重重的拍打在别西卜之前所处的位置,让那个位置瞬间砸出了一个足有好几米之宽的巨大坑陷。
在那坑陷的周围,依稀可见一道道腐蚀的斑痕。
可以想象到,一旦被这头巨兽的攻击所命中,所受到的可不仅仅是那可怕的巨力,除了巨力之外,还有着那连神明都不能忽视的可怕剧毒。
“嗤——!”
再一次,毫无任何征兆的。
别西卜不竭余力的挥出无数的斩击,令得一道道刀光化作光耀疯狂的落在那芬里尔的体表。
但即便是这个样子,那芬里尔的体表也宛如能够不断重生的物体一般,无论他怎么攻击,对方体表上的伤势也能够以一个惊人的速度飞速的恢复过来。
看到这里,别西卜就像是了然了一般,默默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神明的加护吗?”
“准确来说应该是邪神的加护吗?”
他这样子说着,而刚才被撕开一道道伤口的芬里尔则是一脸不痛不痒的转过了头来,那一张狼脸上甚至还带着一个不屑一顾的嘲讽表情。
“我是不会被杀死的。”
出人意料的是,这头魔狼居然在这个时候开口说话了。
無限之主角天敵
“除非是超越赋予我加护的父神的力量,否则,仅凭你的实力,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会对我构成任何伤的伤害。”
它说得的确没错,如果这真的是神明的加护的话,那赋予这种程度加护的神明肯定是主神这一级别的存在,这种级别的家伙,无论是受到多么严重的创伤,即便是足以致命的伤口,只要是有时间都能够迅速的恢复到完好如初的状态。
“为了帮助父神完成他的目的,在目的没有达到之前,这样子的加护会一直存在于我的身上。”
都市相士 白馬神
与其说这是加护,别西卜更加愿意称其为诅咒。
“只要是目的没有达成,就永远不会死亡,永远不会受到伤害的主神级别的诅咒吗?”
是的,这种力量就像是诅咒一般。
永生,或许对于一些人来说是可望不可即的愿望,但是在很久以前,永生对于一些人来说却仿佛是诅咒一般。
就如同影之国的主人,其本身便是受到过这样的诅咒。就像是有的存在被诅咒之后只能看着周围的一切都离自己而去,最终这个世界就剩下自己孤身一人。而有的存在被终身囚禁在一个会让他生不如死的地方,在这个时候如果被这样子诅咒的话,那简直就是一场永远都醒不过来的可怕噩梦。
而在这些情况之下,这种诅咒对于一些人来说只会让对方感到痛苦,而并非是让对方感到高兴。
“嘁,你不觉得你知道的未免也有些太多了点儿吗?”
芬里尔睥睨般的看着他。
“我知道你很强,阿巴顿都曾经死在你的手里,但是我和那个废物可不一样,我不会对你们手下留情,任何阻拦着我的存在都要被我的爪牙撕碎。”
“你想杀死我?”
“你。”
“有那个能力吗?”
有那个能力吗?
别西卜不好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传说之中有着不死的吸血鬼,但吸血鬼和吸血鬼真祖的不死也都是需要依靠吸血来支撑。
普通的吸血鬼还好,但真祖的不死性显然更加恐怖。
真祖的力量比之吸血鬼更加恐怖,魔力也是比之普通的吸血鬼更加强大,即便是二代吸血鬼也没有办法与初代的吸血鬼相提并论。
一个真祖体内的魔力,完全可以说是超过了正常的吸血鬼成千上万倍,如果说别西卜体内的魔力是整个学院的地脉的魔力量的话,那真祖体内的魔力就应该是一座主城地下的地脉所具备的庞大魔力。
真祖固然会死亡。
但那也只能够是体内的魔力彻底衰竭,让它已经不再具备重生的能力的情况之下。
虽然想要耗尽真祖的魔力着实是一件跟天方夜谭差不多的事情,但这也代表着真祖这种存在终归是有着弱点,它终归还是得遵守力量守恒的原理,而非整整意义上的不死不灭。
可邪神所赋予的诅咒就不同了。
这种诅咒饶是别西卜也无法给出一个恰当的解释来说明究竟是什么原理,就如同神明赋予的加护一样,分明只是一道神谕一般的力量,但是却能够一直存在于某一个人的身上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能够去除。
这两者若是互相比较的话,显然是诅咒所带来的不死性更加的强大。
但是这种东西往往都有着自己的缺点,就像是刀枪不入的阿克琉斯弱点在后脚跟,不死不灭的人马喀戎最终却因为沾染了九头蛇许德拉的箭矢刺入身体而导致痛不欲生一样。
这芬里尔的不死性固然强大,但是它也肯定是有着它自己的弱点所在。
黨委中心組學習參考(2015) 本書編寫組
当然了,至于那个弱点究竟是在什么地方,别西卜可不指望对方会屁颠儿屁颠儿的跑过来告诉给自己。
芬里尔不傻,好歹也是弑神魔狼,即便是一个下位替代都不如的假货,但它还是有着一定程度的智商,这种低级的错误肯定是不会犯下的。
既然没有办法让对方主动说的话,那有没有办法能够套出来呢?
就像是芬里尔当初被众神欺骗,老老实实的带上矮人给它专门准备的锁链一样。即便最后提尔的手臂被咬断了,但那一次芬里尔也的确是中了计。
如果用些别样的手段的话,有没有可能让这个家伙老老实实的把自己的弱点告诉给我呢?
别西卜思来想去,最终也是忍不住摇着头。
惡狼的契約情人
被芬里尔一边攻击一边想事情的确不怎么好想,再着说了芬里尔还不至于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之前就被人家用这招骗了一次,要是这次还是被骗的话,就算它不是真正的弑神魔狼芬里尔,但那也真是有够丢人的了。
所以说。
“果然还是得从其他地方下手吗?”
别西卜这样子想着,随后身形一闪,这一次他并没有再用手中的绯染长刀进行攻击,而是身边幻化出一道道冰锥,朝着对方的屁股上狠狠的刺去。
“其他地方打不穿,这地方这么软,难不成还打不穿?!”
别西卜一脸笑意的这样子想着。
虽然刚才攻击的地方略微…嗯…稍微…….
好吧,应该说刚才攻击的地方实在是太过令人吐槽不能才是。
不过!
至少就现在的情况来说的话,除了眼睛之外对方身体最为柔软的地方好像也就只有菊花了呀!!
如果说连这个地方被破坏掉了都能恢复过来的话,那他也就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吐槽还好了。
而事实,也恰如他想象当中的那个样子。
当那冰锥刺入那个奇葩地方的时候,就好像是撞击在了什么坚硬的钢铁上面一样,发出了一阵哐嘡的声响。
“哐嘡?”
别西卜表情微微一滞,然后以一副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吐槽的表情看向这头魔狼。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很想要吐槽一句。
你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做到让自己的后面变得这么硬的?
这河里吗?
不,这不河里。
不过,这个地方这么坚硬,那是不是也就说明这个地方就是它的弱点所在呢?
当然了,其实也不排除因为他不想用绯染斩击,换的是冰锥力量不足的原因,这才会让他感觉这个地方防御力似乎比其它地方来得更强。
盛宋官道 彼人
霸皇的專寵
别西卜这样子想着,同时目光不停的打量着这芬里尔的屁股,如果不是绯染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的话,在她看到别西卜一直盯着人家的屁股看的时候肯定也是会误会的吧?
就算是少女不会说出来,但也肯定是会产生误会的吧!
那芬里尔大概也是感觉到了别西卜那奇怪的目光,整头狼的身体也都是不由得狠狠的一颤,然后迅速的转身口中喷出一团光束来直冲着别西卜的方向轰击而去。
“冰面镜。”
星辉魔力宛如在空气中构成星图一般,一道构筑超上位魔法的术式瞬间成型。
“嘭!”
可怕的攻击落在冰面镜上,以往从未出现过任何问题的冰面镜这一次居然在这攻击之下表面发生了碎裂,一道道裂痕看上去无比的狰狞,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会破碎似的。
下一刻,别西卜眼前的空间瞬间一黑,周围的一切就好像是瞬间转移了一般,就算是别西卜动用了自己的精神力量,也探查不出这个地方和之前他所处的神庙的位置有着什么相似之处,
难道说自己被转移走了?
他没有办法能够奈何得了芬里尔,但是同样的,芬里尔也没有办法能够奈何得了他。
如果说想要解决掉别西卜的话,最好的办法便是用转移魔法将他转移到不会影响到邪魔族继续执行计划的地方去。
可是,想要将圣王随意传送走尚且无比困难,更别说是早就已经是超越了圣王这一级别的别西卜了。
换句话来说,这里应该不是什么现世应该有的地方,准确来说这里应该算得上是…..
“一个单独开辟出来封锁的密闭空间,亦或者说是某种特殊的封锁结界吗?”
虽然不是很确定,但如果非要给出一个解释的话,别西卜能够给出的解释也就只有结界这唯一的一种说法了。
不过…..
“似乎这结界里面还有着一个大家伙在等着我呢?”
语罢,他转向了自己的侧面。
在那里,一条足有几十米高的巨蛇从这漆黑一片的空间中现身,张开了那血盆大口。
“嗤!”
伴随着手中的绯染刀光一闪,那一头巨蛇便是瞬间被撕碎化作两半落入深渊。
只不过,这头巨蛇一死去,就有着另一头巨蛇相继而来,这里的这些巨蛇就仿佛是永远都杀不完一般,无论别西卜杀死再多的数量,它们也都是能够无限重生。
“如何,你觉得你能够挣脱得了这层结界吗?”
芬里尔的虚影出现在别西卜的头顶的天空上,就像是嘲讽似的如此说道。
而对于此,别西卜也只能够一脸无奈的耸了耸肩。
同时对着这家伙竖起了一根中指。
“不要小瞧人啊你这个混蛋。”
他一边这样子说着,一边挥斩着手中的绯染,不停的杀死那一头头,仿佛永远都杀不光的巨蛇。
同时,他也是将自己的精神力渗透到了结界的每一个角落,试图以此来寻找到可以一举破坏掉结界的关键点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