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0ju精彩玄幻小說 《樓乙》-第三千零九十八章 心有愧疚閲讀-3g2jn

樓乙
小說推薦樓乙
楼乙满脸堆笑的等候对方答复,但很显然这守卫此地之人,并没有因为楼乙的笑容而给予其任何的好脸色,那手反复的将楼乙提出的信物翻来覆去的检查,就好像非要从这上面检查出什么毛病来不可。
赫连举当即上前就想与对方理论,因为他已经看出其中的猫腻了,但是却被秦锦清给拦了下来,赫连举攥着拳头怒视对方,却换来了对方的一记冷笑。
楼乙笑着询问道,“此令牌可有问题?”
那守卫之人将信物放在手里掂了掂,然后斜着眼看向楼乙说道,“我商盟信物自然是无甚问题的,只不过这位朋友似乎不太懂规矩啊!”
楼乙内心明镜一样,连忙拱手行礼问道,“鄙人初来商盟总部,有许多不懂的地方,还望这位兄弟给在下提个醒!”
末世之隨機穿越 懸空望雨
说着楼乙便从袖子之中取出一样东西交给了对方,对方眼前一亮连忙接过收好,然后喜笑颜开说道,“兄弟上道,日后必定飞黄腾达!”
楼乙笑着说道,“哪里哪里,鄙人要学的还有很多,兄弟可是多家之人?”
对方立刻挺胸抬头道,“那是自然,寻常人哪有资格占这肥缺!”
楼乙笑容里面多了一抹意味深长的东西,悄悄走上前去将一物在对方眼前晃了晃,那人吓了一跳,正要对其行礼,楼乙连忙抵住他的小臂,笑着说道,“自家兄弟,无妨!”
那守卫脸都要吓绿了,再听到这自家兄弟四个字,他真相给自己几个大嘴巴子,要知道楼乙手里拿着的可是当初在离开霸王城时,多家老祖宗亲自给他的令牌,见令如见其人,可想而知那多家派驻在此的守卫,看到这张令牌有多么的震惊了。
鬼王訣
他哆嗦着想要将刚才楼乙递过来的好处还回去,却被楼乙挡下,他传音给对方道,“自家人,就当请诸位兄弟们喝茶吃酒了!”
那守卫感激涕零连连道谢,这反转的一幕看得赫连举是一愣一愣的,他转头对秦锦清问道,“这哪么个意思?”
秦锦清白了他一眼道,“师父他并非凡人,你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
少年特工 復仇
赫连举讪讪的笑了笑,就在这时楼乙转身对他们俩说道,“走吧!”
“是,师父!”两人一边答应一边紧赶几步,当他们来到楼乙身边之时,楼乙指着他们两人对对方说道,“他们俩是我的徒儿,还望哥几个多帮忙照拂一二!”
現代冥帝傳 當你孤單
“您放一百二十个心好了,您的徒儿就是我们的朋友,一定保您满意!”
说完这些之后,他又对赫连举跟秦锦清两人说道,“你们呐放心啊,只要是在这商盟里受了谁的委屈,提我多宝山的名讳指定好使!”
赫连举内心还是对之前的事有些不忿,但秦锦清的手指已经拂上其腰间,并逐渐用力的开始旋转,赫连举自然知晓这一招的厉害,连忙脸上带着笑容抱拳说道,“有宝山大哥这句话在,连举心里就踏实了!”
楼乙看着他们一吹一捧的禁不住笑出了声,拜别了多宝山之后,便带着赫连举跟秦锦清走进了勋功殿。
路上赫连举开口询问道,“师父,你怎么制服那个卑鄙小人的?”
楼乙看了他一眼说道,“连举,你要明白,人在世上走,许多事情皆身不由己,你看这诺大的勋功殿,再看那穿行不息的人潮,便应该明白此地的油水之丰厚!”
“可是这不是受贿吗?我爹爹他……”不等赫连举说完,楼乙再度开口说道,“那是前辈的做人原则,也是我钦佩他的地方,但每个人所处环境不同,所追求的东西也不同,你可以回去好好想一下,你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以及以后想要走上一条什么道路。”
楼乙低头看向了运河之中盛放的荷花,意味深长的对赫连举说道,“世界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单纯,他充斥着尔虞我诈跟阴险毒辣,究竟是要做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还是权衡各方利益并加以利用最终走上高位,便要看你自己的选择了……”
楼乙的话让赫连举陷入了沉思之中,他想到了他爹赫连绝,也想到了商盟的十老,心里逐渐有了一番比较,再抬起头来的时候,他对着楼乙深鞠一躬道,“师父,我懂了!”
楼乙欣慰的笑了笑,说道,“懂了便好,走吧!”
两人跟着楼乙踏上层层阶梯,穿过了数条环状运河之后,终于来到了目的地,站在高处向下望去,竟然别有一番滋味,不说整个商盟总部尽收眼底,只说那层叠连绵起伏的建筑群,都足以让他感受到商盟总部的巨大,真的是一眼望去看不到边际。
商盟之中蕴含着近百座高耸如云的山峰,上面也是环绕着一层层的建筑,此地的灵气异常充溢,有种灵气化液之感。
楼乙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当初林清濯前辈邀他一起炼丹的事情,他看向四周喃喃自语道,“不知那天外仙杷究竟在何处,若是能见上一见的话,说不定……”
他话并没有说完,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苦笑着摇了摇头,带着赫连举跟秦锦清走向勋功殿,这勋功殿乃是建造在这巨大原状平台之上的环状建筑,环状建筑的中央位置有着一座高不可攀的巨大塔状建筑,高耸入云矗立在这巨大环状建筑的正中央。
高官 格魚
開盡梨花 火娥
楼乙看到它的时候,首先想到的竟然是书塔,因为它同样蕴含着奇异的阵法与结界气息,难怪来到这里的人,全部只能步行来到此地。
楼乙看到这高塔四周的环状大殿,它拥有无数道门扉,而每一道门上都写着勋功殿三个字,这意味着无论你从那道门进入其中,最终的目的地都将是那座高耸入云的巨塔。
楼乙内心颇为复杂,甚至有些感伤,秦锦清心思细腻,连忙关切的问道,“师父,您怎么了?”
楼乙摇了摇,叹气道,“只是想起了一个过往,一个无法忘怀的过往!”
楼乙眼前浮现出了那巨大无比的墨池,以及天空之上洒下的墨雨,他想到了两位阵道宗师,廖无涯与诸葛石生,然后上官飞、明心、乾子豪跟乾玲珑的身影,竟也在这个时候一一浮现出来,楼乙喃喃自语道,“我内心有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