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yqt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闢道立心討論-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夜半香風看書-2oxns

闢道立心
小說推薦闢道立心
在刘陈县的多年经营,吴毅有着不少仅听命于自己的人马,尽管陈佳颖处于雍王的监视之下,但是在雍王与吴毅彻底翻脸之前,这批人马付出不小的牺牲之后,陈佳颖得以顺利从府邸之中离开,前来投奔吴毅。
皇極驚世錄 逆雪
当听见外间人马来报,主母到来,吴毅放下手中的书卷,出门相迎,但是当车帘子掀起的那一刻,吴毅的眉头紧紧皱起来了。
来人有二,一个是陈佳颖,而另外一人,自己则是没有见过,但是从身上异样的气息观之,定然是仙道出身无疑。
此女青丝高高挽起,细眉凤目,红唇初润,内穿嫣红色抹胸,外罩大红色拖地宫裙,金丝云纹勾勒出展翅欲飞的彩凤,雍容华贵,气场惊人。
校園極品公子
她与陈佳颖互相搀扶着离开马车,所有人的眼神,都留在了此女身上,在众人眼中,这位才是真正的主母,陈佳颖与之相比,不啻于云泥之别。
借着朦胧的月色,更是妙不可言,也幸亏是月夜,吴毅可以有意地不去看一些人的丑态。
越是美丽的花朵,为了保护自己,越是会进化出倒刺或是毒液来,吴毅并没有受到此女媚术影响,看向陈佳颖,问道:“这位是?”
“这是流霓裳姐姐,路上遇上一伙贼人,若不是流姐姐相助,怕是无法与夫君再见了!”
什么,这位雍容华贵,气场惊人的女子竟然不是主母,而只是路人吗?那么,是不是说,自己也有可能得到佳人的爱慕了。
这一刻,在场之人,眼神都变得火热起来,心思都活络起来,毫不避讳地展示来自于内心深处的欲望。
流霓裳,暂且如此称呼她吧,至少吴毅不认为这是她的真名。
流霓裳轻移莲步,朝吴毅盈盈一拜,婀娜的身姿垂下的时候,人群之中,惊叹声不绝于耳。
此女媚术浑然天成,已经近乎于道,不论是男子,还是女子,莫不臣服于其石榴裙下,男子会认为自己不爱慕她而感到羞耻,女子会因为见到她而自卑,嫉妒她而感到羞耻。
总而言之,明明是很明显刻意的媚术,竟然如此光明正大地,堂而皇之的显现出来,也就是此地秩序混乱,新的人道秩序没有构建出来,才有此女施展媚术的机会。
吴毅则是没有正眼看此女几眼,微微颔首,便领着陈佳颖,转身进入了正门之内,浑无半点主人的姿态,说无礼还是轻了。
而流霓裳在后开口问道:“夜深人静,旅馆闭户,不知将军可否收留在下一夜?”很难想象,如此气度的女子,也会流露出楚楚可怜的姿态来,只是却没有一丝违和感,相反,这巨大的反差感,让人心生保护欲,甚至豁出性命去,也在所不惜。
陈佳颖停下脚步,扯住吴毅的衣衫,显然有意让吴毅答应下来,这一件事,在路上流霓裳向她提起的时候,她可是答应下来了的。
替嫁新娘
“姑娘若是不弃,可来小生的府邸。”
“姓韩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根底,在这里卖弄什么风流,姑娘,我家里宽敞,你——”
各种各样的声音,一齐迸发出来,乱糟糟的,比菜市场还要菜市场,还没有说上两句,就有好几人打了起来,和战场搏杀没有多少区别,好像努力展现身姿的孔雀一样,以求得配偶的爱慕。
只是,这些人注定是要失望了,此女轻轻回了一句:“今夜,我只想住在将军府上呢!”
余生有你心不涼
众人虽然不甘,可是理性回归之后,到底不敢与吴毅争执,也只有吴毅这样的人杰,才配得上这样美丽的女子吧。
吴毅连头都没有回,道:“随你!”
莫名其妙,她到底想要干什么?以这种方式接近自己。
吴毅与陈佳颖进入府门之中,陈佳颖一步三回头,流露出愧疚的眼神来,觉得流霓裳受到吴毅冷落是因为自己。
奉子成婚:特工狂後傾天下
流霓裳抬眼看了看牌匾,微微一笑,让众生为之倾首,也随之进入府门之中。
下人尽散,天边月光垂落,月琉璃的意识掌控了身躯,吴毅直接问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快说说!”若是问陈佳颖,也不知道会得到怎样的答案来。
月琉璃张口正欲回答,不料门外一阵香风吹过一道玲珑的身躯来到门外,影子可见。
吴毅双目眯起,这是想要做什么,直接靠媚术迷惑自己,而后操控整支部队吗?
月琉璃见到这道身影,眼眸之中,不可抑制地生出惊惧的神色来,连肩膀都颤抖起来。
此女的修为远胜于月琉璃,在之前的一路上,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能够让月琉璃胆寒若斯,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淪為千年僵屍的小妾 木輕煙
隐藏袖子之中的手掌,紧紧握住牌符,以防对方贸然出手,此外,吴毅还在心头呼唤心魔身前来协助,不知此女心意为何,就往坏处想。
龍與魔法師
青春不韶華
“深夜拜访,不知将军可有暇一见?”
極品美男哪裏逃
月琉璃悄悄地抽离自身意识,连面对此女的勇气也没有。
吴毅回道:“若是军情要事,自然无妨,若是其他,还请姑娘明日再来吧!”
“在下所言,虽然不是军情要事,却是与将军的枕边人有关,不知道将军可愿听之?”
吴毅万万没想到她会言及此事,倒是想要直接一句“滚”赶走她,“想不到姑娘还对他人的内房之事感兴趣?”
言语之中,带着几分嘲弄之意,不过对方显然不以为意,道:“在下略通医道,这几日与贵夫人同行,发现夫人有些隐疾,想不到今日夜,竟然还复发了,特此来告!“
吴毅突然有些明白月琉璃为什么对她会如此害怕了,怕是之前几日因为此女,这缕意识都险些幻灭吧。
吴毅道:“既然是隐疾,明日再治也无妨,就不劳烦姑娘半夜诊治了!”
“如此,就请恕小女子打搅了!”香风消散,就如同到来之时一样无影无踪。
愛,時隔多年 艾嘉昕
总算是走了,明明与对方隔着门户对话,只是却好像面对面交流一样,这种紧张感,也不知道多久没有体会过了。
至于所谓的隐疾,无非是是指月琉璃的附身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