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c2bf熱門連載小說 紅樓春-第六百三十一章 黛玉毆打賈薔二三事……展示-c024k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
汤山,贾家桃园。
大门口,数十庄丁候在门口,见十来架马车行来,贾蔷并百余亲卫骑马护从,纷纷跪下见礼。
商卓问了庄头几句话,听其言一切皆已准备妥当,庄子里的女人们也都铺好了床褥,此刻都在厨房里候着。
比大队人马先来一步的李婧,已经带着专司安危周全的好手,去来回检查了数遍。
如今有个便利条件,林如海当初给的那位夏春雨,是个极擅养犬的高人,其调教的看家犬,能嗅出近百种毒药的气味。
李婧手下带着七八条这样的好犬,将庄园里里外外查了一遍,没有丝毫遗漏之处。
有这样的看家利器在,也让人安心踏实些。
林如海在山东能躲过多次毒药和袭杀,这样的看家犬功不可没。
等贾蔷单骑上山时,李婧已经带人点起了三大堆篝火。
这次人数比上回还多许多,上回十二戏官并未来。
有好些服侍的丫头也未来,这一回却是全都打包带了来……
香菱最是无忧无虑,刚下了马车,就带着爱犬小老虎去撒欢。
小老虎当着诸小姐的面抬起后腿撒尿,惹来一片笑骂声……
丫头们个个背着包袱去茅草屋里铺展床褥,凤姐儿和平儿照例去了半山……
带来的厨娘们,去了伙房准备做饭。
贾蔷见诸姊妹们已经围着最大的一堆篝火坐下,却都很安静,就走到黛玉身旁的空位上坐下,对诸女孩子们笑道:“其实老太太有一句话说的是对的,这种事越是在高门大户里,越是寻常。到了顶尖儿的天家,景初朝五子夺嫡,那才叫真正的惨烈。你们眼下早些见识了,日后遇到了,也不必惊慌失措。”
迎春美眸中尽是茫然,她十分不解道:“为何分明是一家人,却要到这个地步?”
探春冷笑道:“还能为甚么,不过是贪心二字!”
迎春摇头道:“也并没短了谁的嚼用,再多得些,又能如何?”
湘云撇嘴道:“这哪有个够的时候,谁都想多占些,多风光些……”
宝钗亦道:“莫说咱们这样的人家,便是小门小户,农家有二亩三分地,两个儿子,都要为那多出的一分地打个头破血流。”
贾蔷轻声笑道:“人性如此,我原也想着,能平和的过下去,将就着过下去便是,可惜不能。你们日后面对这样的事,也要记住。可以让一次,可以让两次,但绝不能无休止的忍让下去。第三次时,一定要果决斩断祸根!因为再忍让下去,就会纵容他们的贪婪和野心越来越大。每一次都不付出代价,也就愈发肆无忌惮,最终不可收拾,悔恨晚矣!”
“可以平庸,可以碌碌无为,但不能在背后伤害算计,这是底线呢。”
一直未开口的黛玉,轻声说道。
宝琴笑道:“林姐姐看着娇滴滴的,可比咱们都勇毅坚强。林姐姐,你和蔷哥哥好般配哦~”
黛玉没好气白她一眼,笑道:“人小鬼大!”
惜春忽然笑道:“前儿还来了个打秋风的刘姥姥。”
贾蔷闻言眉尖一挑,道:“从哪里来的刘姥姥?”
正说着,凤姐儿和平儿从山上下来,远远笑道:“刘姥姥并不同,可别都当坏人了,我王家也是有几门硬气的亲戚的!”
“哟!凤丫头你还敢往山上去,你这样的生像,神仙妃子似的,又光彩照人,可别被山大王抢了去当压寨夫人!”
黛玉扭过头去,看着凤姐儿过来,似笑非笑道。
在诸姊妹哄笑声中,凤姐儿面皮滚烫,好在夜了,也看不清到底是火光照耀的,还是臊红的脸,她咬牙啐道:“呸!你们一个贵胄显爵,年轻武侯,一个宰相千金,车驾都是凤辇,郎情妾意,金童玉女,天作之合。不说低调点惜福,倒来取笑我这苦命人!”
黛玉闻言,也只一笑了之。
一边宝钗冷眼旁观,见黛玉竟然就此作罢,诧异的有点动容……
不过再一想想,倒也能理解。
足球:非凡之路 雲霧輕揚
贾蔷为了黛玉,当日差点血洗赵国公府和雄武候府,闹的捅破了天。
当初若非贾母以死相逼,甚至不惜辞官让爵,以全黛玉正室之位!
现在回头看看,那时若非贾蔷如此刚烈,说不得贾母和王夫人会让黛玉成为兼祧妻,反倒让尹家郡主来当宁侯夫人。
贾蔷对黛玉的好,众所皆知。
梁家五少
这回又为了林家老爷,身陷囹圄,吃了这样大的苦头……
可回来后,却不曾抱怨过一句!
而黛玉既明白了贾蔷这份心,又得其如此尊重,其他的事,想来她也愿意纵着他……
且对于身份贵重皎皎如明月的黛玉而言,一些人卑贱的就和压寨夫人一样,根本见不得光。
她们只是存在而已,没有丝毫威胁……
别说那些个,就连尹家郡主那样尊贵的人,还不是因为看出黛玉在贾蔷心中的地位,才甘愿先屈膝行礼?
贾蔷做到这个地步,换做是她,她也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凤姐儿也是个乖觉伶俐人,在黛玉跟前话里话外,都十分明白她自己的位份……
待凤姐儿和平儿落座后,贾蔷笑问道:“这刘姥姥又有何不同?”
凤姐儿笑道:“这位与旁个打秋风的不同,她原不过是王家连宗的一位……”
黛玉好笑道:“那算你哪门子的姥姥?”
凤姐儿摇头道:“既然人家认得咱们,还记得上门来,虽只提了一篮地瓜,却也难得。如今愈发看明白了,并不是血脉相连的才是亲戚。有的人没甚血脉勾连,反倒真心实意,盼着你好,不忍多占你太多便宜。有的虽是血脉至亲,可做起事来,却如恶狼猛虎,恨不能吞了你。
那日刘姥姥前来,原是因为家里实在过不下去了,我就舍了她二十两。后来老太太知道这么个老人上门,就请了去讲古。听说日子过的艰难,又要拿钱给她,太太也是。结果倒把人家唬了一跳,只道空手而来化缘,已是无礼,怎敢再多拿?别说银子,便连晚饭也不肯吃一口,怎么留也留不住,出城家去了。只道明岁收成好了,再来报答。”
宝琴笑道:“她是个好的,但也有人揣摩透了富贵人家的想法,偏故意这样做……”
凤姐儿瞧了眼宝琴,没好气道:“是有心如此,还是故意如此的,你道我们都分不清?你这小丫头片子,也不是省油的灯!”
宝钗笑了,提醒道:“凤丫头,好好的说我们琴儿做甚么!”
湘云也笑道:“二嫂子你仔细着,我们琴儿最喜欢蔷哥哥了!”
凤姐儿“哟”了声,惊喜的看向一旁讶然的贾蔷,心里明了,便笑道:“这又是哪来的官司?琴儿还想和林妹妹还有尹家郡主争斗一番不成?”
宝琴红着脸对贾蔷和黛玉道:“云姐姐就会乱说,她们顽游戏,问家里姊妹兄弟中,我最喜欢哪个,我就说最喜欢蔷哥哥,她们便总是取笑我!”
见她一点不忸怩自己这样说出来,黛玉反倒不多想,笑道:“是呢,你云姐姐最是讨人嫌,好似她最喜欢的不是蔷哥哥一样。”
湘云急眉赤眼,气的赌咒:“谁最喜欢他,谁就是头猪!”
贾蔷“咦”了声,道:“云妹妹,你这是甚么意思?”
湘云面红耳赤的跺脚犟道:“怎样?”众人好笑。
贾蔷摇头道:“好端端的,你怎骂自己是猪?”
众人大笑起来,湘云张牙舞爪,看模样是想和贾蔷拼命,到底被宝钗劝了下来。
凤姐儿笑的爽利,道:“云儿这话骂的,范围可海了去了。”
旁人正准备说甚么,就听迎春忽地长叹一声,道:“唉,都是一家人,又不缺少嚼用,为何非要想多占些,背后算计呢?”
众人:“……”场面一冷。
湘云小声提醒:“二姐姐,这是好前面的话局了……”
迎春闻言,见众人都诧异的看她,登时羞的面红耳赤。
贾蔷“啧”的摆摆手,止住凤姐儿想取笑的那张嘴,他同迎春微笑道:“二姑姑,还是那句话,人心不足。方才薛妹妹也说了,便是农家兄弟,为了父母的一分地也要打个头破血流,更何况咱们这样的人家,和一座国公府的家业?
这世上,所有的事都是既有得则必有失,天地日月且不全,更何况是人生?咱们生在这样的人家,享受这样的荣华富贵,所面对的难处,就一定要比寻常百姓多要许多。但总得来说,只要人人都守规矩,就不会出现大问题。”
迎春轻声道:“可万一犯了错呢?”
一旁探春悄悄扯了扯她的衣袖,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容易叫人误会,迎春是在替贾赦两口子张目……
贾蔷摇头微笑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果真一二回让贪欲迷了心,犯下错,若果真能改,自然仍是一家子。家人,族亲,原是要多包容些。所谓亲亲相隐,便是如此。但是,即便是家人,也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触碰底线!否则,就容易出大乱子,家不成家。这个时候,就需要斩钉截铁果决的止损,要大义灭亲!越早下决定,带来的祸患就越小。
今日那些人欺我,已经不是一两回了罢?所以,这一次,我必不再相让。
二姑姑也不必觉得难为情,这些事一家人说起来,似乎有些尴尬,其实不然。个人的寻常小秘密藏起来没关系,可这样的大是大非,问的越清楚,想的越明白,反倒越好,因为会少了许多误会,和因误会引起的怨恨。
所以,二姑姑有不明白的地方问出来便是极好的,我做这些事,无不可对人言之处!”
探春闻言,也不拉扯迎春的衣袖了,倒跟着问了起来,道:“蔷哥儿,二房要搬离国公府么?那我们姊妹往后,岂不是难再见了?”她们这样大门不得出二门不准迈的闺阁姑娘,在一家时见面容易,果真分了家,再想出府见面,却是难了。
哪怕,住的十分近。
贾蔷摇头道:“你们一直跟着老太太过活着,不相干。再者,我只让二房搬离国公府中路院,先荣国薨逝这么多年了,大房承爵这么久,还住在偏院,你们自己说,这像一回事么?外面谁家背地里不拿这个当笑话?”
迎春迟疑道:“可是大老爷和大太太要去甘肃镇,大房……”
凤姐儿忍了好久,这会儿脸上都在放光,一挥手道:“你还怕大房没人住?我不是大房的?你不是大房的?再加上你们姊妹们和老太太,是了,我再收留大嫂子他们娘俩儿……还不是热热闹闹一大家子!到那会儿,尤大嫂子、可卿,你们也可以随便到我这边逛!”
瞧她意气风发简直迫不及待的模样,黛玉好笑道:“敢情闹了大半天,全便宜你了!不过我倒劝你别想的那样美,二房就算搬离了中路院荣禧堂,也能在西路院落脚。国公府这样大,只西路院也容得下二房和老太太。老太太非要和二房过,难不成你还要让老太太也一并搬出去?”
凤姐儿闻言一滞,脸色几乎僵硬,不过她反应快,打了个哈哈后笑道:“我不过随口白话,说甚么撵人,哪有这样的事……林妹妹,可不许乱嚼舌!”
话虽如此,丹凤眼却瞄向了贾蔷。
说心里话,打她进贾家门儿的那一天起,她就盼着二房早早滚蛋!
二房不滚,她何日才能出头?
当然,大房那俩老厌物也一样消失最好。
不过这样的话,她也只能在心里想想,别说对大家伙儿,便是对贾蔷和平儿,她也不能出口。
你好像在畫我
孝道为天的年月里,不是每个人都能有贾蔷那样的骚操作……
贾蔷是因为早在太上皇在时,就定下了他是纯孝之人,她如何能比?
她相信,贾蔷不会让她失望的。
果真大闹这样一场,二房还踏踏实实的住在荣禧堂,哪怕是踏踏实实的住在西路院,那也能将她恶心个半死。
不成不成,绝不能如此!
贾蔷却没让她失望,只听他淡淡道:“这些等先生回来再说罢,不过,纵然不离国公府,后院也要起佛庵了。”
此言一出,凤姐儿眼睛却是一亮,看向贾蔷的眼神,透着崇拜和高兴。
还是这位小祖宗有法子……
众人闻言却是一阵沉默,不过都看得出来,这一回贾蔷深恶王夫人,已经没有任何回旋余地了。
不过,大家也没甚么想说的,哪怕因为黛玉的缘故……
她们方才都有所耳闻,确认了打贾敏留给黛玉嫁妆主意的,不是旁人,正是王夫人!
这还是凤姐儿被逼急了,“无意”间透露出去的。
当然,她将自己摘了出去,当初也有她一份,却是死也不敢承认的……
这样的事,对于姊妹们来说,虽为尊者讳,不敢直言王夫人的好坏,但心里也都感到心寒。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賣報小郎君
这些姑娘们,又有几人有娘……
不过,似乎也有人无辜。
探春给惜春使了几个眼色后,惜春才壮着胆子小心问道:“蔷哥儿,那往后宝二哥哥他……”
众人闻言,都看了过来。
贾蔷洒然一笑,道:“宝玉还是宝玉,我不会迁怒他甚么。想做甚么就做甚么,只要不害人,想怎样随他。二婶婶方才那番话其实也有理,即便短了二房,可有你们在,还有东府的大奶奶、秦氏并那么些丫头姑娘,贾家照样天天热闹!
龄官呢?你们见天学书,比考秀才还吃力,学的如何了?唱一段来听听!”
黛玉没好气道:“哪有你这样点戏的?”
來自陰間的新娘 黑將灬
地仙之祖
另一小火堆边,龄官已经和其她十一戏官站了起来,望向这边……
贾蔷笑道:“好好,那我就礼貌些点戏。诸位小老板小名角儿请了,能否来一场《袅晴丝》?”
十二戏官里文官是领头的,她听了贾蔷点戏后,忙应道:“领侯爷鈞旨!”
又好言劝龄官道:“快去装扮上罢。”
又对芳官、藕官和豆官三个素来扮小生的戏官道:“你们三个快去取了笛、笙、箫、琵琶和三弦来!”
十二小姑娘好一通忙活后,再出来时,众人的眼睛就离不开了。
当下看戏,却是比前世看电影还要盛行,招人喜爱。
贾家这些女孩子们,个个都是戏迷!
龄官打扮起来,着明衣彩妆,只见她眉蹙春山,眼颦秋水,面薄腰纤,袅袅婷婷,眉眼间那抹幽情,着实让人容易生出怜惜之情。
待她一开口,用吴侬软语水磨昆腔唱出:“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停半晌、整花钿。没揣菱花,偷人半面,迤逗的彩云偏。步香闺怎便把全身现!”
火堆边的气氛一下就炸开了,姊妹们都拍起手来。
爽利的探春和湘云更是叫起好来,宝钗都赞叹道:“比原先又进益了许多呢。”
黛玉则跟着龄官,轻声和唱起了下一句:“你道翠生生出落的裙衫儿茜,艳晶晶花簪八宝瑱。可知我常一生儿爱好是天然。恰三春好处无人见,不提防沉鱼落雁鸟惊喧,则怕的羞花闭月花愁颤。”
这段之意是:你说我穿着绛红色的裙衫多么艳丽光彩,颈上戴的宝石锒嵌的花簪多么光彩夺目,可知爱美是我的天性。恰恰这美好的春天却无人赏识。纵然有沉鱼落雁之美,羞花闭月之貌,这青春之美又有谁来赏识呢?
这话有些飘……
妖孽師父醉傾城
“好!!”
贾蔷忍笑大喝一声,唬了身边黛玉等人一跳,前面的龄官也停了下来望向这边,吹拉弹奏的其他戏官们也顿了下来。
黛玉吓的小脸都白了,捂住了心口,另一只手抬手拿绣帕往贾蔷身上打去。
其她姊妹们反应过来后,也齐齐跑来行凶!
贾蔷哈哈大笑着举手告饶道:“错了错了!我是听林妹妹跟着和唱,唱的实在好听,才忍不住叫好的!”
“呸!”
黛玉羞的眼波流转,不可承认,一旁宝钗难得俏皮出了回主意,对黛玉道:“他诬赖你,你便让他也唱一回不就是了?”
黛玉迟疑了下,原是舍不得,可心里又盘算着,今日事到底在姊妹们心里留下了些印记和隔阂,何不趁着今夜这个机会,除去了隔阂?
因而抿嘴笑道:“宝丫头这个主意极好,蔷哥儿,你听了我的,你也该唱一回!”
贾蔷失声笑道:“我唱?我倒是愿意唱,可我不会啊!”
探春等人太喜欢这个节目了,齐齐围了过来,出主意道:“让龄官教!龄官唱的这样好,名师出高徒,她教了你,岂不就会了?”
贾蔷又寻借口:“饿了……”
黛玉目光不善嗔道:“唱完再吃!”
贾蔷只能从命,看向抿嘴含笑走过来的龄官。
龄官此刻真是发自内心的喜悦,从来,戏子二字,如同一块烙铁烙在她身上的烙印一般,让她难堪,令她羞耻,她因此自卑的不敢直视贾蔷……
可现在,不仅身份尊贵的林姑娘唱了句戏,连贾蔷也要唱?
见推脱不过,贾蔷也不忸怩,对龄官道:“你就把你唱的最拿手的……《牡丹亭》里,我记得有一折皂罗袍?”
龄官轻轻点头,应了声:“嗯!”
贾蔷豪气,道:“就来这段!”
探春、湘云立刻喧嚣起来,迎春、惜春也一起咯咯直乐。
黛玉、宝钗都是抿嘴笑,望着贾蔷。
凤姐儿、平儿笑的不行,她们都从未听过贾蔷唱过戏,倒是偶尔听他哼过几段怪调,也只当他在乱哼,眼下却是热闹了!
龄官难得眸眼含笑,望着贾蔷的目光,连旁人看起来都觉得勾着千百根情丝,等贾蔷准备妥当后,她便开口,用吴侬软语唱道:“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萃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功深镕琢,气无烟火,启口轻圆,收音纯细。
一众原本看热闹的姊妹们,听完龄官这一段,纷纷痴了……
直到,有人故意压低嗓音如破锣,七拐八拐的唱道:“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于断井颓垣……”
瞬间,那美妙昆腔唱出的意境全散,只有聒噪之音惊起桃林里栖息的几只夜莺……
“打他!”
造化仙路
黛玉“怒极”,甩手又将绣帕丢向了贾蔷。
贾蔷大惊,又见其他人亦纷纷效仿,朝他“杀”来,登时大惊,转身逃跑!
满场哄笑,连龄官都如夜间一朵芙蓉,绽然一笑。
中秋刚过未久,天上一轮明月似玉盘。
月光如银纱般铺满世间,注视着一群小儿女们在桃园中追逐嬉闹……
……
PS:六千字大章,急需票票,为川宝宝加油,翻盘,翻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