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2yki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冥塵貫討論-第五一八章 開天闢地(結局)看書-0fw8p

冥塵貫
小說推薦冥塵貫
就在第三空间化为一片火海之际,楚江童听到一个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嚎,那正是阴阳之魅的声音。突然,那哭叫声越来越远。随即,第三空间一片倒塌的响声,接下来便是一片毁灭一切的爆炸声,这便是楚江童的冥尘灵悟那不可抵挡的威力,在互溶之后的摧毁爆炸声。
一会儿,这个空间渐渐浮淡……浮淡……终于变成了一片雾状,什么也没有了。
啊!楚江童意念回到冥世雪峰山。
“眉月儿,你还好吗?”楚江童奔过去,她的周围尽是一片片被击碎的冥衣。
“小童,小童,我没事!刚才我听到一声声剧烈的爆炸声,那是怎么回事?”眉月儿摸摸楚江童的脸颊,然后盯着他赤着膀子。
“第三空间被摧毁了,快走,那阴阳之魅还没有被消灭,我们速速回人狼峰!”楚江童拉起眉月儿意念行身,来到人狼峰上。
此时的人狼峰上,喊杀声不绝于耳。
阴阳之魅已经袭击了这里。一片冥衣在峰顶盘旋,由冥衣中散发出的超强信息波,看不见摸不着,一名名鬼卒兄弟皆扑倒在地,化为灰烬。
“哈哈哈……阎罗王,楚江童已经随着第三空间的毁灭而永远的消失了,你也快投降吧!我仍然会让你在冥世中做第一主宰……”峰顶传来阴阳之魅得意地笑声。
阎罗王注视着那当空飞舞不止的玄奥冥衣,手中紧握蛇形斩魂剑,刚才曾经与它交过手,强大的信息波连靠近都不可能,只好眼睁睁地望着一名名鬼卒兄弟消失,他咬紧牙关,云游老道更是急着思考对策。
刚才,昃烟奇向冥衣中射去火箭,那些箭矢不仅没有接近冥衣,反而全被反弹回营房。引发一片大火。
“阴阳之魅,你别得意的太早了,楚江童没那么容易被你消灭!”阎罗王高声喊道。
“好,阎罗王,那我从现在起,就将你的人狼峰彻底摧毁,楚江童进了我的空间,你也去死吧!”冥衣在空中突然铺天盖地而下,越来越大,一团团阴气弥漫而来,顿时,山峰轰然倒塌,树木被阴气扫荡干净,鬼卒的兄弟的尸体不一会儿便化为灰尘。
“快回密室!”昃烟奇命令大家。
去密室已经不可能了,因为这些鬼卒兄弟便是被冥衣给吸出来的。人狼峰上一片哭叫之声。云游老道纵身一跃,挥剑刺向越来越低的冥衣,啊!还没靠近呢,身上已经多处受伤,幸亏他功力深厚,否则身体早被强大的阴气信息波给冲碎了。
小巫蛮呜呜吼叫,但是毫无办法。
……
突然,一片火光染红了天空,随后一声震天咆哮:“……楚江童再在此,阴阳之魅你的末日来临了!”话音未落,直插云霄的燧辰剑光猛地从下而上,哗哗哗,一阵剧烈地响声,冥衣被削裂,它又忽的向上升起,重新重合。楚江童挥剑直刺,迅疾身体上跃,追着冥衣而去。
冥衣闪向拱雪天峰,晃晃闪闪,一会儿大一会儿小。
“楚江童,你以为我是那郑袖的白羽凶宠吗?你的燧辰之剑是没法将我消灭的,来吧,我们决一死战!”阴阳之魅喊道。
“阴阳之魅,你的第三空间已被我摧毁,你来到了这阳间就只有死路一条!”楚江童单掌运力,一股鲜艳的红色光柱直射而去,眉月儿发出金露之气,一齐射向冥衣。
冥衣果然厉害,强大的信息波正在一点点的将他们的气流阻止再推回。眉月儿首先感到自己的功力越来越弱。楚江童一看,如果再这样耗下去,眉月儿定会有危险,迅疾右手一挥,燧辰之剑携带他的身体,猛地飞速穿去!
刷刷刷……
我的成就有點多 蟲2
这便是剑笈中的——人剑同体!冥衣飕地被穿透,但是却毫无所伤。眉月儿顿时挥簪冲去。冥衣突然贴地飞旋,信息波将山峰上的巨石卷起,一齐向眉月儿飞来。楚江童一看不好,意念行身将眉月儿抱离原地,一块块巨石拍在山峰上,发出一片轰鸣声。
这时人狼峰上的阎罗王和众鬼卒兄弟齐齐向这边观望,他们遭遇如此强大的对手,却干着急帮不上忙。
“眉月儿 ,我们所看到的这件冥衣便是阴阳之魅的主体,这次决不能再放走它!”楚江童的话里隐含着对这个最难对付的冥尘高手的绝杀态度。
“好吧!”眉月儿自然掂量出楚江童话中的分量。再说这冥衣也绝没有要逃走的意思,她的嗜杀本性刚刚被刺激起来。只要留着这个楚江童,她就必然注定失败。
楚江童感觉到阴阳之魅已经修炼到最高阶,若想消灭她,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容易,但是今天必须将冥衣附音彻底毁灭,否则后果太不可思议了。正想着,冥衣忽然猛地缩小,眉月儿一惊,楚江童急忙闪身在她前边,这是冥衣准备开始进攻或是逃走,按说不应该是后者。
“呜——”人狼峰传来一片唏嘘声,大家都替楚江童和眉月儿捏了一把汗。
“蝶灵七十二式——”楚江童突然挥剑进击。
剑风飕飕作响,震撼山岳。眉月儿紧随其后,双簪齐甩。冥衣刷地一下,变为直直的长条,越伸越长,如一条光柱飞速向二人缠绕。楚江童挥剑狂舞,罩住自己和眉月儿。
冥衣的这一招叫千缠万绕,只要被其缠绕,再厉害的功力也使不出来。
一条条光线飕飕飞转,越来越强,虽然离他们尚且有一段距离,但是眉月儿的衣服已经无声崩裂……
楚江童突然低身,一招蝶灵七十二式中的:蝶翼当风!
師叔,何棄療? 半楓荷
刷刷刷,剑身化二,左右各一,飞速向缠绕而来的冥衣削去。
冥衣非常灵敏,忽的展开,接着变为上下闪动。
帝霸
眉月儿一招:飞挑梨花:一对银簪突然拉长,上下翻飞,直挑冥衣中心。
冥衣迅疾来一势:怒海浣衣!砰!直扑眉月儿的前胸。顿时,她感到胸口一阵闷痛,身体向后倒去,人狼峰上再次发出一片惊呼。
阎罗王才要冲过来,云游老道一把抓住他。
楚江童挥掌一拍,一团光焰扑向冥衣。它这才迅速一飘,突然横着当头飞旋。楚江童只好再用蝶灵七十二式中的剑法:蝶翼扑火!
剑光在拱雪天峰上突然急剧变色,成为绿晶晶的透明。其实这只是楚江童的一招虚式,真实的攻击点全在后续的连贯剑式中:蝶喙追香——蝶灵吐蕊——飞蝶卷雪!
几个连贯剑式下来,它已经将冥衣团团围住。
冥衣只好防守,原本的超强信号波也渐渐减弱。
“琴瑟和鸣——”楚江童一看时机终于成熟了,突然大吼一声!
眉月儿一听迅疾发功,双簪飕地缩短,嗡嗡舞动。楚江童双手握剑,身体忽闪忽现,拱雪天峰上发出一曲悦耳动听的琴瑟之音。
飕飕飕……刷刷刷……
琴与瑟的和鸣之音时而如一阵狂风,时而如涓涓细流,人狼峰上的阎罗王他们不由地拍掌喊起来:琴瑟和鸣……琴瑟和鸣……
哧哧——两声,冥衣被双簪和剑刃划破。楚江童的身影变幻莫测,真如一片光一般。冥衣突然升起,变成无限大,嗡——扑下来。
“小心!楚江童、眉月儿小心……“人狼峰上传来一片惊恐的大叫。
只见大大的冥衣已经将地上的两人紧紧包裹住。起初还可以看到里边的人在动,后来便开始抽搐,再后来便一动不动了。
人狼峰上一片静寂,鸦雀无声,他们吓得捂住嘴巴——阎罗王刷地抽出剑,众短命鬼兄弟同时展开双刺,昃烟奇拈弓搭箭……
人狼峰上静的连喘息声也没有了。
这时,小佳荒惊奇地伸手一指山峰的边上,贴着一条白影:眉月儿。
南歡北愛
咦?她怎么在那儿?楚江童呢?坏了,楚江童被冥衣给罩住了。而且他一动不动。
这时,贴在山崖上的眉月儿,也同样惊恐地盯着被冥衣包着一动不动的楚江童。她记得清清楚楚,自己刚才被冥衣罩住的一瞬间,楚江童迅疾发功将自己推出来,而他……难道,心上人为了与那冥衣同归于尽,这次故意将自己推离冥衣所罩吗?唉!那个碉楼之战难道再次重演?天哪!眉月儿双手握簪,眼泪顿时滑下脸颊:“小童,不要,小童你不要死,我们还没有结婚生子呢!我刚刚变成人,你不要抛下我……”
接下来,人狼峰上一片无声地涌动,他们想好了,就是拼死也要和冥衣同归于尽,连楚江童都为自己死了,我们这些鬼活着还有什么用?
这时,冥衣附音傲慢地说道:“……楚江童,我已经在这若干年的修炼中,炼成了冥衣信息锁魂术,哼哼,楚江童你的燧辰剑法,其实我一直在旁边观看,你修炼了这么多年,却不曾注意到吧?我早已对你的剑式了如指掌,这一招冥衣信息锁魂术,从古至今,无论你们人类的信息技术有多高,都不是我的对手!你自己先去死吧!眉月儿被你推出锁魂阵,她失去了你还能不能活下去呢?哈哈哈……噢,看来你已经死了……”冥衣附音太得意了,竟然通过信息波传来兴奋的拍掌声。
“杀杀杀……给我冲啊……”阎罗王一马当先,纵身跃起,才要向拱雪天峰冲来,他已经愤怒心痛到极点。
云游老道猛地闪身,将他挡住,他一直注目盯着拱雪天峰,虽然此时楚江童在冥衣中一动不动,但他一直以为,自己的这个爱徒一向聪明放荡,不拘一格,还没到最后关头,就不能说明什么。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
神劍決 我是AVV
……
突然,拱雪天峰被一片七彩光芒照亮,火光是从冥衣的覆盖下喷薄而出的,冥衣忽的被喷出很高,随即只见一条身影如一柄剑一般,直冲空中的冥衣!
“开天辟地——”
当空一声狂涛一般的怒吼,震得山峰抖颤。
刷刷刷……
剑走偏锋,一招招全无正常章法,哧哧几声过后,冥衣噗地落地,一动不动了。
“……阴阳之魅,这一招——开天辟地——恰恰是我师傅给我的《燧尘剑笈》中出现的谬误之式,你所看到的只是我修改后的剑式……没想到吧,我的真实剑法是不用剑去修炼的,而是用心,这么多年来,它一直在我的心里默默修炼,陪伴着我,直到今天……噢,你还是输了……”
“楚——江童……你果然厉害!”阴阳之魅的声音无力的软下来。这时,身边的冥衣也突然碎裂,化为一片灰烬。
“哗……哗……哗……”人狼峰上传来一片惊雷一般的掌声。
楚江童从山峰上拉起眉月儿,望着她低声说道:“阴阳之魅还没有被消灭,快些紧挨着我的身体坐下,我要借助你的金露之气消灭她……”突然,楚江童抱起眉月儿,飞速闪到拱雪天峰的中间,与眉月儿坐好。
楚江童喊道:“阴阳之魅你的末日来了,去死吧!”
“哼哼,楚江童你的冥尘灵悟根本就杀不了我,眉月儿的金露之气更是休想,呀——我要杀了你们!”阴阳之魅的信息波突然射来,特别强大,刚才和之前她是在利用间接发功,都有那么大的威力。此时,却以主体向自己发功,信息波迅疾升高数倍。
交錯時空的愛戀 冰靈
这时,楚江童闭目而坐,似眠非眠,身体周围升起一道道七彩的光芒,光芒中突然向外射出一道分外绚丽的光束,绿莹莹的,仿佛只有春天才有的特别色彩。
再看光柱中一个个奇怪的符号飞射而去,楚江童口中念念有词,剑在身边通明而插,他的手指慢慢“插”向空中,那些怪异的字符,如同一条条鱼儿向着光束中飞射。
突然,身边传来一声啜泣,那是阴阳之魅的声音。
楚江童不停地发功,眉月儿也同样发功。
楚江童的体内之气与眉月儿的金露之气相合,然后再继续发出。
“啊……楚大侠,饶了我吧……”突然,阴阳之魅痛苦的哀求道。
楚江童仍然空中念词不辍。这些文字,正是冥世寒心洞壁上的文字,它们奇怪生涩,怪异非常。楚江童无意间发现,它们竟然就是生死密码中的奇怪字符。一个特殊的原因,被尤尼斯的外祖母在回光返照之时拍摄下来。
“生死密码——”楚江童大吼一声!
随即闪身而去,飞手将云游老道腰间的葫芦拿在手,瞬间返回,向空中一接:只见一滴滴叶露被吸入葫芦中!
楚江童收气站起,拉起眉月儿:“眉月儿,幸亏你的金露之气,我借助它,将生死密码发出去!阴阳之魅已经化为露滴,就让她给师傅补补身子吧!”
人狼峰上再次欢呼雀跃起来。
大家相互拥抱,喜极而泣。
云游老道和阎罗王拥抱了一下:“啊……阎罗王,将来我去了冥世,可得照顾我呀!”
“哈哈,老妖道,你还早呢!”
淳于蝶儿和佳勃、小佳荒全都乐得大喊大叫。
乔闬醉醺醺地说:“阴阳之魅死了,我们该回冥世了,呜呜……我在阳间的日子还没过够呢……”
……
冥世恢复之后,一片太平景象,从此阴阳平衡,冥尘贯通……
時空門主
全书完本
二狗修真傳 道不可言
谢谢各位亲爱的读者朋友一直以来的关注!大道明月——不胜感激!再会!QQ2763301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