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ql3q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 ptt-第兩百四十二章 長安君之死(上)鑒賞-4bj7p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上君,我听闻,各地的圣贤相继赶到马服乡。儒,道,墨,名等学派的学者们堵住了来往的道路,荀子,邹子,公孙子等圣贤拥挤的站在同一间房屋内,这样的盛况,在赵国是不曾出现过的,如果这些人里有人可以留在赵国,这将是对赵国非常有利的事情。”
“请您及时派人去表达您对他们的仰慕,为他们修建房屋,宰杀牛羊来款待他们。昔日齐国设立稷下学宫,齐国因此而不曾缺少治理国家的人才,如今邯郸学室因为马服君的缘故,有了这么多的圣贤,您若是怠慢了他们,这是不合适的,是对赵国不利的。”
中尉许历坐在赵王的身边,认真的讲述着自己的看法,这么多的圣贤聚集在赵国,这是从不曾出现过的事情,赵国在文化底蕴这方面,比不过齐国,当然,任何一个国家也比不过齐国,毕竟齐国有着聚集了天下圣贤的稷下学宫,可是如今,赵括所开设的邯郸学室逐渐的兴盛,许历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朕的兒子是面癱 欽白
赵王听着许历的建议,脸上满是藏不住的笑容,整个人都有些坐不住了,赵王很久不曾这样开心了,想想荀子,邹衍,公孙龙这些人如今都在赵国,赵王就笑得晚上都睡不着觉,更别提那些来自各派的大学者们,如果这些人都能为他所用,赵王想到这些ꓹ 便更加的兴奋。
他点着头,笑着对许历说道:“寡人想要亲自赶往马服ꓹ 您觉得怎么样呢?”
鬼眼新娘:老公身後有鬼
许历皱着眉头,看了看面前激动的赵王,说道:“他们这次来赵国ꓹ 是为了跟马服君探讨学问,若是您急着去拜见ꓹ 想要留下他们为官,我担心这会让很多不愿为官的学者们离去ꓹ 不如先派别人来为他们修建房屋ꓹ 准备牛羊,让他们在马服多待一段时间,等他们下定决心留在赵国,您再去招募他们,或者令马服君来邀请他们,这都是可以的。”
赵王只好擦了擦口水,这才说道:“好ꓹ 就按您所说的去办。”,赵王的身边ꓹ 还坐着另外一个人ꓹ 那便是长安君ꓹ 长安君作为御史ꓹ 他是要时刻陪伴在君王身边,并且要记录这些重要的对话ꓹ 可是长安君显然心不在焉ꓹ 他只是呆愣的抬着头ꓹ 脑海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许历跟赵王说的很激烈,可是长安君完全就没有在听ꓹ 他早已出了神。
许历说道:“请您派遣田公前往马服,他本来就是赵国内有名望的人,荀子等人看到他,也一定会恭敬的对待他….”,许历的话还没有说完,赵王便打断了他,赵王摇着头说道:“田公虽然有名望,可是他不善于言辞,也不会主动与这些人结交,寡人派遣他前往,定然是没有作用的。”
“那就请您派遣庞公,这些学者里很多都是庞公的朋友,庞公年纪大,深受众人的尊敬…”
“不,庞公年纪已经很大了,寡人不忍心再让他奔波…”
许历愣住了,思索了片刻,方才问道:“那您准备派谁前往呢?”
“长安君…”,赵王忽然开口叫道,正在想着自己那些宝贝骏马的长安君猛地抬起头来,惊讶的看着赵王,不只是他,就是许历,此刻也是看着赵王,不理解赵王的想法。赵王看着长安君,认真的说道:“还是由你来赶往马服,带上牛羊,金帛替寡人来款待这些从远方赶来的客人吧。”
“不可!!”
长安君还没有开口呢,许历却是开口了,他急忙对赵王说道:“长安君年轻气盛,实在不适合赶往马服,若是他得罪了那些学者….”,长安君本来就不想去什么马服,可是听到许历如此说自己,长安君仿佛赌气一般的说道:“我是赵国的公子,难道因为我年轻,他们就可以欺辱我嘛?!”
赵王无奈的看着许历,方才笑着说道:“请您先回去吧,寡人会认真操办的。”
千金閑妻 傾世繁華
许历本还想要说些什么,只是看到长安君愠怒的脸,便没有再开口,长叹了一声,站起身来,对赵王说道:“若是派遣长安君赶往马服,您一定会因为这个决定而后悔的。”,说完,他也不顾暴怒的长安君,转身离开。长安君走到了赵王的身边,愤怒的说道:“这许历仗着自己与马服君有亲,竟敢这样对待我!”
赵王的脸也不是很好看,可他并没有训斥许历,“若是你平日里能收敛一些,他就不会这样说你了!”,长安君听到赵王的话,有些愤怒的别过头去,不再看他。赵王认真的说道:“你年纪太小,国内没有人尊敬你,这就是寡人派你赶往马服的原因,你到了马服之后,要虚心向那些学者请教。”
“哪怕他们打你,骂你,你也不许无礼,若是你敢得罪其中一个人,哪怕只是个弟子,寡人也绝对不会饶恕你!”
“你款待那些学者,虚心向他们请教,往后也就能以他们的弟子来自居,若是得到他们的认可,以后也不会再有人对你不尊敬。你是赵国的公子,你也该为寡人来分担一些事情了…这件事,你不能拒绝,接下来,寡人就教你该如何对待那些学者…”,赵王认真的讲述了起来。
长安君心里格外的郁闷,他满脸的不满,低着头,听着兄长啰嗦,而注意到长安君的不耐烦,赵王就有些生气了,他再次警告道:“你必须要按着寡人所说的去办,若是气走了寡人的圣贤,哪怕是走了一个人,寡人也会惩罚你,你最近又买了不少的骏马?当心寡人一辈子都让你骑不了马!”
赵王的恐吓还是有些作用的,赵王这么一说,长安君就不敢多说了,他点了点头。赵王这才继续告诉他该如何行事,赵王对这些圣贤是非常熟悉的,是非常了解的,从他们的生平到他们的爱好,赵王甚至还料到了会有不少人为难长安君,他告诉长安君,这个时候就真诚的承认自己过去的错误,并且表示愿意学习这些人,来改正自己的缺点。
重生童養媳:梟寵不乖嬌妻 清風莫晚
赵王说:“你要如实的去说,最好能哭出来….”
在赵王这里上了四五天的课之后,长安君终于带着人赶往了马服乡,他带的人手比较多,带的礼物也不少,车队浩浩荡荡的朝着马服赶去,长安君骑着自己最心爱的骏马,就走在队伍的最前方,这还是长安君初次执行赵王的命令。看着自己身后那车队,那些整齐列队的士卒,长安君心里还是非常激动的。
只可惜,他不能纵马狂奔,因为他还要顾及身后的那些车队,只有这一点是让他也有些郁闷的。
车队距离马服越来越近,长安君纵马在车队周围来回的奔驰,士卒们都有些惊惧的低着头,先前有士卒只是因为好奇的看了长安君一眼,就被长安君用鞭子抽打了十几下,或许是因为在赵王那里受了闷气,长安君显得非常暴躁,鞭挞士卒,就连沿路的百姓,也没有躲过他的祸害。
分手妻約,前夫請止步 雲上晚
有百姓打量车队,长安君就断定这是盗贼,非要抓起来交给当地的亭长,他也不顾那些人的哀求,要求士卒们消灭这些盗贼,士卒们是做不出这种事情的,他们只是拿出剑,将这些百姓给吓跑。而长安君的门客,就不是这样了,为虎作伥,或许是最适合形容他们的词语。
大概是因为臭味相投,长安君身边的这些门客,大多都是不是什么好人,这些都是犯了罪,为了躲避董成子的捉拿,成为了长安君的门客,因为长安君可以护住他们,董成子数次前来要人,长安君只是觉得董成子在为难自己,而有意的庇护这些人,董成子向赵王控诉,赵王也只是训斥长安君几句,并没有实质性的惩罚。
这就让长安君府成为了盗贼的乐园,各种恶名远扬的恶人纷纷聚集在这里,让这座原本就恶臭的府邸变得更加的令人作呕,任何人都不敢接近,此刻,他们借着陪同长安君出行的机会,也是耀武扬威的跟在周围,时而鼓动长安君作乐,又欺压士卒,随行的百余位士卒,都对这二十多位长安君宾客非常的不满。
就这样,长安君一路乌烟瘴气的赶到了马服乡。
他骑着骏马,闷闷不乐的看着远处,眼里满是愤懑,稍后就要去见那些所谓的圣贤了,他是最厌恶这些人的,这些都是蠢人,他是这样看待的。可是因为赵王的命令,他必须要摆出笑脸来,还不能有任何无礼的举动,甚至还要接受他们的批评谩骂,这就让长安君非常的烦恼,他是很讨厌伪装的。
他很厌恶兄长,赵括那样的伪善。
“家主,要赶过去吗?”
“呵…”,长安君只是冷哼了一声,便纵马狂奔而去,几个门客都不再言语,长安君喜怒无常,他们也是不敢多说什么的,长安君纵马狂奔,骏马朝着马服的方向飞驰而去,车队也是匆忙跟在他的身后,有随行的士卒着急的叫道:“请长安君停下来等等我们!!”
长安君并没有理会他们,只是狂奔着翻阅山坡,便准备要勒马。
就在此刻,他看到前方猛地出现了一个衣着破烂不堪的庶民,那庶民拄着拐杖,背着木柴,正在缓慢的行走在道路上,他走的很慢,也很小心,长安君愤怒的大叫道:“让开!给我让开!!让开!!”,他大吼着,只是,走在面前的那庶民,全然无视了他的言语,甚至都没有看他一眼,就这样,来不及勒马的长安君纵马狠狠撞在了他的身上。
门客们惊呼着,急忙冲了过来,而受惊的骏马在撞倒了那庶民之后,猛地扬起了前蹄,长安君直接从马背上摔落了下来,长安君痛苦的倒在地面上,门客们急忙上前来扶持,长安君却是咬着牙,跳了起来,疯了一样的,拔出了短剑,直接刺进了面前的骏马臀部,骏马吃痛,狂奔而去。
长安君看着逃离的骏马,又大吼道:“愣住做什么?把我的宝驹给抓过来!!”
门客们这才纵马前去追赶,长安君暴跳如雷,这才看向了一旁,那个被撞倒的庶民,他躺在血泊里,痛苦的挣扎着,看到他还在挣扎着起身,长安君愤怒的说道:“连个庶民都敢无视我?!给我打!!”
baby老公耍無賴 香樟樹的影子
门客有些迟疑,说道:“上君可是吩咐您…”
“兄长吩咐我不要对学者无礼,这个庶民像是学者吗?!”,长安君怒吼着。
门客不再犹豫,直接冲了上去,对着那个庶民拳打脚踢。庶民刚刚起身,一个魁梧的门客冲上来,一拳打在他的腹部,庶民痛苦的弯下腰,哭着叫道:“出了什么事情?请不要打我..我看不到…我听不见…”,门客们并不理会他的哀求,又一拳打在他的脸上,庶民倒下,叫道:“出了什么事?我做错了什么?”
“求求你们了…我求你们了..我听不到..我没有伤害过别人..我没有做过坏事..”
几个人围在他的周围,拳打脚踢,庶民只是抱着头,蜷缩在一起,不断的哀求,他的哀求,却也只是换来一次次的殴打..门客们先是用拳脚,随后就是用剑柄,打的那庶民哀求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这里的动静,很快就吸引了远处的百姓,几个百姓看了一眼这里的情况,顿时大吼了起来,拿起了农具,朝着这里冲了过来,与门客们打了起来。
越来越多的庶民朝着这里冲来,长安君的脸色涨红,看着这一切,眼里闪烁些畏惧,急忙让士卒们上前拦住这些暴民,自己却是借了一个门客的骏马,做好了逃离这里的准备。
超級巨星進化論
…….
听到消息后走出学室的赵括,正好看到被人抬进来的杜。
杜伤的很重,当几个人将他放下来,他还在哭着低声哀求道:“求求你们了…”,赵括弯下身来,紧紧抓住他的手,杜很害怕,浑身哆嗦着,或许是感受到了那只手的温度,杜渐渐平静了下来,赵括看到他浑身那非人的伤,杜茫然的看着前方,残疾的他,并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有人来打自己…
“马服君?马服君?是您吗?您来救我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人打我…我…我什么也没做..我.好害怕..我一生没有做过一件坏事…为什么…为什么要…我…对不起…”,杜一声一声的说着,渐渐的,他喉咙发出沙哑的嘶吼,他茫然的瞪大了双眼,张开了嘴巴,他的脸上满是畏惧,迷茫。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这样对待,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被谁所袭击..赵括浑身都在颤抖着,他盯着杜的脸,牙齿剧烈的碰撞在一起,眼泪忍不住的从眼眶掉落。这个善良,温和的好人,不该遭受到这样的对待。他抬起头来,眼里满是愤怒,他问道:“这是谁做的?”
车队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就在马服乡之外,等待着。
长安君也在这其中,他知道,自己搞砸了兄长的命令,这次回去,只怕是遭受惩罚了…都怪那庶民,乖乖给自己让路不就好了么?他看到远处忽然冲出了一匹骏马,骏马朝着自己的方向狂奔而来,这是一匹好马啊,长安君贪婪得看着那匹马,眼里满是火热,“嗖~~~”
花香盡過,妖帝的絕色專寵
当箭矢从马背上射出,直接贯穿了一旁的门客的脖颈,将门客射杀的时候,长安君终于清醒了。
他茫然的擦了擦脸上的血迹,随即发出了如少女般的惊声尖叫。
地下城魔王養成日誌 端木卿
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
赵括骑着骏马,手持强弓,腰佩短剑,紧紧盯着长安君的方向,朝着他冲锋而来。
ps:老狼回家了…嗯,明天开始就可以恢复原先的更新了。